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国麟:特朗普与主流媒体之战 ——观察民意需另辟蹊径

作者:沈国麟 发布时间:2017-03-10 10:37:54来源:+收藏本文

 编者按:

特朗普上台后屡屡指责CNN、《纽约时报》等美国主流媒体,并在2月24日的白宫记者吹风会上把多家媒体拒之门外。次日,他在推文中明确表示不会参加一年一度的美国白宫记者协会招待晚宴。由此可见,特朗普和美国主流媒体间的“战争”愈演愈烈。在这样一个新的时期,我们该如何观察美国的民意?本次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特邀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沈国麟副教授进行点评分析。他认为Facebook, Twitter等社交平台或将成为新形势下了解民意的渠道,但正如媒体的观点不代表大众的观点一般,社交平台的言论也无法等同于民意。观察研究美国民意还须与研究美国国会相联系,同时到各个州,与各种美国人打交道。



本期嘉宾:

640.jpg

 

沈国麟

上海高校智库研究和管理中心执行副主任、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

 


问:最近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自己不会出席一年一度的美国白宫记者协会招待晚宴。特朗普和主流媒体的关系何以紧张到这个地步?该如何解读特朗普的这个决定?

答:对媒体而言,特朗普在竞选总统之前就是一个新闻人物,而且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在他竞选总统的过程中,主流媒体对他批评甚多。就报纸而言,在2016年的大选中,美国日发行量100强的报纸当中,公开支持希拉里的报纸达43家,并获得100多家主流报纸的背书,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大报。美国日发行量100强的报纸当中,支持特朗普的媒体几乎为零。直到10月23日,特朗普才获得内华达州最大报纸《拉斯维加斯评论报》的公开背书,实现了零的突破。这跟传统主流媒体不同意他的政策导向,看不惯他的行事作风有关,而特朗普在一些公开场合抨击传统主流媒体,这在以往的历届总统中也属少见。


2.jpg


问:美国主流媒体一直担当对民主体制的批评监督职责,现在白宫不断将他们排斥在白宫之外,是否会影响媒体对白宫的监督和深度报道?

答:白宫拒绝一些传统主流媒体进入白宫采访也实属罕见,但我觉得特朗普同媒体的关系正在调整过程中,双方在角力,最终会达成一种平衡,但不知道这个平衡点会在什么时候到来。不能进入白宫采访意味着缺少了重要的信息源,但神通广大的媒体终会有办法克服困难。在任何国家,监督政府、搞批评性的报道都是困难的。美国媒体应该习惯这样的压力。我们也不用操这份心。


问:缺少了主流媒体的拥护,您认为特朗普日后的施政会面临怎样的挑战?

答:特朗普就是要绕开传统主流媒体,与选民直接对话,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特朗普不断在推特上发表自己的言论,其实是一种政治传播的策略。第一,特朗普我行我素敢作敢为的性格特点,特别符合社交媒体时代的传播特点。出格的言论直接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发表,不必经过媒体的把关,会为自己吸引很多的关注度(粉丝);第二,推特成了特朗普刺探民意的工具。特朗普的一些政治主张首先通过推特发表,看看各界的反应如何。以前白宫会通过一些民意测验机构放出口风来刺探民意,而现在是特朗普亲自通过推特来放风;第三,推特虽然是特朗普的个人表达平台,但毕竟不是官方的,所以说错了依然有周旋的余地。


3.jpg


问:从特朗普“意外”上台开始,主流媒体在美国社会的地位也遭受各方面质疑,有评论认为主流媒体已经脱离一定的美国现实。事实是否真的如此?主流媒体对美国政治社会的影响是否出现边缘化趋势吗?

答:美国传统主流媒体本身都是具有意识形态偏向的,总的来说,以自由主义(左)为主,因此对于保守主义的政策和意识形态都持批判态度。当然,传统主流媒体也不是铁板一块的。9·11之后举起保守主义(右)大旗的福克斯电视网屹然崛起,说明偏左的媒体已经无法代表很多人表达意见了。特朗普的个人形象、行事风格和政策偏向大大挑战了大多数传统主流媒体的底线。


4.jpg


问:特朗普除了排斥主流媒体之外,频频利用自己的推特账号发表言论。特朗普的这种做法会对白宫的政策产生多大的影响?对美国政治社会或民主体制是否会造成冲击?

答:特朗普让我想起了美国的“门罗主义”政治传统,即关起门来把自己的事情办好,不愿意过多地介入北美以外地区的事务。特朗普当选消耗了美国的软实力。这次反对他的几乎都是美国软实力的代表机构——精英媒体、好莱坞和大学。冷战特别是1990年代以来,美国所秉持的价值观——自由、平等、开放、美国领导世界等受到了特朗普的挑战。特朗普什么时候才撞到南墙,抑或美国整个体制为特朗普而进行调整——全世界都在看。


问:中国应以何种心态面对特朗普与媒体的“对抗”,应从这种局势里读懂什么?

答:以往我们一说美国舆论,总会举出《纽约时报》说什么,《华盛顿邮报》说什么,CNN说什么,我们会把美国传统主流媒体等同于美国舆论。而这次的大选让我们认识到,其实并非如此。从舆论学的角度来看,媒体的观点和公众的观点之间是有差别的,只不过对于美国公众的观点,身处美国以外的我们很难窥测,再加上美国媒体强大的传播力,媒体提供的资料和观点比较容易获得,因此很容易想当然地认为《纽约时报》上的观点就是美国人的观点了。社交媒体为我们管窥美国民意提供了好机会。Facebook、Twitter是我们观察美国基层民意的观测点,而且我们现在也有了大数据的分析工具。当然也不能矫枉过正,认为社交媒体上的观点也就等同于美国民意了。

观察美国民意可以和研究美国国会联系在一起,因为美国国会议员代表着他们选区的选民(至少在竞选的时候)。研究美国国会非常重要,总统总是吸引了最多的聚光灯,但平时两党在国会的运作会直接影响到美国政治的走向。研究美国不能老是跑华盛顿和纽约,还应该到各个州去与各种美国人打打交道,这样研究才能真正接地气。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