大选之后美国能源政策走向——吴力波教授对话美能源信息署署长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3-31 14:31:39来源:+收藏本文

一、如何看待碳化的数据以及美国能源情报署未来是否有计划建立有关碳排放的国际数据库?


吴力波:

非常感谢您接受此次采访,接下来我想就能源方面采访您几个问题。刚刚您在演讲及提问环节都提到您不想过多地涉及政治话题,所以我们可能会对原先的问题进行些许调整。第一个问题是关于11月7日刚刚在摩洛哥马拉喀什开幕的第22届世界气候大会。数千名国际官员汇聚在马拉喀什,关注各国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与实施情况,并召开《巴黎协定》第一次缔约方会议。全世界也期盼着看到各国能够拿出更加具体的计划和方案来履行《巴黎协定》,但是我们也明白这是一个完全出于各国自愿而没有强制性的协定,数据和统计对将来对各国执行效果的评估会发挥很重要的作用,那么您是如何看待碳排放的数据以及美国能源情报署未来是否有计划建立有关碳化的国际数据库?

Adam Sieminski:

美国能源情报署有权利收集美国全境的能源数据,但是我们并没有权利去收集美国国家之外的数据。当我们讲到《巴黎协定》以及正在召开的第22届世界气候大会上,我们应该注意到,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是《巴黎协定》以及第22届世界气候大会的目标。温室气体的排放不仅仅与能源相关,有的和农业等其他领域相关,这些领域并非美国能源情报署的专业所在。在能源这一块,我们可以研究比较不同能源例如煤炭、石油、天然气、生物能源等释放单位能量的碳排放量。事实上,我们已经在做这一方面的研究了。我们也计划对《巴黎协定》参与国的执行和表现进行评估。美国能源情报署认为中国能够完成其制定的目标,有一些国家可能没法兑现他们的承诺。想要能够更好地《巴黎协定》的目标,就需要更加严格的管理,以及参与国自愿承担更多的责任。

吴力波:

在中国,我们针对2030碳排放的减排目标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但是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尤其是在省、市、自治区等地方层面,数据的质量和真实性差别很大,这些问题有的是由于缺乏专业的技术和人员来准确地计算碳排放量,有的是由于制度和机制的问题。中国的一些地方政府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来掩盖碳排放量,以完成中央政府所指定的目标。这种现象在其他的发展中国家也普遍存在。这些国家的机制还不够成熟。所以建立有关碳排放的信息系统是很关键的一步。

Adam Sieminski:

是的,这是全世界都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在美国,法律赋予美国能源情报署权力去收集数据,并且检查其真实准确性。如果我们发现有人拒绝上报数据,或者上报不真实的数据,他们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历史上,美国能源情报署还没有遇到过必须采取法律措施来制裁来收集数据的情况,因为通常法律法规都会要求你上报这些数据,并且确保这些数字的准确性。在中国,地方政府应该找到适合自身的方法来解决您刚刚提到的问题。在像中国这么大的国家中收集准确的数据并非易事,在美国也是一样,很多地方的数据都存在争议,政策制定者应该采取相应的政策来鼓励激发正确的行为。




二、大选之后,在国际气候变化协商上,美国政府还会继续坚持过去的路线和观点吗?



吴力波:

非常感谢您的回答,那么我们就进入下一个问题,下一个问题可能稍稍有些敏感。相信您一定也知道,今天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还有不到24个小时,我们就将迎来新一任的美国总统。一直以来,美国在国际气候协商中都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奥巴马总统采取了一系列积极的措施,来制定减排目标。他也将气候变化视为人类未来将要面临的最大威胁。我们现在不难看出两党候选人对于气候变化有着截然不同的观点。我们也很好奇,在国际气候变化协商上,美国政府还会继续坚持过去的路线和观点吗?如果布什总统拒绝执行《京都议定书》的历史再次发生,会给《巴黎协定》带来很大的冲击和影响。您一直想保持政治中立,但我还是希望能够知道,就您从一位学者的视角来看,美国是会继续其原有的针对气候变化所采取的措施,还是也有可能会停下脚步改变其现有的政策?

