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上海金融开放的新思路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3-27 13:56:56来源:+收藏本文


sun.jpg


复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教授

今年11月首届进口博览会将在上海举行,全国首家自由贸易港也将落地上海。如何看待这两个新兴事物——进口博览会与自由贸易港会给上海金融业的发展带来哪些契机?上海该如何发挥自身优势?这两个新兴事物与“经济增长新动力”又有何关联?


一.进口博览会、自由贸易港与“经济增长新动力”

2017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8600美元,比照世界银行的标准,我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偏上国家的行列,这样的位置对我国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像阿根廷、墨西哥、巴西、菲律宾、马来西亚、南非等发展中国家,曾先后进入了“中等收入陷阱”。以阿根廷为例,该国经济增长速度曾一度领跑全球。然而18世纪中叶,阿根廷逐渐失去内生增长动力,开始陷入债务危机,经济运行陷入僵局,时至今日该国年经济收入仍停留在十九世纪末的水平。

这些国家深陷泥潭的根本原因在于没有找到经济新增长点,没有挖掘到刺激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我国能否顶住“中等收入陷阱”的压力,早日破局,使我国人均财富达到发达国家水平,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进口博览会、自由贸易港是新时代我国为寻找经济增长新动力的新的探索。


二.制造业发展与金融业繁荣

反观经济发展长期处于第一阵营的发达国家,比如英国、美国,他们的成功都大同小异。

首先,他们都完成了工业化,并且都有相当辉煌的制造业,也正是制造业的辉煌将他们送入发达国家阵营。而阿根廷在发展制造业的途中夭折,这是我们今天要确保制造业保持核心竞争原因之一。其次,这些国家辉煌的制造业背后都有支撑其发展的强大的金融业,英国有伦敦金融中心,美国有纽约金融中心。最后,这些著名的金融中心,无一例外又都是由制造业为解决发展中的现实问题而创造出来的。资金问题是制造业发展的最大风险,为此英国人造就了强大的债券市场,成功地用金融服务的时间错配来规避资金风险;美国在探索工业化的实践中,创造性地将第三方投资引入到发展中,将绩效引入到经济中,就此造就了美国股市的辉煌。

这告诉我们任何一个国家想要强大起来,首先要有强大的实体经济,此外一定要有与之相称的金融服务,没有实体经济的自我强大就不会创造出繁荣的金融业。反之,实体经济的发展也需要繁荣金融市场的服务,二者相辅相成。

目前我国制造业与实体经济与金融业脱节的问题较为严重,我们需要寻找实体经济新的增长点,让金融业重新对接到有增长活力的地方。建设进口博览会、自由贸易港的目的就在于释放中国经济增长潜力,推动金融服务的转型,让金融的发展跟上这个时代的变化。

新时期上海更应发挥自身金融的比较优势,搭乘自由贸易港建设的东风,大力发展离岸金融业务,届时我国走出去的企业能够获得更为有力的金融支撑。


三.进口博览会、自由贸易港建设是新时代新的发展理念的集中体现

不同历史时期我国发展理念不同。毛泽东时代我国着眼于中国人民如何站起来,邓小平时代着眼于中国人民如何富起来。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此阶段我们要思考如何让国家强大起来,唯有强大的国家,才能将财富留在本土,发展成果才能为人民所共享。新时期我国提出了“五大发展理念”,即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

第一,创新。新的发展阶段,我国急需转变经济发展思路。改革开放初期我国依托丰富的自然资源、廉价的人力资源大力招商引资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果,然而时过境迁,当前我国专业化劳动力紧缺,需要大量进口境外的原材料。我国的经济增长不能再一味地“靠天吃饭”,新时期我们要“靠本领吃饭”。自由贸易港和进口博览会正是新时代我国创新发展思路的产物,是中国智慧强国战略的集中反映。

第二,协调。新的发展阶段,我国顶层设计更应注意区域协调发展。目前,美国以硅谷、纽约为中心形成了两大财富聚集区,该区域聚集着美国最顶尖的IT业与金融业,但这两个行业均属于技术、资金密集型产业,对就业与税收并无太大帮助,美国大部分人口并不能参与到财富分配的过程中,导致贫富差距更加悬殊、社会矛盾进一步激化的局面。我国要以此为鉴,在顶层设计上决不能放弃曾经为我国经济增长做出重大贡献的东北以及中西部,我们要让全国人民共同享受到经济发展带来的机会和实惠。

第三,绿色。新的发展阶段,我国更应强调发展的可持续性,决不能以牺牲未来为代价,换取经济短期繁荣,我们要为未来留下足够美好的空间。特朗普政府仅考虑当代美国人的利益,毅然退出《巴黎协定》,此举深受国际诟病。当前我国发展绿色经济对推进我国经济绿色化进程,提升我国国际竞争力、提升人民的生活质量,解决中国资源禀赋对经济发展的瓶颈制约具有迫切的现实意义。

第四,开放。新的发展阶段,我国要拓宽开放的广度和深度。纵观世界经济发展史,不同时代崛起的强国无一例外,都以开放、对外贸易作为其发展的基点,反观今日落后贫穷的国家,无不是那些贸易大门紧闭、拒绝与世界交往的地区。因此,无论发展理念如何转变,我们都要坚持对外开放。进口博览会、自由贸易港是我国新时期对外开放的最新成果。

