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专家批评特朗普? | “西方眼中的美国”第一期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4-09 09:14:18来源:+收藏本文

    栏目介绍

    《西方眼中的美国》是“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推出的新栏目。我们追踪过去半个月内以美国为主的国际媒体重点报道和关注的美国重要政治外交事件,并梳理和附上不同的社评和观点。兼听则明,希望通过此栏目,读者得以瞥见美国政治生态的冰山一角,了解到更加真实的美国,从而更好地理解当下的中美关系。

 

    姚旭  复旦发展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博士

    谭扬帆   复旦发展研究院高级研究助理

 

    本期专栏摘选了 2018.3.26-2018.4.8 间包括《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和《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等媒体上的深度政治评论文章,发现西方政评人最关注的两个议题都指向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和特朗普内阁的动荡潮

 

      一、特朗普贸易政策新走向

    中美贸易冲突呈现出“出击—反击”模式下的升级态势

    自 3 月 22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将对价值约 5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同时限制中国对美国科技公司的投资以来,“中美贸易战”的争论被点燃

    4 月 2 日,中国宣布将对 123 种美国商品的关税上调 25%。4 月 3 日,美国正式提出向包括电视、电池等在内,价值 5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4 月 4 日,中国同样提出向包括大豆、汽车等在内的价值 500 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关税。4 月 5 日,特朗普表示他考虑将向价值 10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提高关税——这一数额是 3 月 22 日的两倍。数小时后的 4 月 6 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上维护自己的贸易政策,继续批评中国不公平竞争。

 

 0409-bloom.jpg

图片来源:Bloomberg

 

    《纽约时报》4 月 6 日的一则头条社论以《美国在和中国玩小鸡游戏——双方都不会转动方向盘》(U.S.and China Play Chicken on Trade, and Neither Swerves)为题,描述了近期的中美贸易冲突,认为双方现在的态度都日趋强硬,很难在短时间内破解困局。该文认为,美国指责中国占据了不正当的优势并希望和中国公平竞争,但遭遇了严峻的现实——中国本身希望自己的工业技术水平可以进一步跻身世界一流。在过去的一周内,中美都选择了扩大贸易争端以维护自己的立场,现在最核心的问题是在互相不愿意妥协的困境中,中美哪一方更愿意忍受短期内在贸易上的阵痛,以换取未来在机器人、航天、人工智能等关键产业上的领导地位。在这样的情形下,中美之间实质上已经形成了“出击—反击”模式下的升级态势

    注:“小鸡游戏”是博弈论中的一个冲突模型,在此模型中,两名驾驶员分别从两端高速相向对开,第一个转向(swerve)的人被视作认输。如果双方都不转向的话,结果要么是路中间碰到强力障碍,要么是两车迎头相撞。由于此模型中对一方最有利的结果是保持直行、另一方转向认输,因而尽管一方的妥协对双方都有利,各方仍倾向于选择不妥协


 

 0409-southchina.jpg

图片来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在“谁应该为开第一枪负责”这个问题上,美国的政治评论界几乎一致将枪口对外。

    《华尔街日报》的Greg Ip就撰文旗帜鲜明地表示早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前,国(而非美国)就已经挑起了贸易战:“中国侵略性的贸易行为,包括强迫美国企业把无价的科技转让给中国公司、限制中国的市场准入,既损害了其贸易伙伴的利益、又破坏了整个贸易系统。”因而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政策有其合理之处。

    但是在特朗普掀起贸易战可能引发的后果上,政论界和商界都有着很多不同的声音。

    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 (PeterNavarro) 4 月 2 日在 CNBC 电视台上为政府对中国施行的强硬措施辩护表示投资者不应担心贸易战。“大家要放轻松,”纳瓦罗说,“现在的经济像公牛一样强劲。” 4 月 4 日,在中国宣布将向美国商品征税几小时后,白宫的官员试图压下对中美贸易战的担忧,声称此前的“威胁”举动仅仅是为了之后的协商,并不一定会导致贸易战争。但《纽约时报》表示如果中美贸易战真正发生,全球经济复苏和国际产业链都将受到影响。

