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丽菊、于婉莹:从新天地教看韩国宗教万象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3-12 来源:复旦发展研究院+收藏本文

作者


邢丽菊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
于婉莹 韩国成均馆大学成均中国研究所研究员



新冠肺炎疫情在韩国的迅速蔓延,将新天地教带入人们视野。相关报道接踵而至,诸如不顾劝阻强行集会、不配合政府做防控调查,甚至抛出集会不会被感染言论,等等。种种异常举动让人不能不怀疑其宗教性质和社会意图。韩国是一个宗教多元复杂的国家,林林总总的宗教也是人们理解韩国社会的一个符号。


疫情让新天地教名声大噪
新天地教全称为“新天地耶稣教证据帐幕圣殿”,由韩国牧师李万熙于1984年创立。“新天地”取自象征着新帐幕与新圣徒的“新天空与新土地”,“耶稣教”意味着其教主为耶稣,“证据帐幕圣殿”意为存法柜的圣殿。新天地教总部位于韩国京畿道果川市,因此果川也被奉为圣地。新天地教从最初的120人起步,现在规模已经扩至近30万人,在全国各地设有12支教派、100多个分会,还有专属网站和电视台。2019年新天地教第110期共同结业典礼上有超过10万信徒毕业,可见其阵容之庞大。
11.jpg
韩国民众戴口罩走过首尔光化门广场。首尔已禁止宗教团体在此地和其他地方再次集会。
新天地教的教理体系非常特殊,有严格的考核制度。成员首先要在指定场所进行为期六个月的学习,通过考试才能进入教会参加礼拜。成员多为女性和学生,其运营和做礼拜极其隐蔽和封闭,一些学员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新天地教发展的对象。很多学习场所或相关机构甚至没有新天地教标识。此外,据报道,新天地教资产规模超过5500亿韩元,现金流水超过1万亿韩元,由此也引发了公众对其资产来源的怀疑。
韩国基督教派几乎都视新天地教为异端团体。韩国基督教广播公司和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简称“总会”)从2014年即开始揭露新天地教存在暴力嫌疑、信徒剥削及破坏家庭等问题。2016年总会还要求其他教会对新天地教提高警惕,因为新天地教宣称其他基督教会均无法实现自我救赎,并对其他团体展开攻击性的传教活动,暗地煽动分裂。
让新天地教名声大噪的正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韩国疫情的迅速扩散主要以新天地教成员和大邱市为主。大邱约有新天地教信徒15000人,被韩国视为此次疫情“超级传播者”的31号患者就是其中一位。她在患病期间拒绝检查并多次参加大型礼拜活动,导致大邱近半数感染者与之相关,从而引起全国上下对新天地教的普遍不满。2月23日,韩国民众在青瓦台主页发起“即刻解散新天地教”的**书,不到一周已有超过100万人支持。
在迅速蔓延的疫情面前,韩国政府下令对新天地教进行突击检查,并要求提交信徒名单。最初新天地教消极应对,导致调查工作进展缓慢,因为不少成员的身份是未公开的,有些甚至会对亲朋好友隐瞒身份。直到2月25日李万熙才表示提供信徒名单。李万熙已于3月2日公开致歉,但同时表示疫情扩散不是新天地教一家之错,现在也不是追责之时。截至3月5日0时,韩国最新确诊人数为5766人,与新天地教相关的确诊人数为3452人,占比59.9%。
“宗教博物馆”
韩国宪法规定,所有国民享有宗教自由,不指定国教,宗教与政治分离。因此,韩国宗教信仰高度自由和多元化,诸多宗教团体并存。
韩国宗教大致可分为佛教、基督教、天主教、本土宗教等。此外,世界其他宗教和教派几乎都在韩国有组织活动或设立分支。因此,有学者用“宗教博物馆”“宗教商店”“宗教市场”等来形容韩国宗教繁多之现象。而且,儒家传统在韩国人的日常生活及伦理规范中深深扎根,常被称为“儒教”,位列宗教类别之一。
