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观点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2-29 15:18:22来源:+收藏本文

111.jpg

222.jpg

 

项目简介

 

“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是由复旦发展研究院和丰实集团共同打造的中美关系研究的学术平台,该平台通过课题研究和精英讲坛的联动运作方式,力求以最快的速度、最高的学术权威分析中美关系的热点问题。

 

 

目成果

 

观点


姚旭:中美贸易争端一只靴子落地,“斗而不破”才是真本事


王世琛 姚旭:美国与欧洲的中国研究机构对华态度的转变


沈逸 辛艳艳:特朗普急于立即启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中国应适时作出有力回应


王世琛 姚旭: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继续挑战原有国际秩序


王世琛:特朗普生日当天成为被告?民主党助攻对手中期选举?


鄢宇濛、张晶翼:美国中期选举概述及分析(中)


王世琛:欧盟反击美国钢铝关税决定 正式加入中美欧贸易三国杀


黄河:中美“新冷战”下的敏感性和脆弱性博弈


吴纪远:特朗普变脸?他究竟想要什么?


鄢宇濛、张晶翼:美国中期选举概述及分析(上)


王士琛:特朗普在贸易上施压中欧,为中欧合作提供新机遇


蒋昌建 姚旭:“驴象之争”视角下的中美贸易止战


史伟成:美民族主义式的贸易政策:惩罚了别人可能也没饶过自己


王士琛、姚旭:美朝首脑会谈为何选择新加坡


王士琛: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威胁美欧关系与国际秩序


姚旭、鄢宇濛:安倍升温中日关系意图摆脱边缘化困境


王士琛:诺奖停颁与美国MeToo运动


姚旭、张雯钦: 起底美国访华贸易代表团成员


朱芹:金正恩宣布停止核试验,无核化又迈进了一步?


孙立坚:原油期货是否是中国在中美贸易摩擦中的一张反击王牌?


姚旭:扎克伯格的国会听证和美国网络管理思路的转型


王浩:美国对华接触战略失败了吗?


郑宇:中国将如何应对特朗普的征税措施?你需要了解以下五点内容


王士琛:美高官访台互动频繁,中国应谨慎积极应对


鄢宇濛:白宫两位要职人员接连被换,美国外交政策将走向何方?


韦宗友:特朗普同时打出对华强硬的政治牌与经济牌 中国需谨慎应对


王士琛:中美贸易战打响,从欧盟经验看中国如何反制


陶欣欣:“印太战略”下理解中美竞争的三种情境


陶欣欣:特朗普签署通过“与台湾交往法案”,中国应如何应对?


陶欣欣:印法共享海军基地,协同美国“印太战略”布局


沈逸:美韩朝各怀心思,特朗普在重新洗牌美国外交政策?


宋国友: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被解职,特朗普个人风格将持续凸显


孙立坚:全球经济复苏还需防范风险


陶欣欣:对美国《2017年航行自由报告》的分析与解读


史伟成:中财办主任刘鹤访美——中美经贸关系的关键时刻


史伟成:华盛顿政治纷争焦点——特朗普反击“通俄”指控大获全胜,还是遭遇“滑铁卢”?


马斌:“平壤通道”——俄美关系的新理想与旧现实


黄河:选择性遏制与印太战略


朱适、黄河:《2017年中国WTO合规报告》解析


罗长远:评《2017年度中国履行WTO承诺情况的报告》


孙立坚:“孤立主义”和“多边主义”的角逐 ——2018达沃斯论坛的看点


沈逸:华府关门,还能饭否——兼评《2018美国国防战略报告》


孙立坚:金融监管如何打破“一放就乱一抓就死”魔咒


史伟成:特朗普执政一年——壮志未酬与现实困境


刘国深:美众议院通过“台湾旅行法”,挑战中美关系核心原则


孙立坚:美元走弱、人民币走强的时代到来了吗?


沈逸:《火与怒》热销折射反特朗普阵营的窘境


张贵洪:联合国是解决巴以问题的最佳途径


张帆:美国需要记住的是什么? ——评特朗普针就联大耶路撒冷地位表决发出的威胁


韦宗友:权力焦虑与傲慢——特朗普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解读


史伟成:特朗普的2017年——掌声与嘘声的对决


田素华:特朗普减税的均衡约束与全球效应


马斌:“邂逅外交”——美俄关系的第三条道路?


刘中民:特朗普用“新方法”重启巴以冲突的缘由和影响


沈逸:乌镇大会——共享中国经验,贡献中国智慧


布鲁金斯学会学者:中美关系中的牵制、竞争与合作


徐国琦:中美关系中的共有历史


宋国友:NHK独家采访班农解读


沈逸:竞争与合作并存的中美关系努力走向共赢——对NHK班农专访的一种解读

刘国深:一个中国政策事关美国对中国的承诺

沈逸:中美关系稳步走向“自平衡”的新阶段

田素华:美联储主席更替后的美国货币政策走势

吴心伯:接待规格“国事访问+”促特朗普访华 “成功+”

朱芹:特朗普访华,中美能联手解决朝核问题吗?

