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新总统卢拉正式就任,美巴关系将如何改变?

作者:复旦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 发布时间:2023-01-18 来源:嘉黎+收藏本文

摘要:

2023年1月1日,巴西新总统卢拉举行正式就职典礼,前任总统博索纳罗并未出席,显现巴西政治的两极化困境。与第一次任期相比,卢拉面临着政治权力和经济危机的新挑战,积极参与全球秩序、突破拉美地区共同困境成为其政府的外交目标。在美巴关系中,新总统卢拉在气候议题上主张是重要的缓和点,然而,国情的根本差异使得外交主张差异成为双方关系不确定性的来源。粉色浪潮下的巴西与拉美各国试图在多极化格局的形成中寻求拉美地区独立于美国的一体化,而美国对这一努力的应对也将影响美巴关系的未来走向。


01

前任总统缺席就职典礼,

巴西政治面临两极化?

巴西总统大选于2022年10月落下帷幕,左翼领导人卢拉险胜右翼候选人博索纳罗,成为巴西新一任总统。然而,卢拉的就任之旅并非一帆风顺,他正面临巴西政治两极化的困境。


一方面,巴西的政治分歧体现在卢拉与前任总统博索纳罗的紧张关系中。2023年1月1日,卢拉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举行正式就职典礼。然而,据《纽约时报》报道,前任总统博索纳罗在就职典礼两天前就已乘坐飞机前往美国,并未出席典礼。


图片

新总统卢拉在就职仪式上,图源:DW


巴西总统就职典礼中的一个环节是由前任总统向现任总统递交黄绿相间的总统腰带。巴西曾经历21年的军事独裁,直到1985年才结束,因此,这项仪式被视作权力和平交接的重要象征。


由于博索纳罗的缺席,一名33岁的垃圾收集员艾琳代替了博索纳罗的角色,将总统腰带递给卢拉。典礼主持宣布卢拉接受了来自“巴西人民”赠与的腰带。


当日,卢拉在国会发表讲话,称自己将与饥饿和森林砍伐作斗争,提振经济并团结国家。他称前总统博索纳罗威胁了巴西民主,并表示:“今天,在我们克服了可怕的挑战之后,我们必须说,‘民主永存’。”


与此同时,博索纳罗则不断对选举结果提出质疑。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博索纳罗在一年前就声称投票系统存在欺诈行为,但并未给出证据。大选结束后,博索纳罗通过所属党派向巴西最高选举法院申诉,称电子投票系统存在漏洞,并要求认定大部分电子选票无效。若除去这部分电子选票,他将获得超过剩余选票的50%,赢得连任。


巴西于1996年开始使用电子投票系统,至今并未发现与欺诈相关的证据。最高选举法院院长德莫赖斯回应称博索纳罗“离奇且非法”的请求“毫无诚意”,该申诉没有提供任何违规的证据,且申诉者拒绝对提交的请·愿书提供补充。德莫赖斯同样下令暂停自由党联盟的政府资金,直到该党支付恶意诉讼的430万美元罚款为止。


图片

博索纳罗近日在推特上发布自己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医院里的照片,图源:CNN


此外,据《纽约时报》报道,10月大选结束后,博索纳罗一直拒绝明确承认卢拉的胜利。在12月30日的告别演说中,他表示自己试图在“尊重宪法”的前提下阻止卢拉就职,但并未成功。博索纳罗政府副总统、前将军莫朗称,作为领导人的博索纳罗本应安抚和团结巴西民众,但他的举措造成了混乱的社会气氛。


另一方面,政治的两极化也体现在差距甚微的选举结果中。卢拉虽然赢得大选,但其选票仅超越博索纳罗1.66%。据《纽约时报》报道,仍有相当一部分公民仍将卢拉的选举结果视为不正当所得。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博索纳罗对选举公正性的质疑引发了许多小规模抗议和骚乱。博索纳罗的数千名支持者在军队总部外扎营,相信军方将阻止卢拉就职,并称1964年的军事独裁政变中曾有过这样的先例。


02

经济危机与政治制衡:

卢拉上任遭遇新挑战?

两极化的政治背后,是巴西日益严峻的经济危机,而卢拉上任后最大的挑战,正是让巴西“重回正轨”。


据报道,卢拉在大选中获胜的原因并非民众对左翼的支持,而是因为对右翼政府的失望。巴西利亚的德玛政治风险咨询公司(Dharma Political Risk consultancy)主管科雷傲玛·德索萨表示,人们对卢拉寄予厚望,“他将肩负恢复巴西常态和可预测性的艰巨任务,最重要的是迅速取得成果,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质量”。


就职典礼当日,数十万人聚集在巴西利亚的中央广场,向卢拉表示支持。参加集会的软件工程师纳西门托表示,卢拉的就职典礼“主要关乎希望”。她期望卢拉不仅代表一个政党,更代表整个巴西民众,这群民众的希望“仅仅是更快乐地生活”。


图片

卢拉就职仪式当日现场人山人海,图源:路透社


巴西民众对于卢拉的信心,部分来源于他在2003年到2010年的第一个任期中振兴巴西经济、带领数百万人脱离贫困的成就。然而,如今的卢拉正面临着更为艰难的局面。


卢拉第一任政府期间的巴西中央银行负责人,经济学家施瓦茨曼表示,和第一次任期相比,卢拉的政治权力比从前小得多,且面临着更加严峻的经济挑战。


一是在政治方面,右翼势力的牵制影响了卢拉的总统权力在10月的国会选举中,博索纳罗所在政党赢得了最多席位,占据两院近五分之一,这是近四十年来最为倾向右翼的国会。此外,最高法院和国会的影响力扩大,并控制大部分联邦预算,巴西总统的权力也因此被削弱。


