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学术前沿 | 从城商行发行永续债看城商行发展现状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1-13 17:38:11来源:+收藏本文

金融学术前沿90期

——从城商行发行永续债看城商行发展现状



近日,第90期“金融学术前沿”报告会在复旦大学智库楼106会议室举行,本次时事报告主题是“从城商行发行永续债看城商行发展现状”,由复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FDFRC)组织举办,中心主任孙立坚教授主持。报告人为孙教授研究团队成员王怿丹。本此热点报告从当下城商行发行永续债事件出发,联系近一年城商行及中小行热点事件,探讨了城商行发行永续债的利弊、政府的监管作用以及城商行发展的病症。 



1

背景介绍



11月7日,徽商银行宣布公开发行不超过100亿元永续债获批;11月8日,台州银行宣布公开发行不超过50亿元永续债获批。

自2018年12月金稳委专题会议提出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推动银行永续债发行以来,监管首次批准城商行发行永续债。

近一年时间,已有中行、工行、农行,民生、广发、浦发、华夏、渤海发行4550亿永续债,建行、中信也已各获批400亿永续债额度。目前,城商行永续债在整体中占比低(150/5350=2.73%),但对109家未上市城商行(共134家)而言具有重要意义。

在介绍具体内容之前,先对概念进行厘清。


图片1.png


来源:作者整理


根据银保监会对商业银行的要求,商业银行需要满足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三个指标,对这三类资本除以加权风险资产即可得到对应的充足率指标。

监管选择台州银行和徽商银行有其考量。

监管对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要求是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与资本充足率分别不低于7.5%8.5%10.5%。在选择过程中,台州银行是新扩容的LPR报价行之一,徽商银行则是上市城商行之一,二者均具备资产状况较为良好的特征,其中台州银行作为城市商业银行的“标杆银行”,资本充足率较高,而徽商银行资本充足率则有一定下滑。

图片2.png

图片3.png


 数据来源:整理自年报


在本次永续债发行前,今年围绕城商行乃至中小银行的各类事件层出不穷。

1月,银保监允许保险机构投资银行二级债券和永续债,2月发文继续支持银行通过资本市场补充资本;

5月24日,包商银行被央行及银保监会接管;

7月28日,锦州银行正式公布重组方案;

中报时部分中小银行跌破监管要求充足率;

7月,银保监会发布《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关于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的指导意见(修订)》,允许未上市银行通过发行优先股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10月末,首家A+H上市农商行渝农商行发行首日即开板,次日即跌停;

11月7日,广东南粤银行发布公告,不行使二级资本债券赎回选择权;

11月初,营口沿海银行和河南伊川农商行相继发生挤兑。

这一系列事件让人不由发问:城商行的现状如何,为什么会出现资本金消耗的情况?



2

城商行现状



1. 城商行重要性不断提高

2006年起监管鼓励城商行大力发展,尽管2012年收紧了跨区经营的政策,但已有部分发达区域城商行实现了资产超车。同时,其他城商行也在省内通过合并、收购、分设快速发展。2003年,城商行及城市信用社的资产占比约为5%,而至2019年9月,已达到13%,税后利润占比也不断提升。

图片4.png

来源:银保监会


图片6.png

资料来源:wind,华泰证券研究所


与此同时,上市城商行的数量逐步增加。下图分别为A股与港股上市的城商行。

图片7.png

图片8.png截至至2018年年报,已有5家上市城商行资产突破万亿大关。

1578908822330.jpg

图表来源:作者整理


作为对比,平安银行2018年末资产总额为3万亿元,广发银行为2.3万亿元,华夏银行为2万亿元,依托一线城市及发达省份发展的头部城商行已经逐渐向全国性股份制银行靠拢。


2、城商行整体经营状况好转

伴随着城商行的股权改革、对中小微企业扶持力度的提高,以及城商行整体风险合规意识的强化,不良贷款率下降(2018年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资产增长率加速。


图片9.png

图片10.png

资料来源:wind,华泰证券


3、内部分化严重

头部城商行攫取利润份额逐渐扩大,主要侵蚀了中小城商行的利润份额。不仅规模上存在分化,地域上也呈现出分化特征。城商行基本在区域内发展的特征,这使得分地区资产规模和网点数量的增长,可以近似认为是该地区城商行的增长,经济较为发达的东部、中部地区,城商行扩张也较快。

在此情况下,根据媒体报道,部分城商行通过拆分大额存单、长期定存实现变相高息揽储,也即将定期存款拆分成短期产品销售,收益率比照长期定期存款执行。这进一步加剧了城商行的风险。