王浩:特朗普访华与中美关系走向

孙立坚:美联储掌舵人更迭透视

史伟成:特朗普的首次亚洲之行——一场“不破不立”的战略实践?

郑宇:十九大后中国外交新战略

吴心伯:特朗普访华,华盛顿急需盘整对华政策

唐慧云:中美继续深化发展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

孙立坚:“去全球化”逆流中中国制造走向“质”造和“智”造的强国之路

田素华: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后的人民币国际化态势

孙立坚:经济学诺奖2017——“利他主义”战胜“利己主义”

史伟成:困在“重山”包围中的特朗普

田素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缩减的经济影响与中国应对

朱芹:朝鲜又核试了,半岛无核化还有希望吗?

宋国友:从班农香港演讲看特朗普的亚洲及对华政策

沈逸:美网络司令部升级折射特朗普政府网络安全战略重点转移

特朗普“炮”怼朝鲜,这把“火”能燃着吗?

马斌:白武士“黑化”与美俄关系基调的回归

刁大明:特朗普上台半年,把美国政治玩坏了吗?

沈逸:"通俄门"扰动下的美国网络安全战略行动与中美网络安全合作

特朗普政治:对美国国家安全的重新考量

王浩:2016年美国大选中的政党—地域重组趋势及其对特朗普执政的影响

黄以天:变与不变——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协定》的国际影响

薄燕: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对全球气候治理的影响

信强:从近期热点事件看美国全球布局与中美关系

特朗普与俄罗斯分享机密信息美媒报道综述

史伟成:“弹劾特朗普”是政治现实还是政治口号?

谈剑峰:反思勒索蠕虫病毒传播 建议中美网络安全合作

沈逸:解雇科米——特朗普反击战?

特朗普解雇FBI局长科米,美国媒体怎么看?

特朗普百日执政,国际智库怎么看?

Klaus W. Larres:形成中的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

“习特会”与中美的共同关切 ——对美国智库观点的综述

沈逸:“一切顺利”的习特会——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王浩:中美关系的再定位与新起点

沈逸:即将到来的中美首脑会晤是场需要巧打的硬仗

史伟成:“习特会”,在不确定性中寻求机会

孙立坚:加息风云——偏离独立性的美联储与中美经贸挑战

章奇:特朗普执政特色及其贸易政策走向

Harry Harding:特朗普政府的前两个月

张军:特朗普的假想敌

吴心伯:实现与美国的“相互调适型”互动

布鲁金斯学会交流会:内政积重或难返,中美关系迷雾亟待破除

特朗普与主流媒体之战 ——观察民意需另辟蹊径

宋国友:美国国际经济政策会转向保护主义吗?

叶海林、韦宗友:习特通话解读 

韦宗友:“特式贸易保护主义”难阻全球化浪潮

王浩:奥巴马时代美国对外战略演化的国内政治根源

特朗普主义:三大思想支柱与四重政策取向

倒数十天,特朗普“舌战群记”:记者会全文实录

特朗普集团如何交接?外国政府对其酒店支付利润将捐献给美国财政部

刘国深:“过境外交”或一厢情愿 掌握主动处理美台问题

朱民:特朗普冲击--经济政策及全球影响

沈逸:奥普普互搏的启示

吴心伯:面对特朗普冲击波,中国和世界准备好了吗?

章奇:以更加开放、自由和公正的国内市场秩序为基础,进一步深入推动中国对外经济开放

郑宇:纳瓦罗执掌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中美贸易战几率增大

孙立坚:深化改革,加速走出去步伐,以全球化机遇应对特朗普冲击

温以乐:特朗普政策如何影响中国投资者及企业

黄峰:以开放促改革,继续参与和推进全球化

黄河:警惕“不承认”仅是开始,以静制动积极应对

罗长远: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美日欧贸易保护主义的幌子

孙立坚:美联储加息,弱美元的内心戏与强美元的市场

马斌:特朗普能否为美俄关系“重启”打开机会之窗?

特朗普及其内阁团队

张军:看淡国际贸易伪命题,变压力为动力,推进结构改革

沈丁立:用台湾交换经贸——特朗普眼中的核心利益买卖

特朗普时代的中美俄关系——俄罗斯视角

特朗普搅局?中美战略自稳定机制不可动摇

美国对华战略调整的选项:美国智库学者观点综述

沈逸:应对特朗普冲击是中美战略关系长期稳定发展的必修课

雷克斯·蒂勒森何许人也?与普京私交甚密的国务卿候选人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美国新任驻华大使特里·布兰斯塔德介绍

韦宗友:警惕过激反应,准备应对更多“特朗普牌”

德怀恩·伍兹:挂羊头卖狗肉?特朗普上台后的美国政治

王浩:特朗普尚未就任即触碰中美关系红线,中国如何应对?

刘国深:台当局再当冤大头,中国政府沉着应对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