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观察 | 美AI国家安全委员会松口,建议中美俄协调合作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2-14 15:36:48来源:+收藏本文


日前美国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mmission)向美国国会提交中期报告。和今年7月底提交的首份报告不同,中期报告主要分析了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所具备的优势、面临的挑战及其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并向美国国会建议,“人工智能技术的全球领导地位是美国国家安全的重点”,应当对美国与中国、俄罗斯之间可能产生的合作保持开放态度,以推动人工智能安全合作、管控人工智能对美国战略稳定性的影响。



  

“四大焦点”、“五大原则”以维持美国AI领导地位


此次中期报告则进一步明确了美国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关切的“四大焦点”以及继续维持美国优势的“五大基本原则”。


“四大焦点”包括:

第一,美国国家安全在当前人工智能时代所面临的外部威胁;

第二,人工智能如何推进美国政府的国防能力以及与盟友的合作,如何在全球军事实力对比中维持对美国有利的平衡;

第三,经济竞争力作为国家安全的组成部分,探讨其与人工智能之间的关系;

第四,人工智能系统运用于国家安全过程中的道德问题。


“五大基本原则”包括:

第一,投资人工智能研发。报告认为,美国联邦政府对人工智能研发的资助并没有跟上其革命性的潜力,也不能与美国竞争对手的投资规模相比,美国政府的投资需要增长数倍。现有的资助方式是低效的,因此需要采取更灵活的方式来资助人工智能研发;同时认为官僚主义和资源约束导致政府下属的实验室和研发中心未能发挥全部的人工智能研发潜力。


第二,将人工智能运用于国防行动。报告认为人工智能能够帮助美国完成核心国家安全任务,但目前官僚主义威胁到了美国政府对于人工智能安全战略的落实,国防与情报机构应尽快改变这一情况。同时,美国国防部与情报界已有许多创新项目,但如果没有自上而下的力量来克服部门间的壁垒,那么这些彼此独立的项目就无法引起战略上的变化。


第三,人工智能人才培养。报告认为美国国家安全机构应当重新思考人工智能人才的需求与储备。由于国防部和情报界缺乏有效的方式来识别现有工作中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技术,因而未能有效利用相关人才,也未能系统化地衡量并激励相关技能的发展。报告同时指出,应当为相关官员提供接触前沿科技的机会,让来自顶尖人工智能企业的人才参与联邦政府的服务,还应为相关领域的毕业生提供更好的工作平台、激励机制与上升通道。


WechatIMG1.png

图片来源:搜狐网


第四,保护与建立美国优势。报告认为美国政府应当继续通过出口管制来确保美国及其盟友在人工智能硬件上的优势,尤其在半导体设备制造领域。传统的基于产品的出口管制和范围狭窄的外国投资审查对维持美国人工智能领域竞争力而言是低效的。在人工智能硬件与基础设施方面,报告强调美国必须继续保持人工智能相关硬件的领先地位,确保政府在接触最新科技方面有可信的渠道。


第五,整合全球人工智能合作。报告认为美国必须建立合作伙伴网络以增加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力,该网络用于人工智能数据共享、研发合作、能力建设与人才交流。在相关技术的应用方面,人工智能为军事系统互操作性带来巨大挑战,美国及其盟友如果不能尽早并经常进行协调则会影响彼此的军事合作。


最后,报告还提到了与中国、俄罗斯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协调与合作,认为美国外交应当对美国与中国、俄罗斯之间可能产生的合作保持开放态度,以推动人工智能安全合作、管控人工智能对美国战略稳定性的影响。




  

1.5轨及2轨对话或将促进中美合作



美国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由美国国会《2019国防授权法案》(the Fiscal Year 2019 National Defence Authorization Act, NDAA)批准建立,旨在思考如何进一步推进人工智能及相关技术的发展,并将其综合运用于美国国家安全与国防任务。该委员会于今年3月正式开始工作,计划组建一支20人的研究队伍,目前已有委员会成员15人,其中包括科技企业家、学科带头人、国家安全专家等。此外还有工作人员32人,委员会顾问16人。委员会主席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认为中国在面部识别和金融科技方面保持领先地位,但在全球范围内,美国仍然保持优势。


但对于中期报告的内容,业内人士也有不同观点。美国软件和信息产业协会(SIIA)国际公共政策高级主管卡尔·索南德(Carl Schonander)认为报告中所提出的建议非常大胆,但其中关于美国外交的一些倡议不切实际。此外,在数据共享与保护隐私方面,欧洲委员会对于西方共享数据的前景可能并不乐观。


对我国而言,中期报告高度关注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现有发展与长期目标,在强调中美竞争的同时,也对通过1.5轨及2轨对话促进中美合作持开放态度。中期报告中认为人工智能革命所导致的多领域融合与大国重新崛起所导致全方位竞争是当前美国面临的两大主要威胁,尤其指出“中国希望在2030年成为全球人工智能引领者这一愿景对美国在亚洲及其他地区的军事地位和经济地位构成挑战”。“2030年”这一时间节点源于我国国务院在2017年印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其中提出“到2030年,人工智能理论、技术与应用总体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成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创新中心”。


WechatIMG3.png

图片来源:新华网


近年来,我国从国家层面到地方层面、从官方层面到民间层面对人工智能研发的高额投入也引起了美方的高度关注。因此,中期报告虽是从人工智能与美国国家安全的视角出发,但其核心思想仍在于呼吁美国从各方面加强在全球人工智能相关领域的话语权与领导地位,在确保技术领先、硬件领先、人才领先的同时,还需进一步推动规则制定、标准制定与合作网络建设等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该报告认为依托人工智能运行的军事系统本身是否存在风险,将会如何影响全球安全与稳定,又该如何管控相关风险等问题都需要多边协商合作。中期报告认为人工智能系统的安全运行与使用成为中美两国之间具有合作潜力的议题,美方可尝试通过1.5轨及2轨对话推动中美在该领域的合作,共同制定出有关人工智能系统的发展议程。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