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诗一: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市场和政府共同作用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1-01 10:16:04来源:+收藏本文


中国经济与国际合作年会暨新“巴山轮”会议·2017于10月28-29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主题为:十九大后的中国与世界。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复旦发展研究院沪港发展联合研究所联席所长陈诗一教授出席并演讲。


其表示推动经济高质量的发展有两个重要因素:第一方面,要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第二方面,要让政府更好的发挥作用。市场和政府的关系处理好与否关系到未来“两步走”发展的成功与否。


 陈诗一.jpg

陈诗一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复旦发展研究院沪港发展联合研究所联席所长


以下为演讲实录:

陈诗一:谢谢主办方的邀请,“十九大”闭幕这几天我们来到了北京,也是为了进一步的学习,了解“十九大”报告的精神。那么“十九大”报告最重要的就是提出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它无疑是我们今后30年到本世纪中叶的一个行动指南。


那么这个“十九大”报告,它是紧紧围绕我们社会的主要矛盾的一个新的变化,原来我们是对文化有不断的需求,现在我们是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原来它是社会生产力不足,现在是社会生产力有所提高,社会生产能力我们在很多方面,在国际上也是名列前茅,但是不平衡不充分。所有我们“两步走”战略也好,还是基本方略,它应该要仅仅围绕这个社会主要矛盾的一个转变来展开,唯有能够通过未来“两步走”的30年,如果能够解决我们目前这样一个新的主要矛盾。那么我们这个发展目标才能够推动实现。所以我觉得要紧密围绕这个主要矛盾。


那么围绕主要矛盾是两方面的问题,我们现在是不平衡不充分,那么我们如何更平衡的发展?更充分的发展?刚才我们赖老师也讲到,其实平衡充分可能还有一定的不同,这个充分可能我的理解,它可能还需要我们进一步的发展。虽然我们社会生产力有所提高,我们生产能力也很强,但是我想未来30年“两步走”,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发展,发展是我们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途径,发展仍然是我们的第一要务。我们讲了五位一体,经济建设、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的建设,但是我也注意到了,我们“十九大”报告也提到了,我们还是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所以发展它是解决未来可能不充分问题的一个主要的途径。


当然,我们的发展是需要科学发展,我们的发展要坚持新的发展理念,这里涉及到我们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这个新的发展理念。所有这些发展,我们是为了解决我们发展中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不平衡,我们要补短板,要落地,要抓重点。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的理解,我们这个“两步走”战略未来主要的一个需要重视的方向,就是要发展,但是我们要有一个科学的发展。


当然,“十九大”关于“两步走”战略,关于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社会发展的战略规划,它与以前有所不同,它强调的我们进一步共同富裕。我们也说我们站起来了,改革开放40年我们富裕起来了,可能我们这个“两步走”战略未来30年我要更加强调共同富起来,共同富裕。


所以我在想我们“两步走”这个2020-2050年这样一个“两步走”重要规划,其实我们这里还有三年就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我觉得这个可能也要提一下,这个可能也是一个任务,十分具有挑战,它是我们未来“两步走”的前提。2017-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它这里我想有三大任务,有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扶贫和污染防治。但是我觉得像精准扶贫它就充分体现的我们这个新的发展理念,体现了我们共同富裕的这样一个发展理念,我们要通过三年的决战,其实我们通过这个扶贫政策,我们十八大以来的五年“十九大”报告里有这个数字,我们已经有六千万人口脱贫,我们贫困率从10%已经降到了4%,但是我们还有4%的贫困率我们要在未来3年精准脱贫。


那么我们想这一点其实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在未来三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不落,全面进入这样一个我们的全民小康阶段,这个已经是一个十分十分了不起的成就。当然我们习总书记也强调了,这个不是做一个表面文章,我们要真脱贫,脱真贫,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所以说一定是一个很挑战任务。如果我们能够完成全面的脱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为我们后30年到2020年这个“两步走”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更加充分更加平衡的来发展。


具体到这个“两步走”,未来30年,那么这个“两步走”与我们此前改革开放以来发展的特征有所不同的是,我们不再提GDP的指标,我们后面的政党是要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应该是强调质量与效应主导性的一个发展。这是我们未来“两步走”要紧紧抓住的一个核心要点。所有的一切都是要从推进经增长的质量、效率,这个方向来着手。


未来它的核心要点在哪里?就是推动这样一个经济高质量的发展,当然这里有两方面重要的因素:第一方面,我们要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第二方面,要让政府更好的发挥作用。我想市场很政府,刚刚杨教授也讲了如何处理市场和政府的关系?无论如何这两个关系的处理的成功与否它关系到我们未来“两步走”发展的成功与否。这里比如说我们唯GDP的指标,GDP指标确实促成我们过去40年我们经济的一个高速增长,我们不提这个GDP指标了,未来我们是不是也有一些考核的其他指标呢?比如我们可以是多维度的指标,我们是经济的指标,社会的指标,甚至生态文明指标,可以说是一个多维度的指标。


但是我们也知道一元的指标它最优的效果是最容易达到的,多维的指标可能导致并非是一个最优的结果,是不是我们有可能也能够有一些综合性的,在多维基础上有一些多维性的指标。其实我们提到了提高全要素生产力,这是一个学术性的用语,当然在此前党的报告里多次提高这个全要素生产力,我们可能来提出一个更好的全方面考虑高质量增长率这样一个指标。当然了,从市场配置这个资源的决定性作用里面,我们这里肯定是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创新人才、资本、土地、能源、资源,这些所有资源要素的充分流动、合理的配置,形成我们合理的产业体系,比如说我们这个实体经济,我们的信贷金融等等,现在在走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的这样一个产业体系。当然最终我想政府更好的发挥作用十分重要,要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要发挥国家发展规划的战略引导性作用。所以说我们这个市场和政府,那么我们这个财政、货币、产业、区域等等这政策,它对于我们最终达到这样一个平衡充分的发展,还是起到一个十分重要的作用。


就简单说这些,谢谢!

  本文转自 新浪财经 https://finance.sina.cn/2017-10-29/detail-ifynhhay7817135.d.html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