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观察 | 和平鸽?隐性“鹰”!国安顾问奥布莱恩上任三月“成绩单”盘点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2-19 10:07:18来源: 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收藏本文

以下文章来源于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 ,作者王悦馨


全文共计4598,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2019年9月18日,原国务院首席人质谈判代表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被总统特朗普任命为新的国家安全顾问,这也是第四位国安顾问。与前任博尔顿相比,奥布莱恩与特朗普、蓬佩奥合作得更为融洽。与此同时,奥布莱恩走马上任的这三个月,普遍被认为是“鸽派国家安全顾问”的奥布莱恩逐渐褪去“和平鸽”的外衣,暴露其隐形“鹰”的本质。




  

任命新副手:对外强硬派



9月22日,奥布莱恩甫一上任时,美国媒体对其形象定义为“不是个鹰派”(Not a Hawk)、“人质特使”(Handled Hostage affairs)、“谈判专家”(Negotiator)等,其中“不是个鹰派”这一判断被许多国内媒体转发引用在其就任之初将其看作一个“鸽派国家安全顾问”,认为奥布莱恩能够帮助特朗普争取谈判桌上的利益。


曾经制作了《第六篇:信仰、政治、美国》(2008)和《CNN共和党总统辩论》(2015)的著名媒体人休·休伊特(Hugh Hewitt)在为奥布莱恩2016年出版的《当美国沉睡时——在陷入危机的世界中恢复美国领导力》(While America Slept)(下称《当美国沉睡时》)作序时,称他为一个“中间偏右派的全球战略思想家”。


因为奥布莱恩原本的工作履历是人质事务特使,看起来都是通过谈判解决问题,这同鸽派“主张用和平手段解决问题”的特点似乎十分一致。


1576721407795075.jpg

Hugh Hewitt

    图片来源:IMDb


然而就在奥布莱恩成为特朗普新国安顾问后的第四天,他就公布了他任上的第一个政令:任命马特·波廷格(Matt Pottinger,中文名博明)作为他的新副手。这本是个正常的人事任命,波廷格是国安会亚洲事务资深主管,自2010年从美国陆军退役之后,一直从事写作和咨询工作,并且是美国对亚洲事务的重要参与者。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报道,波廷格“自特朗普2017年1月就职以来,一直帮助制定中国和朝鲜政策……在安排特朗普与金正恩的峰会上发挥了关键作用”。


2018年6月第一次特金会中,大量的白宫准备工作正是由波廷格完成的。同时其作为特朗普任期最长的助手,曾安排了特朗普2017年在亚洲为期12天的访问,途中“极少离开总统的身边”。2017年5月第一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波廷格(时译为波廷杰)作为白宫高级官员出席,被中国媒体视为“美国政府释放出的积极信号”,“迈出了中美共同发展的重要一步”。


1576721431138254.jpg

波廷杰在“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

图片来源:路透社


然而,在台湾问题上,波廷格也被看作一个重要的风向标。《参考消息》曾发表报道称,台湾当局外事主管部门次长徐斯俭与时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的波廷杰今年3月份在所罗门群岛的见面还曾“让台当局兴奋不已”,虽然徐斯俭表示两人是“碰巧见面”,但还是有报道引用他认为“对于稳固南太‘友邦’的信心增加了,因为美国送出很强烈的信号”。


在西方政界和媒体的眼中,波廷格是个绝对的强硬鹰派。美国政治新闻网站政治报(Politico)在一篇评论中直指“他不是个特朗普式的MAGA(让美国再次伟大)保守派,而仍旧是弗林的忠实支持者”。


波廷格曾经作为路透社和《华尔街日报》的驻华记者,在中国采访了7年。在媒体眼中,他精通中文,主张对华强硬。据《政治报》报道,在中国采访期间,他曾“被骚扰、逮捕……甚至在被威胁要求离开中国时击中面部”,而他“因此留下对中国政府的印象一直留在脑海中,也影响他在之后希望美国采取更强硬的政策来遏制中国的崛起。”


