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中美关系稳步走向“自平衡”的新阶段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1-17 11:54:58来源:+收藏本文

2017年11月8日至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进行了首次正式访问。在本次中美首脑峰会中,中美双方的最高领导人依据不同的逻辑,共同选择了以更加负责任、更具建设性的方式来推进中美双边关系的良性发展。如果中美关系继续保持这种发展态势,中美关系可能因此获得稳步走向“自平衡”新阶段的新动力。中美关系能够顺利的进入下一个新的良性互动时期,这不仅造福中美两国人民,而且为世界人民共同的福祉作出更大的积极贡献。



1.png


沈逸 研究员

复旦发展研究院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主任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2017年11月8日至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进行了首次正式访问,短暂的行程、隆重的欢迎、坦诚的交流与丰硕的成果,构成了此次访问的主要特点。3天正式行程中达成一个2500亿美元的超级大单,出乎绝大多数人的预料;3天行程,让媒体和观察者习惯于用“鲁莽”做标签的“素人”特朗普没有任何非常规表现,没有强硬的话语去抢风头,集中用务实的方式与中方最高领导人展开良性互动,出乎绝大多数人的预料;3天行程,中美最高领导人表现出相互之间的承认、尊重、契合以及良性发展的个人关系,出乎绝大多数人的预料。


中美双方的最高领导人依据不同的逻辑,共同选择了以更加负责任、更具建设性的方式来推进中美双边关系的良性发展,是此次访问中透露出来的最为重要的信息。如果能够有效的维持这种良性发展的势头,如果能够将这种具有建设性的积极的理性的战略思路贯彻到各自处理双边关系的具体实践中,如果能够在已经取得的良性互动基础上努力形成更多的积极的成果,那么中美关系可能因此获得稳步走向“自平衡”新阶段的新动力。

2.png


2017年中国召开的十九大做出判断,中国已经进入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新时期。与此判断相适应的,进入新时期的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尤其是最为重要的中美关系,也应随之进入一个新时期。肯尼斯沃尔兹指出,体系中力量分布的变化将导致体系出现结构性的变化。


中美关系正处于这样一个结构性变化的过程中,这集中表现在中美两国经济体量,以及由经济力量转化而来的其他力量的对比之中:在经济上,无论使用哪种统计口径进行测算,中美两国之间的总体实力差距已经显著缩小,而且还呈现继续缩小的势头;在军事上,中国的远程投送力量与国家高端战略实力在较为充裕的经济基础支撑下,进入了新一轮迅速发展的轨道,在无需与美国进行全球范围排他性势力范围竞争的情况下,中美之间展开战略对话时的心理筹码分布更加均衡,中国在战略领域的自信显著增强;在政治和战略议题上,中国开始更加自信和坚定的寻求为推动全球治理体系的良性变革做出相应的贡献,这不是基于排挤美国的目的,而是出于全球体系的客观需求。


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在此情况下,稳健但迅速的从一种实力极为不对称的非对称关系,走向一种实力较为对称和均衡的对称关系,这需要中美双方共同寻找一种新的战略稳定机制,确保实现中美两国之间新的、有效的、长期的战略稳定。


20世纪70年代,伴随尼克松首次访问而走向缓和以及正常化的中美关系,一度具有非常显著的单因素稳定的特点:从72年到80年代末期,共同应对来自苏联的战略威胁是最重要的稳定器;从90年代初期到21世纪初期,中国推进改革开放释放出来的具有超国民待遇性质的市场吸引力以及在此基础上的中美经贸关系,被认为是新的战略稳定基础;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到金融危机爆发之前,中国配合美国的全球反恐战争,成为重要的稳定来源;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中美两国在全球经济-金融领域的合作成为重要的稳定来源。