     《纽约时报》的评论员 Eduardo Porter 指出特朗普对中国的博弈注定失败:“总统的博弈计划中存在的问题是,它与他迄今采取的其他所有外交举措都不连贯。为了实现缩小贸易赤字等错误的目标,他对盟友和竞争对手进行了一视同仁的刺激和打击,所引发的混乱反而更加有利于中国。”“抛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对日本钢材征收新的关税,并暗示美国甚至可能退出世贸组织,这一切都有利于中国的目标。”

     美国商界也表现出一定的担忧。随着美国准备采取严格的贸易措施和中国随之进行报复,股市暴跌,美国一些企业领导人、农业集团和经济学家担心特朗普的对中贸易政策已经走得太远。通用电气 (GeneralElectric) 和高盛 (GoldmanSachs) 等行业巨头以及一些农业公司向白宫提出了反对意见,称太平洋两岸的关税和投资限制会导致美国无缘于世界上最赚钱、增长最快的市场。

     特朗普贸易政策的进一步实施,引发了更多对特朗普贸易政策整体上的评论。《纽约时报》的KeithBradsher指出了其急功近利的特征:“贸易协议通常需要花几年时间进行细致地协商,而特朗普希望在几个月的时间就重塑世界贸易。”而为了迅速达成协议,“白宫对谈判采取了数十年未曾见过的有争议的方式,以对关税和配额等严厉制裁威胁盟友和对手”。

     与这一观点类似的是《经济学人》在最新一期中的社论:“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可以总结为:威胁、成交、宣布胜利。”在这篇社论中,《经济学人》坚持其一贯的自由贸易立场:“受到管制的贸易就是一个错误,没有胜利可言。它用政治游说的力量替代市场的作用,只能使那些有组织地发声的生产者受益,却损害了分散且沉默的消费者”,并导致“其他国家跟随美国制造新的贸易战”,特朗普的贸易政策里让每一方都变得更糟、没有赢家。

 

 0409financialexp.jpg

图片来源:The Financial Express

 

    这样的情形引起了很多人的担忧,担心中美贸易冲突会愈演愈烈、甚至升级成为新的东西冷战。《外交事务》刊登了 OddArne Westad 的题为《为什么这不是新的“冷战”》的文章,指出随着两极格局的一去不复返、意识形态不再是决定因素、民族主义的上升和对国家独特身份认同的强调,冷战所依赖的国际环境已经变化。“当下可能会发生冲突和对抗,但使用‘冷战’作为我们不喜欢的一切的共同标准是没有意义的。”


    二、特朗普内阁的动荡潮

    在过去的数周,特朗普的国务卿蒂勒森和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先后离开了他,首席经济顾问 GaryCohn 在未能阻止他向铝和钢材征收关税后辞职,首席律师 JohnDowd 作为特朗普在应对“通俄门”调查中的代表也辞职了。

     3 月 29 日,白宫的通讯主任 Hope Hicks,同时也是特朗普最信任的助手,在辞职后正式离开白宫。目前还不清楚谁有能力并且会替代她。

     最近离开的是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 David J. Shulkin。特朗普在 3 月 28 日正式解雇了他,并在推特上提名白宫医生 Dr. Ronny L. Jackson 接任。然而 Ronny 是否有能力领导政府的第二大部门受到了铺天盖地的质疑——他在此前从没有过管理大型官僚机构的经验。

 

 0409nytimes.jpg

David J. Shulkin,图片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就此,《华盛顿邮报》发文称:“有关 Dr. Ronny L. Jackson 是否有资格完成这项工作的疑问需要在参议院确认听证会上提出。还应该审查他对该机构的计划,特别是他对充满争议的弗吉尼亚州私营化问题的看法……参议院必须认真负起责任,就下一位部长提出建议和做出同意。它不应该仅仅同意任何使总统感到舒适的提名人。”

    类似地,《纽约时报》也指出:“解雇 Shulkin的 举动,以及缺乏关于 Jackson 的沟通交流,加深了对美国国会的担忧:政府没有做足够的努力来帮助国会捍卫或者回应总统对人事的急剧变动。”

 

    不受约束的特朗普?