第五,共享。新的发展阶段,我们要更加强调共享发展成果。与美国当前奉行的“美国利益优先”不同,我国一再强调中国的发展不是世界的威胁,我们要和世界建立合作共赢的发展模式。同时,我国也用具体行动践行我们的承诺,比如,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与沿线国家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同发展,共享收益;通过进口博览会为沿线国家搭建商品交易的平台;通过亚投行为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提供更为优质的金融服务等。

上海在新时代更应直面困难,紧密对接国家战略,抓住进口贸易博览会、自由贸易港为金融行业转型带来的契机,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推动金融服务走向世界。


四.进口博览会、自由贸易港政策落地的背景

新时代应对不同的国内外环境,我国需要转变发展理念,创新发展方式,探寻经济增长新动力。进口博览会、自由贸易港是新时代我国为应对不断变化的国际形势做出的符合我国利益的新尝试。

第一,我们要做实自己的市场。我国出口商品已经不再具备明显的价格优势,原本具有比较优势的中国商品在境外高关税的贸易条件下,丧失了明显的竞争力。美国特朗普政府通过减税、投资等方式促使制造业重回美国本土,外加对于本国企业的扶持和保护政策,我国本土制造业将在美国市场将面临强大的竞争压力。阿根廷,曾在世界经济舞台红极一时的经济体,在先天优势耗尽时难以寻找到新的发展动力,整个国家的经济陷入僵局。我国不得不以阿根廷为鉴,经济发展不能再一味依靠价格优势对外出口,我们的产品需要创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中国品牌”,通过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将我们自己的市场做实、做大、做强。

第二,成熟体制下的金融开放势在必行。中国目前金融体制的不成熟难以持续为实体经济的提供很好地服务,开放环境下,“投机性”资本的流入将给本土金融行业带来巨大冲击。我国需要完善金融市场,需要对于金融风险进行有效管控。

第三,进口博览会为全球贸易发展搭建平台,符合中国人民、沿线国家的利益。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们要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进口博览会立足于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致力于搭建全球贸易发展的公共平台,为发展开放型经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了一个国际公共产品。通过中国企业走出去与“一带一路”倡议国结成紧密共同体,协助沿线国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共同整合当地资源,合作生产出更为物优价廉的商品,销往中国市场、国际市场。


五、进口博览会、自由贸易港建设的战略意义

有声音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我国新时期在政治上制衡美国的利器,实则不然,“一带一路”倡议与自由贸易港、进口博览会关联度很高。中国企业走出去并非是国内过剩产能输出的过程,而是中国企业走向世界,整合世界资源,发展成果与沿线国家共享的过程。进口博览会、自由贸易港正是新时代我国转变发展思路的产物,是中国智慧强国战略的集中反映。

第一,进口博览会、自由贸易港的建设与人民币国际化有高度的战略相关性。美联储掌握着美元加息的时间,这对于中国来说是一颗定时炸弹,这也更加坚定了我国人民币国际化的决心。依托着强大的制造业,我国的对外贸易存在着巨大的顺差,然而大量的外汇储备必须以美元计价),而美元的运作却掌握在美国手中,因此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至关重要。进口博览会推动中国企业走向世界,拓宽中国贸易网,增加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使用场景,将人民币推向国际市场,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国际化有利于我国摆脱美国政府的压制,争取货币主导权。

第二,进口博览会为中国企业提供了一个更适宜生存的市场环境。近些年,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国际金融市场跌宕起伏,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国际贸易保护势力明显抬头。中国商品出口正面临着关税成本增加、出口企业频遭“双反”调查等严峻挑战。中国企业走出去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走出去的企业并非简单地开拓海外市场,而是通过在海外设厂整合当地资源,降低商品生产成本,提升核心竞争力。然后再依托进口博览会将商品引入中国市场。这样我国通过大量进口这些商品,不仅可以维持国际收支平衡,减少与西方国家的贸易摩擦,也可以避开美元计价规则,将这些资金很好地融入我国金融体系。

这样的发展方式是“共赢”模式。国内企业通过整合和利用境外资源,获得贸易利润;国内外的消费者都可以获得高质量低价格的商品;被投资国的政府和企业不仅获得了财政税收,还得到了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我国的盈利资金以“人民币”形势回流,充实国内金融业。

第三,进口博览将为上海的业态优化带来新的契机。“广交会”与“进口博览会”是我国不同时期国家对外贸易战略的缩影。进口博览会正式落地上海,贸易模式将由“出口导向”转向“进口导向”,这样的转变给上海金融服务业带来的变化必然是颠覆性的。“进口”与“出口”的发展思维完全不同,比之”出口“,“进口”需要的业态环境也更为复杂。上海要将国家战略落实好,不仅要着力培养相关的专业型人才,也要大力发展配套的服务贸易,着力培育出一条完备的“进口”产业链,为进口贸易提供从外汇交易、航运、保险、仓储到零售的一条龙服务。进口博览会为上海金融业态的升级提供了新的思路。

第四,自由贸易港有助于我国离岸金融业务的发展。与自由贸易区不同,自由贸易港能够为离开中国国界,在海外与其他国家发生业务往来的中国企业提供相关的金融服务。自由贸易港以发展离岸业务、离岸金融为重点,为中国走出去企业提供境内与境外的金融保障。今年上海将建成全国首个自由贸易港,为我国离岸金融业务的发展打下基础。


本文根据系列讲座“立坚每周说”,“新时代上海金融开放的新思路”内容整理而成。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文专刊权归复旦发展研究院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我院联系。

本期稿件整理:陈智韬,高焕奇

本期审核编辑:沈琛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