2018年,波廷杰在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表演讲,敦促听众“认真对待特朗普政府将美国和中国列为竞争对手的决定”,对此《经济学人》评论称,“多年来对中国崛起的温暖欢迎已经结束”。



  

“通乌门”后翻小账,主动指责国安会“太臃肿”


如果说奥布莱恩上任后的第一道任命体现了其政治倾向和现在美国国安顾问团队的鹰派属性,那么,他的下一个动作则在很大程度上反应了他对特朗普态度的重视和跟随。


10月10日,美国福克斯商业新闻电视台报道,奥布莱恩表示“国安会外交政策团队在奥巴马任内扩充到超过200人,‘太臃肿’,有必要恢复到总统乔治·W·布什任内大约100人的规模。”这个组织架构变动的计划和特朗普对国安会“泄密”的怀疑和抱怨在时间上过于接近。


1576721468289450.jpg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白宫外交厅发表讲话,副总统迈克·彭斯(左)、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右中)和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也参加了讲话。

图片来源:美联社


10月5日,曾经撰写揭秘美国国安会著作《白宫勇士》(White House Warriors)作者约翰·甘斯(John Gans)还曾建议,“与乌克兰争端有任何关联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人员至少要请律师”。另一位前国安会工作人员在同一篇报道中表示了他们对“招聘人员填补职位空缺将变得更加困难”的担忧。


但对国安会成员来说,工作难度的增加和工作氛围的紧张可能离他们更近。特朗普在推特上攻击证人,公开表示对官员的不满。美联社报道称,“通乌门”后特朗普曾多次抱怨白宫有人泄露他“同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通电话所谈内容”;4名白宫前官员指认特朗普痛恨政府内部频繁泄露消息,频繁提及对白宫工作人员使用测谎仪,用以检验“忠诚度”。


虽然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美国政府官员11日澄清说,“缩减国家安全委员会与弹劾无关”,但特朗普如此公开地反复对此表示不满,不免让人联想奥布莱恩此举背后是否有特朗普不满白宫人员“告小状”的意思。



  

土耳其和曼谷峰会:奥布莱恩的国际秀


十月国际社会聚焦的重点事务之一就是中东安全问题。土耳其进攻叙利亚和美国迅速撤军又反过头来宣布经济制裁土耳其的操作之后,16日,国安顾问奥布莱恩和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一同赴土耳其安卡拉进行谈判,这个小组规格不可谓不高。


初上任就要面对如此复杂的地区安全问题,对奥布莱恩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对于奥布莱恩来说,这应该是给他为数不多的,处理国际安全事务操作和流程的“现场实习”机会。10月31日,土耳其局势暂时趋于稳定,但之后却小动作不断。


当地时间11月11日,土耳其宣布将在11月末完成S-400对空末端防御导弹系统的装配工作。11月10日,奥布莱恩已经向土耳其喊话称,如果“俄罗斯S-400真的在土耳其完成部署,那么美国将会依据《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对土耳其进行无限期的制裁”。11月26日,土耳其再次发声,表示土耳其没有“向任何人承诺他们不会安装或使用俄S-400防空系统”(Xuxin,2019),S-400的装配也一直在进程中。在土耳其问题上,奥布莱恩和特朗普政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4.jpg

10月17日,彭斯与蓬佩奥在土耳其安卡拉召开记者会,宣布停火消息

图片来源:美国沙龙网络杂志


在亚洲方面,11月初奥布莱恩作为峰会特使在曼谷举行的东盟峰会和东亚峰会上完成了他国际舞台的个人首秀。一方面,奥布莱恩跟李克强总理会见时仍旧使用了比较友善的外交辞令,另一方面,奥布莱恩已经开始在各种场合表达对中国崛起的担忧,例如称中国“利用恐吓手段试图阻止东盟国家开采近海资源”,并连续两次利用外交场合向加拿大和德国兜售华为“特洛伊木马”论。反而是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表示希望中美按期达成贸易协定的积极言论获得了较多舆论的关注。


5.jpg

第14届东亚峰会在泰国曼谷举行,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出席

图片来源:参考消息



  

