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一代“金融巨人” | 2012年的保罗·沃尔克先生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2-11 14:54:57来源:复旦发展研究院+收藏本文


上海论坛 1.jpg


“他将他人的福祉置于自身福祉至上。就在他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时,他从未表达对自己的忧虑。他关心我们国家的安危,关注服务于这个国家的人。” 

——世界头号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于12月10日


保罗·沃尔克(Paul Adolph Volcker)先生(1927年9月5日-2019年12月8日),美国经济学家,曾任美联储主席、美国总统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主席。

沃尔克先生在1979-1987 年期间连任两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有效抑制了美国高达两位数的通货膨胀,稳定了美国经济,为后续经济增长打下基础。离开美联储之后,其公共服务生涯并未停止。1996-1999年,他担任“名人独立委员会”主席,旨在调查二战期间纳粹大屠杀受害者在瑞士银行的存款账户和其他资产,并提出处置方案;2000-2005年,担任新成立的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基金会受托人主席,致力于制定国际会计准则;1987年和2003年;担任研究公共服务问题的非党派民间委员会主席,对全面改革美国联邦政府的组织和人事制度提出了建议;2004年,主持有关联合国石油换食品计划的独立调查,揭露了大量腐败和渎职案件;2007年,负责审查世界银行机构廉政部的工作及其反腐败成效;2008年金融危机后,他担任奥巴马总统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主席,提出加强金融监管的“沃尔克规则”;2013年,成立“沃尔克联盟”,旨在应对有效执行公共政策的挑战,并重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

2012年5月,保罗·沃尔克先生应邀参加上海论坛闭幕式大会并做主旨演讲,以下内容节选自演讲记录译稿,对于金融危机应对和金融衍生品等问题的见解在今天看来仍具有指导意义。


1576047488357670.jpg


保罗·沃尔克上海论坛2012演讲稿(节选)




我第一次来上海是在1990年,大约是30到32年前了。如今的上海已与当时有了很大不同。经济的发展表明中国确实很有活力。中国越来越紧密地融合到全球的框架当中,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希望中国能够再接再厉,抓住新机遇,承担新责任,应对新挑战,进一步发挥中国的领导力。

我花几分钟的时间探讨一下世界的现状:亚洲,特别是亚洲的中国,在全球的经济版图中不断取得更大的地位。西方国家确实曾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引领世界经济发展,但是情况在最近十年发生了扭转。发展中国家或者说新兴经济体引领全球经济前进,并且也在帮助各个国家尽可能好地应对全球经济危机。

中国的金融体系在发展成熟度方面还有待于进一步提高,同伦敦、纽约相比仍有一定差距,中国现在还是专注于传统银行业的一些业务。然而你看,最后的结果是,传统的金融银行业业务,特别是中国一些大型银行,在应对危机的过程当中表现得比那些西方的所谓契约衍生品支撑的交易体系要更好。我们从中国所汲取的经验就是不要盲目地遵循伦敦、纽约的实践,我们要考虑到复杂性、透明度缺失、风险承担。西方的市场有以上的属性,结果他们不是促进了增长,而是阻碍了增长。如果你回到15年前,当时亚洲也面临着相似的“亚洲金融危机”,各个经济体也受到了严重影响。我相信正是那一次危机让亚洲国家学到了经验,现在以一种相对比较保守的传统方式,不断地积累着外汇储备,你看我们在建设这样一个围栏,保护我们免受金融危机的影响,但是西方世界是却进行相反的操作,西方世界在创造脆弱性,积累这些弱点,西方需要吸取亚洲15年前的经验教训。

除此以外,对于人民币的价值,大家也是颇为关注。所以,对于亚洲的金融危机,当时中国做出了人民币坚挺的承诺。在中国的支持和贡献基础上,亚洲逐步应对了金融危机,所以中国的贡献在当时是显而易见的。

与此同时,欧洲也遇到了金融危机,大型银行、证券公司都遇到了问题。在危机到来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当时这些复杂的金融体系都在顷刻之间崩溃了。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制度还是在不断地延续,几十亿、几百亿的美元注入到经济体当中,支撑这些金融体系发展。当时我们也有争论,我们觉得大的金融机构不应该依靠政府的支持,因为这样下去,一定会在今后遇到更大问题。所以我们也探讨了金融体系应该是提供一些相关的保障,来促进整个金融行业的发展。我们要更多地关注稳定、可持续的发展。金融机构、金融体制需要做一些调整,特别是一些大型的商业银行需要做相应的调整。商业银行以前拿了你的钱之后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进行了很多的支付交易,但是这些交易都是由大型银行所完成的,所以我们要更多地关注这些银行的体系。其实我们现在有很多其它的金融工具,我们应该要避免这些投机性的投资,要保护其他更大的利益群体,全球都应如此。

现在衍生品非常流行,而且可以很轻易地进行交易。全球的衍生品交易加起来可以达到700万亿的规模了! 金融体系的崩盘在某种程度上主要是由这些衍生品导致的。所以在我们的体系当中,我们也考虑了应该进行结构化的调整。但是结构化的调整也是不够的,我认为商业银行应该维持自己本身关键的职能,而不是做其它的风险性交易。现在美国其实也颁发了相关的一些法律法规,限制了一些商业银行从事交易。欧盟也在讨论相关的问题。到目前为止亚洲并没有大量的银行参与到这样的衍生品或者投机产品中去。对亚洲来说,我觉得我们应该维护商业银行的基本职能。这样的话,你的结构可以更加简化,对欧美来说也会有商业银行简化的过程。

未来的三十年,上海和以前相比一定会有更大的变化。中国的繁荣昌盛和飞速发展,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中国和其它国家的和谐关系,我相信美国也能够解决自己本身政治上的问题,我也希望美国能够肩负起自己的责任。这样的话,我们也能够看到更加和谐的全球货币和贸易关系,大家也可以更好地携手解决各种社会问题。



-----
-----

致敬沃尔克先生,

从此天堂多了一个有趣、有智慧的大高个。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