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点评 | 特氏“黑天鹅”与中美俄三边关系的未来展望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1-23 17:44:31来源:+收藏本文

 
编者按


2016年是“黑天鹅”频出的一年。从英国脱欧,到特朗普突破精英预测,当选美国总统,都为世界局势增加了不确定性。特朗普一改以往美国总统的形象,其言论中的亲俄倾向与商人重交易的形象,将为美俄关系、中美关系带来怎样的变数?中国在美国可能调整对外政策的关口将如何找准定位呢?1月13日,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邀请了数位中美俄关系领域的专家学者,针对特朗普的上台与未来中美俄三边关系进行了展望性的研讨。


本期导读


  • “特”例胜选的背后:特朗普与美国的选举政治


  •  国际关系逆向发展?一个以大国全球领导力为晴雨表的命题


  • “非对称性”的三角:中美俄三边关系的现状与预估



 
本期嘉宾

沈逸: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复旦发展研究院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主任

马斌: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廉晓敏: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顾炜: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韦进深:上海外国语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特”例胜选的背后:特朗普与美国的选举政治

廉晓敏(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近期大家热议的仍然是特朗普爆冷当选美国总统的时事,这也是“黑天鹅”再度成为热词的原因。“黑天鹅”一词与媒体先前炒作的预测有关。我国国内媒体上见到的国际新闻报道,可能还是跟着西方的媒体在走,话语可能还是按照西方设定好的话语来进行报道,直接拿来主义,所以可能才会产生这样的爆冷的现象。我们可以看到,同样的“黑天鹅”,先前类似的还有克里米亚重回俄罗斯实践,但却并没有引发热词的产生;从这次选举可以看到的是,西方的媒体更加支持希拉里,所以后面选举结果出来之后,才会让人大跌眼镜;特朗普当选之后,美国媒体又开始一个主要的报道,覆盖内容就是俄罗斯对于这次美国选举当中的干涉行为。实际上,美国本身存在的问题被媒体大选前的炒作以及大选后的关注俄罗斯而转移了注意力。

1.jpg

沈逸(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复旦发展研究院金砖国家研究中心):针对特朗普经常在社交网站上发表政策性的惊人言论,美国国内民众包括中国网民觉得这是把政治当儿戏,但我认为特朗普喜欢在社交网络上表态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事情。先前说道美国媒体的炒作和精英集团的阻隔。实际上特朗普本人是极为反感这些的。特朗普热衷社交网络,反倒使得我们不用担心美国媒体或者其他机构隐瞒总统的想法。从特朗普在社交网络上的表态可以看出,实际上他的立场、态度、政策倾向基本是一贯的。他非常清楚美国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美国的建制派和普通民众隔了一层媒体智库,那一层次扭曲了很多问题。特朗普热衷于社交网络,所谓的“推特治国”实际上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或者不懂政治的表现。

国际关系逆向发展?一个以大国全球领导力为晴雨表的命题

韦进深(上海外国语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在进入中美俄三边关系未来发展的讨论之前,我想针对目前国际局势的宏观大趋势表达一些看法。实际上国际关系当前存在着“逆向发展”的倾向。第一,是国际关系民主化/大国协调机制的逆向发展。在大国关系当中,美俄之间,欧洲和俄罗斯之间,中美之间,中日之间,基本上都发生了一个影响双边或者是多边关系正常发展的一些事情妨碍了大国协调的默契。第二,核裁军这样的范围趋势也在面临一个逆向发展的过程。当前,美俄之间都宣布要扩充提高改善自己的核武库,这是安全领域当中,能够影响到根本发展的事件。第三,国际经济领域全球化趋势和区域的一体化趋势,也在发生一种逆向发展。双边的自由贸易协定和多边贸易协定的利益增多。在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过程当中,英国全部脱欧也好,意大利宣布也要脱欧也好,这都是对一体化的打击。

导致国际关系的逆化现象出现的原因是,当前体系中霸权国或者即美国的实力衰落而导致其提供公共产品意愿降低而造成的。大国间战略沟通,渠道虽然增多,但是大国间的对对方战略意图的判断,却更为模糊和不清晰有关系。对于中美、美俄、中俄之间的战略判断,学者们在做研究的时候,其判断其实是有疑惑的,或者是说有怀疑的,这种大国间战略互疑的增多,也会导致国际关系的逆向发展。在这样的国际关系逆向发展的驱使下,特朗普的当选,就使得其“黑天鹅”的说法具有了一定合理性。

2.jpg

沈逸:和韦老师部分的看法相反,一些方面我认为“逆向发展”可能有待商榷。讨论全球化和国际体系在正向或者逆向发展的时候,我们首先要确定正和逆的判断标准是什么。

第一,全球化的发展从来没有进行过任何逆向的东西,所谓出现问题实际仅仅是:美国在二战结束之后由欧美国家主导的上层建筑和全球化的整体基础之间出现了不同——或者更直白地说,美国主导全球化的机制的衰退,是美国顺应自身经济发展的需求,而出现了不想继续下去的倾向。所以唯一在逆行的是美国。