听话+思想基本一致=>优秀顾问


《韩民族日报》在9月19日援引曾与奥布莱恩共事的现韩国研究局长哈里·卡齐亚尼斯(Harry J. Kazianis)的话说,“奥布莱恩从很早以前就认为中国是对美国的最大威胁”。奥布莱恩2016年出版的《当美国沉睡时》一书中,批评奥巴马的亚洲和中国政策实际上是后退的,强烈地支持并呼吁对中国采取“遏制政策”。


在跟中国相关的章节当中,奥布莱恩使用了“红色风暴崛起”这一提法(Red Storm Rising)。书中详细罗列了美国视角下中国在非洲,海洋力量和南太平洋的一系列发展进程,指责中国“毫不掩饰地反对我们在附近的国际水域自由航行”,并且反复提及中国的一系列对外投资,包括对非洲基础设施建设的援助和“一带一路”倡议 。


6.jpg

《当美国沉睡时:让美国重新领导一个陷入危机的世界》


《环球时报》曾援引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曾发表文章,指出“其实不论新任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是谁,这个角色都不会给特朗普政府带来太实质的影响,因为特朗普更相信自己的直觉。”看起来奥布莱恩的低调温和与“好人缘”被认为是他得到特朗普青睐的主要原因,但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一直都有意识地选择和自己“观点一致”的顾问,从在特朗普就任第一年就发布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国和俄国放在同等警惕地位的H·R·麦克马斯特(Herbert Raymond McMaster),到任命之初被特朗普寄予厚望的约翰·罗伯特·博尔顿(John Robert Bolton)。


2018年3月特朗普宣布博尔顿任命之后,路透社称,这个任命表明,特朗普事实上在组建一支更有可能同意他的意见的顾问团队,而如博尔顿的鹰派代表会将他的外交政策引向更强硬的方向。


1576721530472684.jpg

奥布莱恩就任后首次媒体亮相

图片来源:美国有线电视网(CNN)


奥布莱恩在接任国安顾问一职之前,对媒体来说,这是个低调、温和甚至有些普通的继任者。在与特朗普一起的媒体首次正式亮相中,奥布莱恩在镜头前说能够为特朗普工作像是“一种特权”,这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听话,显然能让奥布莱恩作为新国安顾问,在这个位子上坐得更久的“优势”。


除了说话好听,奥布莱恩实际行动起来也毫不含糊。除了被认为“帮助总统精简国安会”,尽管宣布波廷格任命的是奥布莱恩,但是《华尔街日报》早在20号就援引了一名政府官员的消息,说特朗普已经选定了波廷格出任新的副国家安全顾问。


在中国问题上,奥布莱恩本人的态度也很对特朗普的胃口。在《在美国沉睡时》一书中,他提出“是时候回到以‘通过实力实现和平’为基础的国家安全政策上来了”,“一个强大的美国应该是一个值得盟友信任,且让对手不敢于挑衅的国家”,这一观点到他上任时也未曾改变。在首次同特朗普总统一起亮相时,奥布莱恩再次强调要“重建军队”并且“回到‘以实力求和平’政策”,也正呼应了特朗普从竞选之初就提出并一直坚持的战略路线。



  

结论


综合奥布莱恩上任三个月以来的表现,实际上特朗普仍然处于美国对外事务决策圈的中心地位,奥布莱恩坚信美国需要发展军事力量以“确保中国的崛起是和平的”,也体现了其根本上对中国警惕与不信任的立场。正如国内学者所言,奥布莱恩的走马上任,将“无力阻挡国务院在对外决策中的一家独大,这必将引发其他部门的不满”。这是否会为中国争取更多的时间与机会,还不得而知。在对美国对外政策,尤其是中美关系的走势预测和决策设计中,这些因素都应该被投以相当的关注。



参考文献

1. BLAKE HOUNSHELL and BRYAN BENDER (2019). Democracies on the verge of a nervous breakdown. [online] POLITICO. Available at: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19/11/25/democracies-verge-nervous-breakdown-073493 [Accessed 4 Dec. 2019].

