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学者谈一带一路:美国视角下的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基于西方修辞学的分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2-11 15:48:26来源:+收藏本文


1512978675655464.jpg

演讲者:James Schnell

俄亥俄多米尼克大学教授

Professor, Ohio Dominican University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自提出以来,一直受到全球的广泛关注。然而,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文化背景,因而会对“一带一路”产生不同的理解。就美国而言,学者会采用传统的西方修辞学视角来分析“一带一路”。

戏剧修辞学是坎尼斯·伯克(Kenneth Burke)提出的,他认为,要分析某一事件,就要解答这样五个问题:做了什么事情(行动)、谁做的(人员)、在什么情况下(场景)、怎么做的(方式)、以及为什么要做(目的)。用这五个维度来分析“一带一路”是典型的美国视角。

依次来看这五个维度:行动是其他四个要素所围绕的概念中心,在“一带一路”中,行动是指中国与东南亚、欧洲和非洲的68个国家加强联系,展开经济、文化和政治上的合作。人员是指行动中涉及到的人,包括中国领导层、“一带一路”途径国家领导层、中国人民和其他世界强国的领导人。场景是指行动发生的环境、情况和形势,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得到了“一带一路”途径国家和其他世界强国的回应。方式是指达到目的的手段,“一带一路”包含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通过铁路、高速公路、港口、管道和通讯设施将沿途国家连结起来。目的也就是目标,中国希望通过“一带一路”推动全球贸易和各国关系,复兴中国和中华文化。通过修辞学的分析,一系列目标和愿景编织成了一幅宏大的图景,参与者根据自己对蓝图的理解发挥作用。正是这些共同的目标、责任和共同的未来,让各方各界汇聚一堂。基于西方修辞学的视角,在美国看来,“一带一路”上有非常多元的文化主体,所以“一带一路”可以说是一个多元文化现象,美国也会从“多元文化事件”的角度去理解“一带一路”。

然而,以美国中西部为例,相当部分的美国人仍对“一带一路”存在着强烈的怀疑情绪,担心中国会和美国争夺资源。演讲者作为一位频繁访问中国的美国学者,看到了中国的许多变化,也一直在向美国解释中国现象。他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认识的中国人和美国人在为人处事、认识世界上有很多不同,在中美的高层交往中可能也存在相似的问题。

的确,中美文化有很多不同。比如美国人最不希望的是感到羞愧和内疚,而中国人则讲究面子,最不希望“丢脸”。美国讲究个人主义,重视个体的独立性和自主性,而中国是集体主义社会,与家人和朋友的关系相当重要。美国人说“要做什么事”,而中国人说“要成为什么人”,一个有趣的例子就是,美国的父母会对孩子说“尽你最大的力”,中国的父母则会说“你要当第一”。美国人会对质和对抗,中国人则讲究和谐共处。

信息沟通是两国交往的媒介。在传播过程中,信息还会带上本身之外的意义。纵观历史,信息传播经历了这样四个阶段:部落社会里面对面的交流;公元1世纪至15世纪的手写记录;古腾堡发明印刷术后书籍的大量印刷;现代社会电子信息的传播。在信息时代,信息就像中枢神经系统外围的循环一样,时刻不停地在全球流动。我们对于世界的想象很大程度上受到主流媒体的影响,媒体携带的巨大的信息量把人包围,也可能把人吞没,人们应审慎对待。

随着信息的交流,中美个体之间的隔阂不断缩小,个体融入彼此的社会也不再成为难题。但是当群体和群体交往时,差异依然会突出地表现出来。中美之间如此,“一带一路”各国之间也是如此,摩擦可能仍会发生。



2017年11月10日,俄亥俄多米尼克大学James Schnell教授在复旦发展研究院举办讲座,以上内容根据讲座整理,未经演讲者本人审核。

编辑:黄昕蒙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