第二,用大国协调来界定国际关系民主化方向实际上不准确。国际关系民主化是多边机制,是包括大国和中小国家在内的国家更多的行为体参与到国际决策关系当中,这才是国际关系真正的民主化。从这个角度来说,国际关系民主化实际上在加深,其方向是一定程度沿着中国民主化方向在转动,大国协调已经不在适应今天机制发展的趋势。

第三,同意韦老师有关全球化的说法,在WTO方面,即反映了由美国主导下全球机制一体化制度遇到的一定挫折——失去了核心领导层。沈老师倡导在整个核心概念定义方面,中国不能顺着美国的标尺,仅局限于把美国的机制翻译过来,自己再解释一些现象,而是我们需要在机制和定义上做出自己的判断和创新。

“非对称性”的三角:中美俄三边关系的现状与预估

廉晓敏:对于近期特朗普行将上台其表达的亲俄态度,以及中俄关系持续升温的情况,我们不妨分别先审视中美、美俄、中俄的三组双边关系。

在美俄关系方面,从现实主义出发,美俄两个应该还是会自己争取自己的国家权力,肯定还是会出现一定的妥协,因为要出于尽可能避免战争冲突的考虑。恐怖主义的威胁加剧,超出了人们很多可以预想的行为方式,比如刺杀俄罗斯驻土耳其的大使之类的事件冒出来,可能使得美俄如果增加合作,会更加有利于在全球范围内,尤其在中东,打击恐怖主义,维持和平。因此廉老师表示,中国跟美俄可能在经济方面的牵绊更多一些;美国和俄罗斯可能更多的是在安全方面的合作会更多一些。如果做一个政策预判的话,其认为不一定把美俄关系放在中俄关系的对立面。

韦进深:接着上一议题中关于美国在领导全球化机制制度的领导力衰退,来谈谈中美俄三边关系未来演变的看法:第一,希望中美俄三边通过国际制度的协调作用来相互协调利差,从而使中美俄关系不至于向极端化方向发展。中国则可以在美国提供国际公共产品意愿降低的前提之下,适时承担起更多的国际责任来提供更多的区域性和国际性公共产品。第二,希望中美俄三边之间的战略沟通有效性能够增加。这个战略沟通的有效性体现在中俄之间的战略沟通,中美之间的战略沟通和美俄之间的战略公司。

3.jpg

沈逸:我认同韦老师的发言。此外,中美俄三边关系需要建立有效的预防机制:预防意外事件、形成常态管理下的预期、实行情绪管理以及较精准的行为管理。比如说,这次马云与特朗普会见就可以是很好的例子。中国需要说马云就是习主席的特使,或者中方出去的传信使,马云除了谈生意,同时也带去了习主席的想法,这是中国需要的行为管理。

特朗普的上台并不是说导致中美俄三边关系向着一种更容易极端的方向发展,相反,则是一定程度上合理的回落:中俄之间将摆脱非理性的亲近,可能是会回归正常。而中美之间,因为亚太再平衡战略,因为TPP、TPI等等,还有中美的知识产权、贸易逆差、人民币升值等等这样一系列的问题,可能在特朗普时期,会有一定程度的解决和缓和。特朗普能够一方面让中国关注到美国的关切是什么;另一方面,对于美国的一系列的外交事态的中国回应,也让他感受到中国的底线在何处。

顾炜(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基于以上的发言,我想试着用“非对称性”一词进行概括。现在中美俄三边关系在全球层面、地区层面实际上都存在着非对称性的特点。在每个区域中,三边关系都存在着发挥的空间,都不是一个等边的形状,或者数据上的等边三角形。实际上每个角都有强有力的存在,实际上不同的领域都存在着分化。比如美俄在军事领域与中俄在贸易领域的非对称性、中美俄在欧洲、中东和亚太的地区问题的非对称性做法,这都体现了:中美俄三边不管在地区层面,还是在全球层面,实际上都存在一个弱点,或者存在一个角的弱势,这个情况下,其实给中美俄以各自为中心制定战略规划和政策提供一个契机或者提供一个切入点。

孙超(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生):中美俄三边关系界可画为三对双边关系。中国更强调对于国际制度的改良,俄罗斯更多是变革。美国作为冷战后的唯一超级大国,他的想法是维持现存秩序的稳定,俄罗斯明显是一个变革者,但是这个变革者是灵活的,要看是否有利于整个成长为大国或者是满足大国雄心。

马斌(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在大家发言的基础上,我谈谈对于中国在美俄关系上采取政策的预估。我认为,中俄关系是基本稳定的。针对特朗普对华的高不确定性,动辄就把中国拉出来做靶子,这使得中国接下来最可能的一种表现,就是如何利用中俄关系的稳定性去回应美国可能会越来越大的压力。可以想见的是,短期来看,中国将在“一带一路”方面,对俄罗斯做出更大的让步。



稿件整理:鞠昊

微信编辑:余慧艳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文版权归“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出处。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