Adam Sieminski:

这个问题既包含了政治,也与经济相关。在过去五年中,天然气在美国国家发电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天然气需求的增加并非源自政府的法律法规,而是一种市场行为。相比于煤炭,天然气的价格更有竞争力。经济在不断推动着能源的发展,促使人们去选择碳排放量更少的能源。您在问题的一开始提到了美国正在进行的总统大选,有一点我需要提醒一下大家,美国总统大选不是一届两届了,我们有将近50位总统了,在能源信息管理局,我是由总统提名,参议院批准的机构负责人,我们有超过300名的联邦雇员是无党派人士。无论总统是谁,我们还有法律法规,还有联邦公务员来保证法律法规的有效执行。每一任美国总统就任后也会认识到他们并没能将一切都通通改变。所以,美国总统竞选的结果对于我们并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政府将继续执行相关的法律,我们的国家会继续的进步,美国能源情报署的独立性和公众性也不会改变。




三、如何看待今明两年的天然气市场?北美和亚洲的市场的价格差异会有所减小吗?



吴力波:

非常感谢您的回答!让我们再回到能源行业。我们知道您在能源行业,石油天然气行业有着极其丰富的经验,所以就相关的市场我有几个问题。首先是关于天然气市场的。金融危机后,亚洲液化天然气和欧洲管道天然气的价格出现了很大的差别。正如您刚刚提到的,美国天然气的低廉价格促进了其广泛的使用。在亚洲市场,液化天然气的价格相对较高,这就阻碍了液化天然气在中国等亚洲国家的广泛使用。现在情况似乎又有所变化,在中国天然气的需求稍有下降,而新兴能源的供应,例如页岩气,管道气飞速增长。像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等亚太国家的出口量大大增加,去年英国和挪威的出口量也有所增加。您是如何看待今年和明年的天然气市场?北美和亚洲的市场的价格差异会有所减小吗?

Adam Sieminski:

去年天然气市场最重要的事件就是石油价格的下跌,在很多国家,天然气的价格都和石油价格挂钩。当石油价格下跌时,天然气价格也会随着下降。美国、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等国家开始出口液化天然气。石油价格的下跌使得液化天然气在价格上不具备竞争优势。美国能源情报署相信,未来四到五年的国际天然气市场将以相对较低的价格为主要特征,因为油价相对较低。2020年后,由于供需重新平衡,油价会恢复上涨。天然气在价格方面会变得更有吸引力。由于国际航运成本的降低,进一步增加液化天然气的竞争力,美国的液化天然气槽船驶向拉美、日本、欧洲等世界各地。美国和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的出口量会增加。




四、如何看待石油期货产品?它对于石油市场的健康发展必不可少,还是证券市场就已经足够?



吴力波:

下一个问题是有关国际石油市场的。期货市场在石油市场中扮演着特别重要的角色,在20世纪80年代,西德克萨斯中质油(WTI)成立,期货商品的出现稳定了石油市场。在金融危机中,石油价格泡沫使得人们开始质疑期货市场的流动性过高,反而使石油市场出现更大的泡沫。中国政府对于开发石油期货产品持有非常非常谨慎的态度。至今中国仍然没有任何的石油期货产品。您是如何看待石油期货产品的呢,他对于石油市场的健康发展是必不可少的,还是说证券市场就已经足够?

Adam Sieminski:

今天下午我将有幸拜访上海期货交易所,有机会看一看期货交易在中国是如何运作的。期货市场可以带来更大的透明度,人们可以通过期货市场更早的看出市场的供需关系。很多因素促成了伦敦和纽约期货交易所的发展,例如大量的买方和卖方,监管体系完备,可以以中立的立场来解决争端和商品交易问题,美元和英镑是相对稳定的货币。原料等实体交易的参与者可以从中受益。上海的证券交易非常发达,人民币的稳定性越来越强,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企业将参与到石油和天然气市场的交易中。能够看到期货市场的改革和进步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但是也不能说期货市场带来的完全都是好处,对于期货市场中的投机行为是存在广泛争议的。美国能源情报署有一个部门对此进行专门的研究。总的来说,期货市场的发展对于石油市场的稳定是有好处的。





五、如何看待中美能源领域的合作前景?



吴力波:

中国和美国在能源领域,尤其是新能源领域有着广泛的合作,比如说页岩气,可再生能源等。美国能源情报署主要专注于数据的收集和研究,您认为中美能源领域的合作前景如何,不仅仅是在科技,而是在数据共享等软实力方面的合作前景?

Adam Sieminski:

美国能源局是另一个政府部门,过去的很多年间都致力于推动中美能源领域的合作。我这次来中国的原因,也是希望能够与中国方面多交流,达成具有建设性的成果。谈到信息数据这一块,中国的能源数据信息来源多种多样,美国能源情报署需要从多方面譬如企业政府收集信息,这是一项艰难的工作,但是我们希望将这项工作与合作长期开展下去。


文字内容整理、翻译:崔璨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