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选之后,未来两党的各自走向如何?

作者:陈佳骏、李东辰 发布时间:2022-11-23 来源:复旦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收藏本文

民主党已经确保了他们在参议院的多数席位。共和党则以微弱优势赢得了众议院的控制权。虽然佐治亚州的参议员决选还需要几周时间才能确定,但2022年中期选举基本已尘埃落定。复盘这场选举,可以大致判断未来两年乃至更长时间的两党走向。


图片

一、民主党的意外之喜与过度乐观


考虑到中选前的通胀危机和拜登及国会民主党人的低支持率,民主党却取得了24年来本党总统执政情况下最好的中选结果,其表现绝对可称得上出人意料。总结民主党的意外之喜,可以用三个“没想到”来概括。


图片

美国华盛顿,数千名美国人在华盛顿聚集,发起拜登政府任内第一次妇女游行,以对抗试图限制女性堕胎权的保守力量。


第一,没想到堕胎权争议竟成了决定选情的最大关键。在本轮中选周期中,经济议题长期占据选民的首要关切。根据美联社VoteCast的数据,经济和就业问题远远排在选民优先考虑的其他问题之上(47%),其中共和党赢得了2/3的选民。


同样,在全国出口民调中,使用较短的优先事项列表下,通胀(31%)是选民最关心的问题,共和党赢得了其中70%的选民。然而,在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后,堕胎问题在全国出口民调中的排序直线上升,排到了选民关切议题的第二位(27%),民主党赢得了超过3/4的选民。


正是这种此消彼长,在经济和堕胎议题相互作用的情况下,产生了我们事后看到的结果,即堕胎可能抵消了民主党关键选区独立选民和其他摇摆选民对通胀的担忧。


第二,没想到拜登的经济政策能让民主党在中西部工业区交出如此亮眼答卷。在密歇根州,被认为是众议院内最“四面楚歌”的民主党现任议员之一的众议员埃丽莎·斯洛特金(Elissa Slotkin)轻松地以5%的优势幸存下来,民主党也在该州拿下政府和州立法机构两院的“执政三重奏”;在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的约翰·费特曼(John Fetterman)和乔什·夏皮罗(Josh Shapiro)分别赢得了参议员和州长职位,并且民主党十多年来首次赢得该州州众议院多数席位;在俄亥俄州,马西·卡普图尔(Marcy Kaptur)在该州获胜,民主党人也推翻了共和党老将史蒂夫·查伯特(Steve Chabot)。明尼苏达州和威斯康星州的民主党州长顺利连任。


他们的成功仅靠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所引发的反弹来解释显然是远远不够的。这些州拥有大量的蓝领人口,近几十年来,两党的社团主义者一直都在争夺这群选民。


拜登执政以来,实际上为该地区做了相当多的体面的事情。例如,拜登的经济政策做到了与克林顿和奥巴马时期白宫的市场原教旨主义的真正决裂。他没有推动将就业机会转移到海外的自贸协议,反之,他通过禁止半导体出口来挑战中国,并签署鼓励美国制造业的行政令。拜登的基础设施一揽子计划和《通胀削减法》都包含了对中西部工业地区的重大投资。仅今年一年,企业就有望重新安置35万个工作岗位。


更重要的是,拜登没有像克林顿那样为富人减税,也没有像奥巴马那样为华尔街提供纾困,而是通过《通胀削减法》,对最低税率为15%的公司增税。此外,拜登也没有像克林顿时代的许多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那样放弃或破坏工会,而是任命了一个亲工人的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NLRB)。


图片


第三,没想到民主党“干预”共和党初选收获奇效。民主党试图通过“挑选”更极端的对手来提升自己的胜率。其在本轮中选的初选中花费大量资金为极右翼共和党候选人造势,使后者在共和党党内初选中脱颖而出。


尽管这一策略并不是在每一场竞选中都像预期的那样奏效,但该策略最终没有损害民主党在几场关键选举中的机会。民主党已经表示,不排除在2024年选举周期中继续采用该策略。若如此,反过来也会倒逼共和党人调整“选人”标准。


总而言之,民主党避免了一场意料之内的“大溃败”。但避免一场灾难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很好。如果民主党人从这次中选草率地得出结论,以为选民都希望有宽松的堕胎法,那么他们无疑将付出沉重的代价,特别是如果共和党人吸取了教训,开始把特朗普抛到脑后。


事实上,与十年前相比,民主党人离中间选民越来越远,特别是在文化问题、教育、犯罪和移民问题上。民主党越来越多地代表着不受欢迎的文化精英,而为了维持执政联盟所需的议程也在许多地方导致了糟糕的大选战略。


更何况,2024年民主党也将面临极具挑战性的参议院地图——他们将需要守住23个席位,其中相当一部分位于诸如蒙大拿、俄亥俄等偏红州,而共和党人只需守住10个席位。考虑到如今参议院格局几乎是两党持平,共和党几乎可以肯定在两年后夺回参议院多数席位。


图片

二、共和党的轻微教训与重整旗鼓


共和党没有拿到预期中的“红色浪潮”,于是从自由派专家及媒体、到共和党建制派,甚至到默多克控制的保守派媒体都纷纷把锅甩给了特朗普。尽管特朗普本人没有出现在选票上,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中期选举是他2024年卷土重来的第一轮“预选”。


但即便问题是出在特朗普及其支持的“选举否认者”身上,那又如何呢?这丝毫改变不了中间选民的政策倾向朝共和党靠拢的事实,民主党赢得摇摆选民的道路要难走得多。


共和党在公共支出、税收、移民、贸易和家庭政策方面现在更容易被这些中间选民接受。正如这次中选证明的那样,摇摆选民更愿意投票给共和党人,包括相当保守的人,尽管他们不喜欢特朗普。


