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坚:中国金融为何不服务实体行业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6-07 15:10:51来源:+收藏本文

1496820080252675.png

孙立坚教授

复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1过去的发展模式不需要金融服务

建国以来,中国走的是苏联的计划经济道路,中国政府擅长的是产业金融模式。发改委制定投资方向,财政部分配各地省市应该完成的GDP和投资任务,按照投入产出表计算出用于购买生产要素的资金。银行不需要考虑项目得好坏和如何控制风险,只需要围绕着国家五年规划的布局释放资金。这个时期,银行只是一个资金的出纳口,并不真正提供金融服务。银行的金融服务能力并没有因为经济的发展而得到提高。

改革开放初期,商品的短缺带来企业投资最初的活力,计划经济开始向市场经济转变。这个时期俗称深圳模式。一些厂商开始从香港、澳门进口轻工业产品并在中国大陆市场上销售,然后发展为自己生产轻工业产品。厂商持有的资金立刻转变成企业投资的利润。这个时期,由于供小于求,金融服务能力的强弱并不影响市场的活力。中小企业不需要金融服务,依靠自己的周转资金以及亲友间的相互借贷就能解决融资问题。

2000年开始,消费者对日常型轻工业产品的需求逐渐饱和,对冰箱、电视等大型轻工业产品的需求逐渐增加,但是中国的生产商并不具备相应的生产能力。为了顺应市场的变化,当地政府开始招商生引资,将拥有品牌和技术的跨国企业请入中国,用中国廉价的劳动力和土资源换取国外的技术。双方优势的结合,使得中国成为了世界工厂。这就是浦东模式。在这种模式下,跨国企业的金融服务由海外金融机构提供。


2实体经济萎缩,金融机构找不到好的服务对象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深圳和浦东的发展都遇到了瓶颈。金融危机发生在提供给我国技术和品牌的创新型国度,跨国企业投资能力减弱,进出口订单急剧减少。产品高度同质化的厂商只有通过恶性竞争才能争取到订单。而国内的金融服务长期脱离实业,并未在危机时刻能帮助民营企业摆脱恶性竞争。

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出现了冰火两重天的局面。国家的政策是金融一定要为中小企业服务,央行也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是金融服务的阳光延伸不到民营企业。国内的银行只给能拿到政府订单的国企以及能够提供土地和厂房抵押的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在外需萎缩、内需不足的情况下,实体经济步入寒冬,民营企业面临着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期限短等问题。由于缺乏周转资金,民间投资规模迅速下降。

与此同时,业绩糟糕的国有企业投资规模迅速上升。09年,政府为拉动经济,投放4万亿信贷资产支持国内十大产业发展,然而资金最后都涌入了房地产。这种错误的产业政策带来了更多的问题。大量的国有僵尸企业在银行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下仍然在大量投资,因此造成过剩的产能。地方投融资平台大量欠债导致银行坏账快速增加。

为了弥补坏账,银行的理财业务开始膨胀。银行资金的成本从支付存款利息变为支付理财的高收益。资金因在实体经济中找不到高回报项目因此转投银行理财产品。银行发现转向为家庭部门提供金融服务能有效降低不良资产比例,因此银行更不愿意服务实体经济。

如果不加快供给侧改革的步伐,为民营资本提供具有竞争力的实业环境,受制于资本的逐利性,更多的民营资本将放弃实业投资进入金融市场。


3产业金融的发展模式不再适合当下的发展

过去产业金融模式取得成功的前提是计划经济的规模存在。中国通过发展重工业解决了就业和温饱问题,提升了强大的军事力量,打破了冷战时期资本主义的威胁。在计划经济的规模不存在的情况下,产业金融就产生了很多问题。

首先,同质化的生产导致产能过剩。政府在当年推行4万亿的产业政策,银行放出天量贷款。企业千篇一律地根据发改委十大产业的要求进行同质化投资,导致产能过剩。当年置办的设备、生产的产品大量积压,无法转变为财富。银行出现大量坏账,不良资产率上升。为了避免坏账造成的市场恐慌,银行继续对这些亏损的国企放款,让银行以贷还贷,结果是恶性循环。

其次,产业金融还滋生了贪污腐败。政府拥有4万亿投资决定权。关系的亲疏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获得投资的可能性。无监督的权力滋生了贪污腐败,权钱交易的模式不断被强化。而具有创新精神能为市场带来活力的年轻人由于买不起入场券,失去了在市场中竞争的机会。

第三,环境遭到了破坏。诚然,所有的发达国家在工业化的过程中,都有环境破坏问题。伦敦有雾都孤儿,美国有摩登时代。用保护自然来压抑经济发展是不可行的。但是环境破坏的后遗症在于扼杀了消费。现在中国的有钱人更愿意到海外消费或者移民,造成了消费和头脑的双重流失

最后,用宽松的货币政策解决产能过剩问题不但没起到预期的效果,反而营造了一场金融泡沫。创新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并且很有可能不成功。企业直接在资本市场捞钱反而更快。这造成了房地产泡沫和金融泡沫。

如果不打破产业金融的模式,不解决资产荒的问题,仅仅在需求侧注入国家的资金支持只会适得其反。降息减税降低企业的成本,只会使得用政府提供的资金投资房地产的回报更高,无法解决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问题。


4具有核心技术的企业才是金融服务追逐的对象

实体经济最大的问题是必须切换增长模式,摆脱政府主导的产业金融模式和低技术含量的抢订单模式。企业要发展华为模式、大疆模式,打造自身的核心竞争力。为此,我们必须将关注点从宏观经济学的四驾马车转移到生产函数上来。不应只关注消费、投资、出口和政府投资这些宏观指标的变化,而更应该关注劳动生产率、资本积累、技术进步和全要素生产率这些真正反映企业竞争力的要素。通过鼓励技术研发和创新,打造实体经济的四种能力——凝聚力、聚焦力、应变力、领导力,将同质化的资产变成差异化的商品和服务,打造中国自己创造财富的全球竞争力。

全球经济正处在长周期低谷,并且还要持续相当长的时间。长周期低谷的特征是消费者对商品和服务都产生厌倦,市场完全饱和。无论供给侧如何去寻找新的营销模式,都达不到过去辉煌的业绩。最简单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通过创新改变生产函数,让年轻人打造高净值人群欢迎的全新生活方式。只有留住了高净值人群,这个国家才能先富起来。随着创新的扩散,会有更多人拥抱这种生活方式。直到全部人群都能够消费这种生活方式,创新达到休止符。未来可能是大数据的时代,人工智能的时代,虚拟VR的时代,物联网的时代……这些创新会带来消费的重构,挖掘出更大的消费市场。

如华为、腾讯和阿里巴巴这类拥有核心技术的创新型的企业,在金融危机中逐渐成长起来,业绩瞩目。大疆用合伙人模式利用创新,凭借自己的核心技术与优势企业合作,强强联合,占领了民用无人机市场80%的市场份额。这类企业通过能力的互相交换,利用供应链金融就能享受别人需要支付高昂代价才能获得的技术条件。联手通过市场赚取更大的利润。这种能力模式解决了中国很多企业需要高成本引进技术的问题,也将成为未来中国企业努力的主要方向。


本文整理自孙立坚教授于2017年4月12日、4月17日的演讲

整理人:徐梦玲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文专刊权归复旦发展研究院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我院联系。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