2018年,银行业协会发布了百强银行榜单,也同样体现出分化特征。

图片11.png

来源:中国银行业协会百强银行榜单(部分)


排在前列的为国有银行,全国性或区域性股份制银行,其后是头部城商行、农商行,再次是中小城商行、农商行等。可以说在全国近4600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即使刨除消费及类消费金融公司、财务公司、信托、货币经济公司、其他金融机构等,仍有4000家银行业金融机构)中已是排行前列的优质银行,即使在四百余家商业银行中,也属于中上序列。但即便如此,排行在前30的头部城商行与排行在90以后的城商行,即使规模天然不可比,但在不良率上也已经体现出较大的差异。

因此,优质城商行通过上市(目前上市均为城商行排名前40位)、业务扩张、利润留存等实现了快速发展。而非头部非上市城商行则在MPA、表外转表内、控制银行理财产品等一系列政策管制下,面临不良率提升、业务流失、存款减少、资本金不足等一系列问题。

根据规定,核心一级资本只能通过发行股票、股东持续投入、利润留存、可转债等方式实现,永续债、优先股则可以补充其他一级资本。因此,城商行永续债的开放,给了中小城商行一个解决资金困境的渠道。



3

城商行的病症



1、业务发展受到钳制

截至2019年6月末,根据媒体报道,对公贷款中,四大行规模超 29 万亿元,邮储、交行对公信贷合计超 5 万亿元。9 家上市股份制银行对公信贷规模总计不到 15 万亿元;13 家 A 股上市城商行对公贷款总计 3.78 万亿元。

较优质、体量大的对公贷款难以落到城商行业务篮子中,更遑论对中小城商行有何发展上的促进。

城商行过去的发展部分得益于其服务地方中小微企业的定位,而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国有大型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要增长30%以上,融资成本降低1个百分点。一个合理的假设是,优质的中小微企业的数量和规模难以快速增长,在国有大型银行业务增长、融资成本降低的设定下,势必挤占过去部分属于城商行的核心业务。


2、与市场环境、政策环境高度相关

非标回表极大地消耗了资本,回表前不计提风险权重,而回表后按照100%甚至更高计提加权风险资产。以理财产品占比简单代替非标资产占比,可以看到城商行的非标占比已经高于总资产占比,这对资产的消耗速度是大于其他类别商业银行整体的。


图片12.png

资料来源:wind,华泰证券研究所


根据券商估计,可以看到城商行的其他一级资本充足率占比较低,仅仅略高于农商行,远低于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大型商业银行。而永续债发行正好可以弥补其他一级资本缺失的情况。

图片13.png

资料来源:wind,华创证券及商业银行2018年半年报计算算数平均数


3、投资端占比高企且收益率逐步下滑

1578909462798457.png

图片15.png

图片16.png

图片来源:wind、华创证券


城商行业务非常依赖投资端,是四类商业银行中唯一一类投资占比高于贷款业务占比的商业银行。城商行的利润来源也与投资高度相关,根据三季度业绩情况,多家城商行投资收益同比增速超过100%,甚至存在900%、1000%等极端数值。而相比之下,净利润增速不及投资收益增速,表现乏力,这说明城商行的主营业务存在着一定的经营风险。

与此同时,近年来商业银行的投资收益率表现逐渐下滑,城商行下滑尤其严重,已整体低于其他三类银行。


4、风险事件加重了城商行补充资本的难度,提高了融资成本

据媒体报道,在二级资本债这一已经较为成熟的市场,今年前十月,国有行、股份行发行规模和发行数量明显增加,城商行发行规模增加但发行银行数量反而减少,农商行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和数量都有下降。2019.1-2019.10,国有大行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占比为59.3%、相比去年同期提升4.3个百分点;同时农商行和AA级以下发行规模占比分别为3.4%、1.8%,相比去年同期分别下降2.1、1.8个百分点。

在其他资本补充工具受限的情况下,永续债的开放或许提供了新的通道。


5、城商行业务或有隐雷

图片17.png

图片18.png

图片19.png

图片20.png

来源:银保监会


根据银行资产五级分类,可以按风险发生程度分为正常类、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和损失类。由上图可以看到,城商行的次级贷款规模较其他四类(未列出的外资银行也和上述三类类似)占比偏大,达到50%或更高水平,而其他三类商业银行次级贷款规模约占30%-40%,这是否意味着城商行可能积聚了更多的“隐患”在次级贷款层面,而尚未将其划入损失比重更大的可疑类和损失类,未来业务质量或不良率是否会进一步恶化?这将是我们拭目以待的。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