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即将到来的中美首脑会晤是场需要巧打的硬仗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4-06 16:47:48来源:+收藏本文


导语:




中国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首次会晤将在4月6-7号举行,由于中美两国最高领导人存在着战略认知的差异,中美首脑会晤注定会成为一场艰巨的会晤,也是中国外交的重大挑战。中国既不能蛮干,也不能无条件退让,而应该尽快培养适应新形势发展的战略分析与博弈能力,将本次会晤打造成为实践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起点。本期“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特刊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沈逸副教授的分析讨论,以飨读者。

 

本期嘉宾

1.png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

复旦发展研究院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主任


2017年4月初,中美两国首脑将在加州举行首脑会晤。毫无意外的,这场会晤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特朗普也遵循“推特治国”的理念,于3月31日在推特上放话说,与中国领导人的会面将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要谈及两国之间的贸易不平衡以及美国工人的工作机会流失的问题。再加上此前一段时间,美国国会议员联名致信崔天凯大使,要求取消美国公司进入中国云服务市场的事件;被美国媒体炒作而成的“美国国务院官员为中国情报机构提供资料”的事件;以及被诸多实践证明的“不走寻常路”的特朗普的行为模式,都预示着即将到来的中美首脑会晤是一场硬仗;而且,需要指出的是,这场硬仗既不能蛮干,又不能无条件退让,是一场考验中国领导战略意志、能力和智慧的硬仗。



2.png

8.png


开辟中美互动新阶段


自1949年开始发展至今的中美关系,进入了寻求新模式的调整阶段,是决定此次中美领导人会晤的关键原因。1949年至2017年,将近70年的时间里,中美关系经历了冷战结束的重大冲击,两国力量对比从极为悬殊,到逐渐缩小,再到趋于接近;两国的相互认知,从无法共存的敌人,到事实上的盟友,再到竞争与合作并存的伙伴;两国在国际体系中的互动,从敌对、到合作、到竞争;在较长时段内经历了风风雨雨的考验,并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里,中国的综合国力,包括经济体量以及建立在经济体量基础上的军事与战略投射能力,实质性的趋近美国;美国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预测,即在2020-2025年前后面临一个新的势均力敌的全球竞争者的局面,正在逐渐成为现实;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美两国的首脑,在这一任期内的核心任务,就是为这种新的力量结构下的中美关系,找到一种新的互动模式,构建战略稳定的基础与机制,维持并保障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此次中美首脑会晤,是总结过去,并在新形势下开辟探索中美互动新阶段起始阶段最重要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3.png


中美首脑会晤必将是艰难的博弈


而中美两国最高领导人战略认知的差异,导致此次中美首脑会晤注定会成为一场艰巨的会晤。尽管特朗普以“让美国重新变得伟大”为自己的战略主目标,但其实际展开的套路,还是聚焦在战术和策略层面,相比习近平而言,特朗普是一个50%合格的战略领导者:他看到了问题,即美国长期以透支民众对政府战略信任的方式维系美国的霸权,让美国普通民众过度承担霸权成本,在国内累积了严重的矛盾,在指出这些问题存在时候,特朗普是合格的;但特朗普拿出的解决方案是错误的,因为他仍然无法跳出冷战思维的窠臼,他要做的让美国重新变得伟大,是试图让美国回到“过去的美好岁月”,以单边主义的基本行动策略,“一厢情愿”的认为可以通过精巧设计的边缘政策,以及经过精心修饰并被内化的个人风格,实现有效的战略投机。

4.png

从特朗普的角度来说,即将到来的中美首脑会晤,应该成为他个人表演的舞台:借助使用若干中方描述新型大国关系的词汇,将美国的核心利益关切塞入其中,然后软硬兼施的谋求中国接受这些要价,例如按照美国的要求构建所谓对美国企业公平开放的中国市场,最终不仅获得“里子”,即实现美国的核心利益,而且拿到“面子”,即为特朗普在美国国内政治加分,扭转因为宣誓就职以来一事无成带来的个人政治损失。

5.png

从中国的角度来说,即将到来的中美首脑会晤,应该成为实践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起点,这种大国关系的基础,是中美双方基于力量对比形成的大致均衡的地位。中国领导人需要清晰的向美国传达这样的信息:其一,中美两国的合作、共赢、互利,是对称且对等的,不存在中国有求于美国超过美国有求于中国的情况;其二,中国在国际问题上有清晰、直接、明确的目标,在各类问题上,包括贸易平衡问题、市场开放问题、南海问题、台湾问题、朝鲜半岛核问题、网络问题、国内治理的相关问题等,都有自己的底线和行为模式;其三,中美之间保持战略关系稳定和健康发展的基础,是实质性认可和尊重核心利益基础上的真正的平等,而不是形式平等掩盖下的“一方施压,一方让步”;其四,中美之间衡量合作关系利益分配的“互利共赢”的标准,应该是中美双方共同制定的,而不应该是美方定标准,中国接受;其五,中国重视中美关系,但中国没有义务免费配合美国国内政治搞表演秀,更没有义务要用中国的国家利益为特朗普个人的国内政治生涯加分。

6.png


培养适应新形势的战略分析与博弈能力


在此过程中,中国要做的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有理有利有节的博弈,而应该尽速培养适应新形势发展的战略分析与博弈能力。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实质性跳出传统分析认知美国战略态势框架的窠臼,准确把握美国整体发展的虚实和态势。特朗普2016年以黑天鹅姿态胜选美国总统带来了较为显著的负面效果,就是战略分析者受到了“胜选光环”的影响,高估了特朗普进入白宫之后的施政能力。为了修正对特朗普精选能力的低估,导致了对特朗普执政能力的高估;进而高估了美国对外战略,包括对华战略的变化性,低估了美国对外战略,包括对华战略的延续性;以及在心理上持续低估中国自身的能力和在此次首脑会晤上的筹码。

7.png

此次首脑峰会最显著的特色,就是特朗普迫切需要展示其驾驭重大外交战略议题的政治能力;基于这种背景,特朗普会更加倾向于采用包括边缘政策在内的混合战略,除非真的造成了美国国家利益的重大损失,否则即使首脑会晤不取得实质性的成果,特朗普依然可以结合在会晤期间的戏剧化言行配合政治操作来得分。中国需要明确的让特朗普知道,冒险使用边缘政策的结果,是特朗普更多的在政治上失分而非获益;同时中国需要明确的认清目前华盛顿复杂的政治局势,由于无法有效整合共和党自身力量,无法在短期内消弭民主党的反对,无法解决执政团队内部的派系斗争,此次首脑峰会期间特朗普本质上可能真的会在某种程度上变成主要用于展示的纸老虎;对其提出的要价,应该在过滤掉行为艺术部分之后,进行精准的计算与回应,谋求具体的收益,进而在此过程中,让中美之间朝着真正意义上的新型大国关系迈进。


更多关于中美议题的信息,请点击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文文字版权和首刊权归复旦发展研究院“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所有,如需转载,请与“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否权构成侵权。

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是由复旦发展研究院和丰实集团共同打造的中美关系研究的学术平台,授权新浪微博智库助理转载本文。

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至fdifudan@fudan.edu.cn,邮件标题请注明“转载习特会文章+单位”,感谢您的理解与关注!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