天主教和新教在韩国的历史并不长,但却在韩国近现代史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韩国“三一”独立运动中,基督教团体具有启蒙和领导地位。朝鲜战争之后,基督教团体为韩国经济的复兴提供了大量援助。在上世纪80年代的民主运动中,天主教组织和新教组织不惜与政府发生冲突,成为主导民主运动的重要力量。上世纪末,韩国主张宗教“市场化”(可自由创教,也可自由信教),一时间大量新兴宗教兴起,新天地教便是之一。当然也出现很多打着宗教幌子、利用迷信或地方习俗非法敛财或犯罪的情况。
韩国基督教大韩监理会在2014年第31届总会上,将新天地教、统一教、全能神等九个团体判定为“异端”。韩国法律没有严格意义上的邪教规定,但对于部分异端宗教,许多民众其实心知肚明。但由于国家不能干涉个人信仰自由,加之缺乏对宗教的具体约束和制裁措施,因此韩国的异端宗教仍然十分活跃。
从韩国文体部公布的国内宗教现状报告来看,从1985年开始,韩国宗教人口不断增加,2005年达到2497万人,2015年起呈减少趋势,为2155万人(每五年普查一次),占人口总数的43%。其中基督教占45%,佛教为35%,天主教为18%,其他约2%。不仅如此,韩国主要宗教还积极致力于海外传教。据统计,韩国基督教海外传教士多达27436人,分布于170个国家;天主教传教士171人,分布于62个国家;佛教593人,分布在30个国家。
近年来,受经济和社会影响,韩国宗教人口逐渐减少。根据韩国统计厅调查显示,无宗教信仰者约占56%,这是韩国有调查以来无宗教人口占比首次超过有宗教信仰者。从年龄分布来看,40~50岁的人宗教信仰比例最高,越年轻化则比例越低。韩国宗教在地域分布上呈现出聚集性特征,如首都圈等地基督教团体最多,釜山等地佛教团体最多。2005年以后佛教和天主教人口逐渐下降,基督教人口缓慢增长,2015年基督教首次超过佛教,成为韩国人数最多的宗教。
引发诸多社会问题
从历史来看,韩国宗教在团结人心、促进民族独立和经济发展等方面确实发挥了独特作用。但近来随着宗教与政治、经济、社会等联系越来越密切,由此引发的问题也愈显突出。
首先,不同教派间竞争矛盾日益激烈。韩国第一大宗教团体——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在2011年会长选举中曝出金钱上位丑闻,其内部开始出现分裂,此后教派之间的立场差异因各种问题而逐渐增大,很多教团纷纷退出,还由此引发了“解散基督教总联合会”运动。此外,很多教派传教方式隐秘,基督教本来就教派众多,而很多似是而非的教派往往排斥其他教派,或是让其成员隐瞒身份潜伏到其他教会,以达到攻击对方或吸收其成员的目的。
其次,宗教介入政治的现象日益严重。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会长全光勋曾在2019年发表“文在寅总统下台宣言”,此后又在全国各地多次组织巡回集会,公开表示支持自由韩国党,并以短信、网站、新闻等多种形式让信徒募捐,搞政治献金。有媒体报道,新天地教等宗教甚至在前几任总统选举时发短信让信徒给特定政党投票,直接干预国家大选,很多国会议员还多次给教会发各种形式的贺电。在本次新冠病毒疫情严峻且政府禁止集会时,韩国一些宗教团体依然动员信徒于2月22~23日强行在首尔光化门集会,公开反对文在寅政府,并演变为政治游行。这种大型集会给韩国疫情防控带来了巨大困难,更背离了宪法规定的政教分离原则。
再次,宗教机构运营不规范,丑闻不断。很多宗教表面上维持宗教形式,实质上却脱离教义本质,大肆谋求经济利益,如开设大学、医院、接管社会福利设施等。随着一些宗教的各种丑闻公之于众,韩国宗教的合法运营问题开始被人关注。即便如此,韩国法律往往依然束手无策,只能针对宗教违法行为进行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