图片

2014年世界杯在巴西举办是卢拉此前任期内的大事件,图源:The Conversation


二是在经济方面,国家财政是卢拉面临的重要问题据《纽约时报》报道,在卢拉第一任任期内,中国对于巴西大豆、铁矿等产品的巨大需求推动了经济的迅速增长,卢拉得以增加基础设施投资,以及成功申办奥运会和世界杯。相比之下,如今全球经济疲软,巴西也面临多年的增长停滞,经济增长空间更小。据路透社报道,卢拉表示政府的目标是消除饥饿和缩小不平等,并计划让新政府在援助穷人和社会福利方面提高支出,提高最低工资,并扩大社会福利计划。但他必须在财政上谨慎行事,因为巴西的政府预算已经没有额外支出的空间。


03

粉色浪潮下的美巴关系:

拉美意在成为“新极点”?

巴西民众对于右翼政府的失望情绪推动了卢拉的上任,而在巴西面临诸多挑战的新局势之下,卢拉与博索纳罗截然相反的政治主张,也会对美国和巴西关系的未来走向产生新的影响。


两国新总统在气候议题方面的主张尤为契合,这成为美巴关系的缓和点。据路透社报道,卢拉上任后立刻恢复政府环境保护机构的权力,以应对非法砍伐森林问题。他还撤销了一项鼓励非法采矿的措施,并解冻亚马逊基金以支持可持续发展项目。


图片

卢拉在联合国气候峰会COP27上发言,图源:洛杉矶时报


《卫报》报道称,在气候问题上,卢拉改变了博索纳罗孤立主义的政策,这点获得了美国的支持。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推特上写道:“我们期待美巴在贸易、安全、可持续发展、创新和包容方面继续保持强有力的伙伴关系”,“为我们的国家和世界的光明未来干杯。”


然而,两极化的政治和动荡的局势对卢拉领导下的巴西来说是一个艰难的挑战,卢拉所面临的问题并不仅仅是巴西的困局,更是整个拉丁美洲的困境。在这一局面下,两国政策在外交方面体现出了根本差异,也为美巴关系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据《卫报》报道,卢拉是自2018年以来在拉丁美洲选出的第六位左翼领导人,这标志着左翼政府已领导了该地区七个最大经济体中的六个,“粉色浪潮”席卷拉美。和卢拉一样,这群左翼领导人肩负着弥合经济、性别和种族的巨大鸿沟的责任,并在国家问题面前举步维艰。《卫报》报道称,阿根廷正深陷金融危机,左翼政府副总统还因欺诈罪被判入狱,尽管她称这一指控是出于政治动机。智利和秘鲁的新总统也在宪法改革过程中屡受挫折。


拉丁美洲危机的根源是经济。该地区拥有世界60%的锂,以及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储量,并因此与美国频发冲突。据《卫报》报道,在新自由主义转向之后,拉美经历了经济停滞、政变和武装冲突等一系列问题。而自2008年以来,巴西的汽车零部件和电子产品等高端出口让位于铁和石油贸易,巴西前财政部长佩雷拉称拉丁美洲已在全球化中遭遇“准停滞”。此外,拉美还面临着富有阶级利益固化和贫富差距加大的隐患。


在这一背景下,拉美迫切需要一种新的经济模式,以推动更公平、可持续的增长,包括国家主导的工业化和区域一体化。卢拉长期以来寻求将巴西的拉丁美洲邻国团结起来,形成一个独立于美国的共同集团。卢拉与哥伦比亚、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等国家的新一代左翼领导人志同道合,希望重新整合该地区的卫生、国防、环境和基础设施系统。


因此,在两国的根本差异之下,巴西与拜登的外交主张截然不同。拜登希望美国“在全球范围内捍卫民主”,并将俄罗斯和中国视为竞争者。而卢拉则希望“以对话、多边主义和多极化为基础”参与全球秩序。卢拉表示,巴西“将与所有人建立联系”。


美巴之间最大的对抗风险来源于卢拉政府在国际组织中的参与。卢拉反对单边强制措施,而追求对多边主义体系进行根本性的改革,这使得巴西与美国的利益有时并不一致。新的巴西政府并不主张孤立对手,而是寻求外交解决方案,例如与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政府接触,并反对美国对古巴进行制裁。此外,拜登政府将俄罗斯和中国列为美国的首要竞争对手,但早在2008年,卢拉政府领导下的巴西就和中国、印度、俄罗斯与南非共同成立了金砖国家组织。再次就任后,卢拉已宣布支持相关协议,以扩大金砖国家组织,开发金砖国家交易系统,以促进成员国间规模更大的非美元贸易。


总而言之,卢拉就任总统,意味着巴西将寻求发挥全球南方的主导作用,而自我定位为全球主导者的美国将如何回应这一努力,也会影响双方关系的进展。以卢拉为代表的巴西和拉美各国相信,多极世界正在形成,其任务是通过独立的外交政策在其中发挥积极作用,将拉美地区各国联合为一个集体,在传统意义上被视为“美国后院”的拉丁美洲建立起一个新的“极点”。


结语

尽管在气候议题中存在共通之处,但拉丁美洲的经济与政治危机仍然使得美巴两国在外交上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主张。对于巴西和拉美各国而言,区域一体化与独立性是突破经济困境的重要方式,对于美国而言,面对巴西等国试图建立全球南方主导的尝试,如何在本国外交主张和地区合作之间寻求平衡点,也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无论如何,在相互尊重国家主权的基础上谱写美巴关系和美拉关系的新篇章,仍然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