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特会”与中美的共同关切 ——对美国智库观点的综述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4-19 16:37:21来源:+收藏本文



编者按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于4月6-7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举行的会谈,不仅引起了世界各国媒体的注意,在美国的智库圈也引发了众多讨论。美国智库专家们总体对“习特会”抱有期待,而对于最终的结果也大多持积极评价的态度,认为特朗普虽然大幅转变其竞选过程中的对话政策论调,但后续的中美关系在两国领导人之间良好的化学反应之下,还有很多可以预期之处。本期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特整理美国智库专家对于“习特会”的报道,以飨读者。


在美国各重要智库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的会晤进行研究与讨论的过程中,布鲁金斯学会和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是最为活跃的,两者的专家提供了很多具有建设性的思路可供参考。

640.jpeg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的Richard Bush对于“习特会”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双方除了在一系列重要议题上交换了意见以外,最重要的是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而两人之间的化学反应对于中美关系的良性发展与互动都具有积极的作用。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Cheng Li)也着重分析了这次“习特会”和其它会晤的不同之处,即中美两国最高领导人的私人关系在中美两国双边关系的发展过程中有什么样的重要作用。“朋友”而非“敌人”从具体的实践层面到内含的信号传递层面都具有积极的价值,其证据是美国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访华时就呼吁“共同的相互理解将指引我们两国后面半个世纪的关系”。Jonathan Stromseth则将目光投向了双方最为关切的东亚局势上,认为中国的邻居将成为其后持续升温的热点问题,而美国则应该继续给予东盟、东亚峰会和亚太经合组织这些地区性机构以强力的支持,并鼓励广泛的安全合作网络,同时扩展与中国以外的东亚重要国家质检的双边、多边关系。Hunter Marston则记录并梳理了在约翰·桑顿中国中心等机构一同举办的“新一届政府治下的中美关系”论坛当中各位专家的观点,例如Stanley Roth就认为中美关系在美国新一届政府治下应被关注的核心是其不断的进步过程,很多原来预期的糟糕状况并没有出现,而一些原来没有预料到的积极因素反而初见端倪,有很多值得预期的进展也值得大家再等一等看一看。David Dollar认为特朗普在此次会晤以后已经转变了竞选时的对华论调(Trump changed his campaign tune at Mar-a-Lago),但中美之间的核心议题还是贸易问题,而在他看来这种双边关系是极不平等的并已经持续了太长时间,但中美两国在其后应该还是不会有贸易战打响,因为贸易战对双方的打击与伤害都难以估量,况且特朗普似乎本身也没有在这次会晤当中给予贸易议题很高的期待,这中间的原因或许是希望中国在今年年底可以渐渐提出更开放的贸易战略。Michael O’Hanlon和James Steinberg认为特朗普在就任以后面临的压力与困境很有可能是美国历任总统所没有遇到过的,尤其是在中美关系的发展上将经历更多的考验,但这对于特朗普而言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有可能达成稳定中美关系过程中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成功(a truly historic success)。如果说中国正在某几个层面加速成为超级大国,这样的机会就更不应该被浪费。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dn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的认为,美国国内长期有三种视角来看待其在国际事务中的角色,分别是孤立主义者(isolationist)、国家主义者(nationalist)和国际主义者(internationalist)。特朗普虽然看起来是国家主义者的代表人物,但其执政团队当中不乏奉行国际主义的成员。通过这次“习特会”,中国方面将会让美国更清晰地意识到中美关系是建立在美国对自身的国际角色正确定位这一基础之上的,会让特朗普和他的团队更审慎地对待与中国之间的贸易与外交争执。Raja Mohan进一步引申开来,认为这次会谈会为美国在亚洲的中短期地缘战略布局产生重要影响,甚至是为特朗普第一个执政任期内的亚洲政策定调。Wang Tao提出特朗普的意外胜选给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各国都提出了一个影响深远的问题,即原先各国所基本认同的全球治理框架会不会在短时间内被全盘替换掉,尤其是考虑到特朗普在气候变化、能源合作、全球化和海外投资等问题上的一贯态度。中国是否会在美国从全球战略性收缩的时候接过全球领导者的大旗,是否会在重构国际新格局的过程与美国产生激烈冲突,都还是美国无法准确研判的问题。Zhang Zhexin认为习近平和特朗普在执政期间需要面临的共同问题是如何重塑中美关系,因为现在的国际局势相比于两国刚刚建交之时已经大不相同,需要有更坚实的双边平台,为国际秩序的维护一同做出更大的贡献,并一起防止世界范围内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发生。

除了布鲁金斯学会和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还有一些智库的专家也第一时间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640-2.jpeg

美国企业研究所(AEI,The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 Research)的Michael Auslin对特朗普本人的亚洲和中国政策思路持怀疑态度,认为横亘在中美关系当中的最大问题就是,特朗普脑中至今为止也并没有一个针对中国与亚洲问题的清晰思路与框架。Steve H. Hanke则将关注点放在了双方可能引发的贸易战争上,但与其他专家不同的是,Hanke认为特朗普作为政坛的“菜鸟”并不熟悉北京与华盛顿之间既有的矛盾释解渠道,甚至会想当然地将其经商履历中的经验直接代入到中美贸易的全盘构架当中,所以习应该对特朗普有更明确的表示,即中美之间不是贸易敌人,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应该是稳固的伙伴关系。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Doug Bandow认为中国方面应该在朝鲜问题上更有作为,应该和美国一道提出更切实可行的解决思路,否则其不可预知性与危险性都会持续增强,最终超过两国可控范围之外,所以朝鲜问题本应该成为“习特会”讨论议题中的重中之重。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的Bruce Klingner也将重点放在了朝鲜问题上,认为美国对朝鲜的制裁有赖于中国方面的许可和支持,而两国对于制裁朝鲜的认知一致程度还需要进一步提升。Peter Brookes认为中国现在将自己视为具有与美国平等的竞争能力,并且将会在贸易政策、朝鲜问题和南海问题上持续发力,使美国正视自己与之平起平坐的新地位

640-3.jpeg

与大部分声音所背道而驰的观点来自Graham Webster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FR,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的《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发表的《特朗普和习的错误开始》(A False Start for Trump and Xi)。Webster认为美国方面完全没有做好一切应该做好的准备,不仅是特朗普在竞选阶段、候任阶段抑或正式任职以后对中国方面的指责还言犹在耳,特朗普对美国长期奉行的“一中”政策的公然藐视也才时隔四个月,在这一过程中难以指望特朗普政府做好一切准备工作来营造最好的会晤气氛;与之相对应的是,Webster认为中美之间的三项主要议题——贸易问题、双边外交框架和朝鲜问题——也并没有达到实质性成果。

640-4.jpeg

总体而言,美国智库对于“习特会”之于中美关系发展的影响都有较为积极的评价,也认为双方最高领导人、外交机构与政策制定团队之间良好关系的建立,有助于进一步建立贸易政策、朝鲜问题、南海问题等议题一旦出现分歧可能的解决渠道。美国智库对于“习特会”和中美关系未来走向的讨论与美国媒体的不同之处在于并不完全局限于某一特定议题,而是会对该议题及其所涉及的领域进行更全面的历史性、理论型分析,并大多会给出政策性建议。虽然中美关系牵涉方面众多,千头万绪难以在一次短暂会晤中完全涵盖,但中美双边沟通机制的完善与双方领导人今年下半年的再次会面,使得中美关系的良性互动更加值得期待


本文记者:姚   旭

微信编辑:余慧艳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