共和党需要做的,仅仅是处理好特朗普与保守政策之间的平衡。也许存在着一种可能性,共和党精英在选前故意“放纵”特朗普的“肆意妄为”,故意制造一场中期选举的“小失利”,以此为与特朗普“切割”提供理由和“合法性”。不过对于一个政党来说这未免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风险


图片


当然,“切割”的仅仅是特朗普本人,由特朗普带来的“MAGA主义”或许会继续在共和党内生根发芽。


先看佛罗里达州,它一直是MAGA式威权特别有力的试验场。在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确立自己作为一名成功的文化斗士,与学龄儿童和迪士尼斗争之前,他用一种与众不同的激进策略开启了自己的州长任期,例如他与共和党控制的州立法机构合作,阻止了数十万名有犯罪记录的佛罗里达州人纳入选民名单。


此外,佛罗里达州似乎也在测试一种新的“辱骂政治”(abusive politics)。今年10月,曾经举止温和的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的一名拉票人戴着德桑蒂斯的帽子卷入了一场斗殴。后来该人被证明与极右翼团体“骄傲男孩”关系密切。


再看佐治亚州,反犹阴谋论者,被誉为“怪人”的玛乔里·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赢得了连任;丑闻缠身的前美式橄榄球明星赫歇尔·沃克(Herschel Walker)竟也能和民主党参议员拉斐尔·沃诺克(Raphael Warnock)拼得难解难分,进入12月6日的决选。


又或者是在蒙大拿州,曾经被认为是特朗普行政班子中最滑稽、最腐败阁僚的瑞安·津克也能在今年赢得一个国会席位。可以说,在这个选举季,无论是精神上还是实践上,“MAGA主义”无处不在,在下一次选举前,也没有任何退缩的迹象。


对于共和党来说,与此前预期不完全一致的结果让他们能够更加明晰地看清未来方向。或许只要稍许调整选举策略,而无需大动干戈。


首先,共和党人或将更加注重候选人的品质问题,避免提名具有严重瑕疵的候选人。在未来的选举中,建制派共和党人可能会更多的干预初选,试图帮助更加温和的候选人出线,避免让瑕疵候选人拖累选情。


其次,在竞选主张上避免谈及争议问题,尤其是避免谈及堕胎和选举舞弊论。在今年的摇摆州共和党候选人中,不少都是选举舞弊论的支持者和堕胎的反对者,他们在大选阶段或继续谈论这一问题,或尽管避而不谈但却被民主党人“鞭尸”。共和党如今的表现很大程度上就来自选举舞弊论和堕胎议题的影响。吸取今年的教训,共和党人可能将会在未来对之加以淡化。


再者,共和党人将在未来的选举中更多聚焦于拜登而非特朗普,延续在犯罪、经济等问题上的强大攻势。这意味着共和党将更加积极地与特朗普切割,推行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同时把更多地注意力放到对拜登的调查上来,尽量将选举宣传为关于拜登的全民公决。


图片

三、两党候选人的未来走向


展望2024,中期选举中的几场州长选举实际上为两党提供了样板。对于共和党人来说,德桑蒂斯在佛罗里达州以压倒性胜利连任应该会带来真正的希望。德桑蒂斯不仅以20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了他的民主党对手,还在特朗普辱骂他的时候赢得了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的选票。


对于民主党人来说,类似的人物可能是科罗拉多州州长贾里德·波利斯(Jared Polis),他也以巨大优势连任。波利斯的个人履历和性格非常适合民主党内的激进派,但他的治理风格又绝对称得上是中间派,这是民主党与后特朗普时代的共和党竞争所需要的混合风格。

图片


如果两党都能胜任自己的工作,2024年的总统选举可能会看起来像是两位精明、高效的州长之间的竞赛,他们都是40出头但已经证明有执政能力的人。但是,如果两党都拒绝从这次选举中吸取教训,那么两年后的竞选可能又会是81岁和78岁的两位老人之间的“比烂大赛”。


关键是两党愿不愿意各自都将今年的中选表现视为“失败”——显然共和党正在反思,民主党却不愿听到这个词。如果共和党能够汲取教训重整旗鼓,而民主党还荡漾在短暂的爆冷“胜利”的意外喜悦之中,那么共和党可能会发现自己正获得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用真正的多数打破这个时代的僵局。


*本文为2021年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课题的阶段性成果。


文作者:

陈佳骏,上海市美国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李东辰,上海市美国问题研究所研究助理




参考文献


1. John Halpin, Why The Red Wave Didn’t Happen, The Liberal Patriot, https://theliberalpatriot.substack.com/p/why-the-red-wave-didnt-happen

2. Krystal Ball, Why Politicians Like John Fetterman Won, https://jacobin.com/2022/11/krystal-ball-midterms-2022-rust-belt-john-fetterman-democratic-party

3. Annie Linskey, Democrats spend tens of millions amplifying far-right candidates in nine states, The Washington Post,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2/09/12/democrats-interfere-republican-primaries/

4. Caroline Vakil, Democrats weigh possibilities, pitfalls of meddling in GOP primaries after midterm wins, The Hill, https://thehill.com/blogs/blog-briefing-room/news/3735333-democrats-weigh-possibilities-pitfalls-of-meddling-in-gop-primaries-after-midterm-wins/

5. Yuval Levin, Democrats Lost the Midterms, Too, New York Times, https://www.nytimes.com/2022/11/17/opinion/democrats-midterms.html

6. Tom Scocca, Don’t Be Fooled, Trump’s Hold on the G.O.P. Is Stronger Than Ever, New York Times, https://www.nytimes.com/2022/11/14/opinion/trump-republican-gop-midterm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