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坚:金融服务如何助力企业投资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6-19 11:23:43来源:+收藏本文

1497842657537179.png

孙立坚教授

复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力培养的金融服务如何做?

天使投资的市场怎么启动?

谁来承担企业前5年只烧钱不赚钱的成本?




1
未来的企业要走能力模式




华为作为中国民营企业的典型,是在金融危机的时候成长起来的。华为盈利模式靠的不是抢订单的行为,而是自身能力培养模式。主要依靠自己的核心技术,赢得竞争优势从而获得市场的青睐,同时与实力雄厚的跨国企业合作,占据世界最大的份额,合作者共同分享巨大市场所带来的红利。比如徕卡是和华为一起赚全球市场的钱,然后根据相互间的协定确定分红机制,从而使双方获得快速增长。类似的,苹果也不是一家与世隔绝的孤立企业,而是先通过确立整个商业模式的起点,然后与23家企业强强联合打造苹果手机。通过低成本来抢订单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如果说以前是“零和博弈”的竞争模式,那么现在正向合作共赢的能力模式转变。

当下,中国不再走制造组装的世界工厂的道路,而是通过供给侧改革,引导企业业务涵盖价值链的各个环节。“微笑曲线”的两端溢价高,中间溢价低。处在首尾两端的研发、设计环节和销售模块能够为企业带来源源不断的巨大利润获,而处于中间环节制造组装部分利润只有5%~10%。最先做行业标准设计的公司,更是获得了巨大的收益。比如智能手机领域,苹果首先看到了移动系统的概念,建立的IOS系统成为了全球两大移动系统的标准之一。当年的pc时代,整个前端标准的竞争有windows、lunix、OS系统……谁拿下了世界的标准,都拿到了整个后端的服务。中国的企业未来也要参与世界标准的设计,而不仅仅是制造组装。

 



2
金融如何为能力模式的企业服务




依靠能力发展的经营模式的企业在未来具有巨大的升值空间,金融应当尽可能服务于企业的各个环节的,尤其是投资创新和研发的企业。

自从德国公布了工业4.0计划,中国随后也制定了“中国制造2025”,美国电气集团,勾勒了未来工业智能化的蓝图。这个过程,有很多新兴产业在成长,生命科学、共享经济、云计算、大数据、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终究有一项会成为产业革命的龙头,像蒸汽机、互联网一样,深刻地影响和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金融服务当在这些具有闪光点的项目的初始阶段—创新和研发—就开始介入行业,而不是等行业成熟,在制造组装的阶段才开始进入,即从微笑曲线的起点而非中段就开始做起来。当然,创业企业的成功充满诸多不确定性因素,在创新的起始阶段,没有人清楚哪些企业能走到最后。从研发、试验到最终被市场接纳,剩下的可能只有两三家公司。10个想做全球标准的企业,9个可能倒闭。这些创新型企业既没有信用,也没有足够的抵押。这种高风险的投资,金融如何为他服务?

首先,金融服务需要准确估计企业未来的成长潜力,服务于创新型企业,为其提供差异化的、量身定做的金融服务。从订单模式转到能力模式,如果不能获得足够的金融支持,很容易出现业务失败甚至破产。依赖能力模式发展的合伙人企业,很多都是用轻资产做出了大业务,比如微信和支付宝。但是,在目前的金融服务体系下,腾讯这样的轻资产创新型企业,早期的价值很难被准确评估和受到认可,因此很难获得国内的金融服务。当等到企业成长到一定的规模,金融机构可以比较清晰地预见其能够盈利时,企业已经不需要金融服务了。金融机构需要准确去估计这些企业未来的成长空间,为其技术或者商业模式定价,提供专有的金融服务,而不是选择以企业的资产做抵押来为其提供资金支持。

其次,中国应该鼓励天使投资,引入产业基金,让这些追求高收益的资金来承担企业前5年只烧钱不赚钱的成本。创新型企业前期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一旦成功,其回报将是超乎想象的,可能是几十倍甚至上百倍。但是创业的成功充满不确定性,可谓九死一生,传统的金融服务不愿或不能承受这样巨大的不确定性风险。鼓励民间资本通过天使投资的模式进入这些领域,一方面为企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另一方面也分担了整个金融体系的风险。

第三,政府应该释放银行的资源,引导资金进入长期投资领域。银行资金要沉淀下来,助力企业完成研发落地,完成产业化创新。目前银行的资源存在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大量的资金都进入了房地产等投机领域,资金快进快出,不能转化为长期投资。另一方面,银行体系僵化,大量的资金和人才都找不到好的出路。如果银行拥有的资金和人才能够释放到其他金融领域,再通过政府的合理引导进入实体经济,会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因此,在金融扶持企业的过程中,不应该是政府选项目,而是由天使投资选项目,政府释放出银行的大量资金跟投。

 



3
国际上成功的金融服务模式




国际上已经有很多成功的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模式,比如美国的硅谷金融,通过天使投资培育了大量的科技型企业。德国的关系型金融,大量的金融机构定点长期服务对口的中小企业。日本的商社金融,通过跨国金融让企业走向世界。

1、硅谷模式

美国走的是天使基金和产业投资的模式,在创业初期就给予投资,培养行业的领军人,并伴随企业一起成长。美国的风险投资除了给予资金支持,还帮助企业培养人才团队、凝练业务方向,通过金融服务帮助创业者让潜藏于头脑中的创新理念落地生根。美国的金融市场非常成熟,一切成功的东西都可转让给所有人。除了风险投资,美国还有“垃圾债市场”。年轻的企业没有资产做抵押,于是发行期限长、风险高、回报高的“垃圾债”。“垃圾债”不能随时提现,需要在账面上放5年、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通过这种方式支持企业创新。

2、 德国模式

德国凭借独特的金融体系,躲开了1997年东亚危机,1999年美国互联网泡沫崩盘,又躲过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德国有1万多家的中小银行服务于1万多家的中小企业,金融服务的专业化能力非常强。监管部门对金融服务的专业化壁垒也有很严格的规定。做汽车金融服务的银行就专注汽车产业,不会也不能因为其他部门利益更高就转移业务。德国很多的小银行连续服务了一个企业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对企业的情况了如指掌。与中国的银行争相做理财服务不同,德国的个人金融服务的发展受到很强的监管。这使得资金得以去到正确的地方。

3、 跨国金融模式

日本的家族企业模式广受赞誉,很多家族企业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与美国不同,日本企业的研发成果不转让,而是通过金融机构提供的跨国金融服务,将成果全球应用。正因为如此,和其他国家比起来,日本有着为数众多且实力强劲的跨国企业,比如索尼、松下等。日本的三菱商社、伊藤忠商社,都是跨国商社的典范。

 



4
结语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需要两方面的配合,一是企业加强核心能力的培养,二是金融服务切实到位。

未来抢订单模式的机会将会越来越少,靠抵押模式、订单成功以后放款的金融服务必然萎缩。能力模式要求的金融服务完全不同,要有硅谷金融的服务方式,还要像德国的中小银行一样了解你的客户,通过日本的商社金融,让企业走向全球。除此之外,中国还要利用自身的优势,利用人口红利发展支付金融,从个人金融发展到企业金融。

此外,金融的开放需要建立在企业能力培植的基础上。

 

————

本文整理自2017年4月24日孙立坚老师的演讲

整理人徐梦玲

编辑人杨新宝、沈琛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文专刊权归复旦发展研究院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我院联系。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