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2019年9月18日,原国务院首席人质谈判代表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被总统特朗普任命为新的国家安全顾问,这也是第四位国安顾问。与前任博尔顿相比,奥布莱恩与特朗普、蓬佩奥合作得更为融洽。与此同时,奥布莱恩走马上任的这三个月,普遍被认为是“鸽派国家安全顾问”的奥布莱恩逐渐褪去“和平鸽”的外衣,暴露其隐形“鹰”的本质。
12月13日,美国和中国各自“官宣”,宣布经过中美两国经贸团队的共同努力,双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原则的基础上,已就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昨晚23时举行发布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央财经委员会、财政部、外交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相关负责同志介绍了中美经贸磋商有关进展情况,并回答中外记者提问。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在两个月的浮浮沉沉之后,终于有了一个比较“好看”的结局。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2019年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研讨会上提出,2020年的中国外交将聚焦“全力服务国内发展,坚决维护国家利益,不断深化伙伴关系,坚定捍卫多边主义,积极扩大国际合作,着力推进外交体系和能力现代化”六大任务。2019年以来,国际形势的乱象更加突出,中国外交面临的外部挑战显著上升。六大外交任务的提出显现中国在外交乱局的应对中战略自主性进一步增强。
日前美国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mmission)向美国国会提交中期报告。和今年7月底提交的首份报告不同,中期报告主要分析了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所具备的优势、面临的挑战及其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并向美国国会建议,“人工智能技术的全球领导地位是美国国家安全的重点”,应当对美国与中国、俄罗斯之间可能产生的合作保持开放态度,以推动人工智能安全合作、管控人工智能对美国战略稳定性的影响。
“他将他人的福祉置于自身福祉至上。就在他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时,他从未表达对自己的忧虑。他关心我们国家的安危,关注服务于这个国家的人。” ——世界头号对冲基金桥水基
 756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