     针对白宫内爆发式的聘用、解雇和辞职浪潮,《华盛顿邮报》称之为混乱,《经济学人》的一篇社论则用“三月的疯狂”作为标题。剧烈的人员流失带来了团队士气的跌落,也不利于制定前后连贯一致的政策。更重要的是,继任的顾问可能会包容特朗普的冒险举动而不是使他冷静,无论是在国家安全还是在贸易上的举措。白宫内能够制约总统冲动的力量越来越少。这可能会使特朗普的任期进入下一个阶段:不受约束的特朗普。特朗普似乎倾向于认为他最好的统治方式应该来源于他的勇气和直觉,而糟糕的建议只会强迫他做出不受欢迎的妥协。然而,尽管让人担忧,这样不受约束的阶段可能会被证明在政治上是有效的:据CNN报道,上周特朗普的民众支持率达到了42%,这是2018年以来至今最高的数据。

 

 0409CNN.jpg

Dr. Ronny L. Jackson,图片来源:CNN

 

三、西方媒体观点小结

1. 中美贸易冲突难以依靠单方面妥协来化解;

2. 中国是引发贸易冲突的原因所在;

3. 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很有可能对美国自身产生不良影响;

4. 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不应和冷战相类比;

5. 特朗普无论是在用人还是制定政策时都已经渐渐不受约束。 

     

    过去半个月的两大热点事件都围绕着特朗普政府的新动向。无论是内部剧烈的人事变动还是激进的对外贸易政策,都显示出特朗普任期内美国政治风云多变的特征。总体来看,美国国内主流媒体对特朗普的政策依然评价不高,坚持从各个角度对其进行批评,但面对中国相关议题时西方主流媒体往往会先验地站在批判中国的角度。中美可能升级的贸易冲突和特朗普政府内部的离职潮均以特朗普为圆心引发了美国国内的担忧,特朗普本身强烈的个人特点与个性可能带来的美国国内政治架构失控成为关注焦点。在中美贸易冲突和特朗普政府人员变动这两个议题还会不断发酵的情况下,我们应该继续着重跟踪关注新的动向。

 

注:本文观点部分来源于下方所列参考资料,并不代表“中美友好合作互信计划”公众号的立场。

 

参考资料

TeamTrump: March madness, The Economist, March 31st – April 6th 2018

Americaand world trade: The danger of the deal, TheEconomist, March 31st – April 6th 2018

Odd Arne Westad, Why This Is Not a New Cold War,Foreign Affairs

Nicholas Fandos, Maggie Haberman, VeteransAffairs Secretary Is Latest to Go as Trump Shakes Up Cabinet, TheWashington Post

Nicholas Fandos, Veterans Affairs Shake-Up StirsNew Fears of Privatized Care, The Washington Post

Lisa Rein, Seung Min Kim, EmilyWax-Thibodeaux, Josh Dawsey, Trump’s pick to head veterans departmentfaces skepticism over his experience,The Washington Post

Michael D. Shear, Alan Rappeport, TrumpSecures Trade Deal With South Korea Ahead of Nuclear Talks, New YorkTimes

Eduardo Porter, Trump’s China Policy Has a Flaw:It Makes China the Winner, New York Times

KeithBradsher, Trade Deals Take Years. Trump Wants to Remake Them in Months,New York Times

Robert O'Harrow Jr., Shawn Boburg, Behindthe chaos: Office that vets Trump appointees plagued by inexperience,The Washington Post

Keith Bradsher, U.S. and China Play Chicken onTrade, and Neither Swerves, The New York Times

Keith Bradsher, The U.S.-China Trade Conflict:How We Got to This Point, The New York Times

Ana Swanson, Keith Bradsher, WhiteHouse Tries to Tamp Down Trade War Fears as China Retaliates, The NewYork Times

Ana Swanson, Looming China Trade ActionDivides Industry and Roils Markets, The New York Times

Greg Ip, China Started the Trade War, Not Trump,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总编辑:姚旭

微信编辑: 谭扬帆

本文版权归“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出处。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