这种结构的特点非常显著,优点和缺点一样:可以有效的实现短期稳定,但对中美关系的长期战略发展来看,难以满足要求。中美之间需要形成一种稳定机构,而非依靠单一要素实现某个时期内的稳定;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伴随双方力量的长期成长,某种“好好坏坏,坏坏好好”的谐振型发展,已经很难适应中美两国的需求,对全球来说,也是如此。实践中,新旧战略稳定要素交替之际,中美关系总是会出现的波折与动荡,在未来可能是一种无法承受之重。


此次中美首脑峰会,根据外交部郑泽光副部长在媒体吹风会上的表示,可以清楚地发现,中美双方的共同领导人正在努力为中美关系构建这样一种新的自稳定结构:在相互尊重核心利益诉求的情况下,对分歧进行有效的管控,同时探索广泛而扎实的新务实合作领域,摆脱对于单一稳定要素的结构性依赖。



4.png


虽然被华盛顿的媒体和智库认为是没有经验的政治素人,但特朗普此次对东亚的访问表现出了对实力以及相互关系的敏锐把握:在日本和韩国,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强势的反客为主的“访客”,特朗普把军事同盟中美国对盟友的主导关系,转化为心理以及行动上的优势,进而在双边关系中谋求最大化的收益;在中国,特朗普毫无政治包袱和压力的抛掉了用人权和传统美国软实力对中国说教的窠臼,因为他知道那些华丽的普世价值说教实质上已经不再适用于当下的中美关系,尽管这会让美国媒体失望,会让华盛顿的建制派失望,会让各地的美粉与精美失望,但对美国来说,精准且有选择的收缩,回归美国实际利益的本源,更加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也是一个愿意承担政治责任的领导人应该做出的勇敢决定。


中国方面同样表现出了值得高度肯定的新动向:除了继续坚定的改革开放之外,中方将中美之间的务实合作推向了一个更加坦诚,以及务实的新境界。在中美的共同声明中,双方明确了要在追逃、防范和控制新型毒品危害方面进行更加深入和细致的合作,各种措辞和细节的表达令观者为之振奋;在网络安全合作等新的议题领域,中美双方表现出了构建更高层次合作的清晰意向,明确了要围绕网络空间国际规则制定构建更加聚焦的对话机制,这意味着对这些领域的分歧管控与共同利益探索走向一个新的高度;中方也开始非常坚定且明确的向美方提出要求,要求美方改变那些对中美关系长期稳定发展产生不利影响的陈旧做法。



5.png


上述中美双方在此次首脑峰会中表现出的新气象,无疑是非常积极的,标志着中美关系朝着自稳定结构,也就是一种不再依靠单一要素实现战略稳定的新结构,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如何巩固已经取得的成果,将更加值得关注。这无疑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中美首脑峰会结束之后不久,美国商务部即宣布对从中国进口的胶合板实施双反措施,一如中国商务部给出的回应中指出的,此类举动不符合中美峰会的精神;换个角度来说,中美关系要真正走向新的自稳定结构,还有更多细致的工作要做,中美之间整体实力对比的变化是一个客观的进程,对这种变化的认知,则是一个更加艰巨和漫长的主观的进程,在此过程中必然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但是对于最后的结果还是有理由保持乐观的,因为这种变化虽然可能遭遇暂时的阻挠乃至挫折,但最终仍然不会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此次中美首脑在北京的会晤,在双边关系的发展过程中迈出了关键的一步,后续发展,除了力量对比,还要看美方如何实现内部的结构性调整,以及中方如何构建更加系统、灵巧、坚定的运用新的能力去推进落实的过程,最终,我们有理由预期在可见的将来,中美关系,这一当今世界上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顺利的进入下一个新的良性互动时期,不仅造福中美两国人民,而且为世界人民共同的福祉作出更大的积极贡献。




微信编辑:张翘楚

*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文版权归“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出处。



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 底部大图.jpg

“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是由复旦发展研究院和丰实集团共同打造的中美关系研究的学术平台,该平台通过课题研究和精英讲坛的联动运作方式,力求以最快的速度、最高的学术权威分析中美关系的热点问题。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