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奇:以更加开放、自由和公正的国内市场秩序为基础,进一步深入推动中国对外经济开放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2-30 09:05:46来源:+收藏本文


计划协调人:蒋昌建


 

编者按


随着总统就职典礼的临近,特朗普上任后将采取的各项政策逐渐清晰。包括加强军事实力、减税、扩大基建和打击恐怖主义在内的特朗普新政将如何协调?面对美国的经贸压力,中国又该如何应对?本期“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特此采访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章奇副教授,以飨读者。




1483060227931918.png


 

本期嘉宾章奇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




特朗普矛盾政策下的协调


我们先看一下特朗普几个政策目标之间的合理性和协调程度。在特朗普的执政纲领里面,加强军事实力、减税、扩大基建、打击恐怖主义这些政策,在没有排出最优先序、没有看到到底谁是最主要目标的情况下,这几个目标之间的确存在一定自相矛盾的地方。加强军事实力,扩大基建规模,打击恐怖主义,这些举措都需要花钱,而减税、扩大美国国内社会的公平,包括修改奥巴马医疗政策等相对来说会减少税收和减少政府开支。一个要求扩大花钱的力度,另一个会导致税收减少,或减少政府开支。到底应该如何协调,确实目前有不明朗的地方。但是这并不是说,这些政策目标一定不可能实现。


政策回归,促进国内经济增长


微信截图_20161230091157.png


我认为美国在不大规模加税,同时也不大规模削减国内开支的情况下,特朗普可能采取的措施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加大对海外逃税漏税的打击力度,促使美国国内的税金更多地留在美国国内,而不是流向海外。


第二,同时进行小幅度的贸易保护主义和更优惠地欢迎海外对美国的投资。提高关税,但关税的提高幅度不至于过大,即不至于促使美国进口品的价格因为关税提高从而导致美国产品价格提高,引起美国国内通货膨胀。小幅度的贸易保护主义,并不一定会打击来自国外的对美国的直接投资。事实上美国在这方面可以做的事情还很多,尤其是鼓励国外的资金,包括主权投资资金对美国国内的直接投资,特别是对美国国内基础设施的投资


第三,如果特朗普其他各方面的政策不是非常离谱,甚至是比较对路的话,经济增长仍然是有希望的。它可以在维持现有债务不变,甚至小幅增长(绝对量增长)的情况下,将整个债务相对于整个经济总量水平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这样的话还是可以从绝对量上扩大债务总量,为美国国内的融资找到一种出路。因此,最终在于美国能不能找到一个合理的经济政策,从根本上推动美国的经济的增长。即在经济增长的条件下,最终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问题。

 

如果特朗普是这样一个政策思路的话,这样一些看似矛盾的政策并不是说一定是互相排斥、不可协调的,而是有很大的贯彻空间的。这取决于美国最终会怎么做。我认为美国最终是要回到促进美国国内经济增长上来。那么从这一点出发,我觉得这对中国,无论是经济关系,还是政治关系,都带来了一定的积极信号和一定的机会

 

中国的应对:“新重商主义”


中国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该如何对应?我称之为中国的“新重商主义”以更加公平、自由的国内市场经济为基础,推动更加公平、开放的自由贸易,辅以一定的金融开放。在这样的前提下,“新重商主义”核心有两点,一是中国以更开放、公平的贸易环境来维持国外对中国的贸易关系和鼓励对中国的投资;二是这样的对国外资本的欢迎是以国民待遇为前提,即我们欢迎国外资本到中国投资,并不以歧视国内资本为代价,尤其是不以歧视国内的民营企业资本为代价。所以“新重商主义”核心内容就是公平和公正,也就是说要以更加开放,自由和公正的国内市场秩序为基础,来推动中国对外经济开放的进一步深入地进行。因此,如果说本世纪初的入世是以对外开放来促进对内放开,那么现在的新重商主义则是以对内放开来促进进一步的对外开放

 

641b63b.jpg


如果中国能够保证自己的这个国内市场环境,使国内市场环境不断向着公平公正有序的环境深入,那么特朗普这种目前看来以中国为目标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事实上是没有多大空间的,在国际上也不会得到多少关注和支持。


本文系“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项目成果,欲了解更多,请点击:成果: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