2. CNBC. (2019). Trump's Asia expert Matt Pottinger to become deputy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s://www.cnbc.com/2019/09/23/trumps-asia-expert-matt-pottinger-to-be-deputy-national-security-advisor.html [Accessed 23 Nov. 2019].

3. CROWLEY, M. and Glorioso, A. (2018). The White House Official Trump Says Doesn’t Exist. [online] POLITICO Magazine. Available at: https://www.politico.com/magazine/story/2018/05/30/donald-trump-matthew-pottinger-asia-218551 [Accessed 21 Nov. 2019].

4. https://m.newstimes.com/. (2019). White House to cut foreign policy staff by nearly half.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s://m.newstimes.com/news/newstimes/article/Administration-wants-to-cut-WH-foreign-policy-14512303.php?src=mnthppol [Accessed 20 Nov. 2019].

5. Kevin Liptak and Pamela Brown (2019). Trump's aides eye moving impeachment witnesses out of White House jobs. [online] CNN. Available at: https://edition.cnn.com/2019/11/18/politics/donald-trump-never-trump-white-house-staff/index.html [Accessed 4 Dec. 2019].

6. Lippman, D. (2019). Inside Trump's obsession with polygraphs. [online] POLITICO. Available at: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19/10/08/trump-obsession-polygraphs-leaks-038431 [Accessed 4 Dec. 2019].

7. Rosza, M. (2019). Vice President Mike Pence announce five-day ceasefire between Turkey and Kurish forces in Syria[online] Salon. Available at: https://www.salon.com/2019/10/17/vice-president-mike-pence-announce-five-day-ceasefire-between-turkey-and-kurish-forces-in-syria/ [Accessed 5 Dec. 2019].

8. Mil.news.sina.com.cn. (2019). 锐参考 | 外交部连续怒斥:他们就是来搅局的!|奥布莱恩|东盟_新浪军事_新浪网.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mil.news.sina.com.cn/2019-11-06/doc-iicezuev7660721.shtml [Accessed 4 Dec. 2019].

9. The Economist. (2018). Dealing with China, America goes for Confucian honesty.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s://www.economist.com/china/2018/10/06/dealing-with-china-america-goes-for-confucian-honesty [Accessed 3 Dec. 2019].

10. Toosi, N. (2019). Trump’s NSC rocked by Ukraine scandal. [online] POLITICO. Available at: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19/10/05/trumps-national-security-council-ukraine-030564 [Accessed1 Dec. 2019].

11. Toosi, N. (2019). Trump’s plan to shrink NSC staff draws fire. [online] POLITICO. Available at: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19/11/11/trump-plan-shrink-nsc-staff-069317 [Accessed 4 Dec. 2019].

12. Xu, X. (2019). U.S. senators urge sanctions on Turkey over Russian S-400 missile system - Xinhua | English.news.cn. [online] Xinhuanet.com. Available at: 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19-12/03/c_138602940.htm [Accessed 4 Dec. 2019].

13. . (2019). 所罗门群岛要弃台这些天美澳都坐不住了. [online] 参考消息. Available at: http://news.ifeng.com/c/7nnjc0WMfax [Accessed 19 Nov. 2019].

14. 张红日. (2019). 美媒称特朗普政府加大参与一带一路力度 美方代表波廷杰推销美企. [online] Guancha.cn. Available at: https://www.guancha.cn/america/2017_05_15_408382.shtml [Accessed 1 Dec. 2019].

15. . (2017). 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美国代表团来了. [online] Qstheory.cn. Available at: http://www.qstheory.cn/international/2017-05/17/c_1120988663.htm [Accessed 27 Nov. 2019].

16. . (2019). 政事堂丨安全顾问履新,美国对外战略将大调整. [online] 微信公众平台. Available at: https://mp.weixin.qq.com/s/RUOZ04IXGG0gEMMJdlG4WA [Accessed 3 Dec. 2019].



本文版权归“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出处。

欢迎关注本公众号!

如有投稿,请直接发至xinyanyan@fudan.edu.cn
或zhongmeihuxin@163.com。一经录用将有稿费奉上。


0条评论 网友评论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