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全民抗疫

作者:陈芷婷 发布时间:2020-04-01 来源:复旦发展研究院+收藏本文




这是海外日记的第16篇,也是第11篇原创,坐标新加坡。作者是复旦大学历史系新加坡籍留学生陈芷婷。在上周发布的《海外日记 | 马来西亚封国之后的新加坡》里,她关注了疫情中体现的“新马一体”国家关系。在本篇日记中,她讲述了新加坡异常严苛的自我隔离措施,并对全岛人民的公民意识赞赏有加。




马来西亚封城后的第五天,爆出了新加坡“封国”的消息。


新加坡政府宣布从3月23日11时59分起,所有外国的短期旅客,无论国籍都不能入境新加坡,或在本地转机。这个“封国”和马来西亚的“封国”是不一样的意思:马来西亚还限制人们在国内出行的自由,停工停学,不能去礼拜堂等等;新加坡只是限制外来游客进入新加坡。纵观这一周平均每天以50+例增长,但80%的新增病例都是输入型的,大多是从国外返回的新加坡居民和长期准证持有者,也包括到新加坡求医的东南亚国家的感染者。


马来西亚“封国”后,新加坡做了什么呢?


这一周,新加坡政府和教育部发通知给留学在外的学生们,让他们赶紧回来新加坡,不要待在国外。新加坡有许多在欧洲(尤其是英国)和美国求学的学生,而这一周欧美国家的情况恶化,迫使他们不得不回到新加坡。他们一落地,面临的是14天的居家隔离(Stay Home Notice, 落地当天为第0天)。这14天内,选择回家禁闭的人连家门都不可以踏出一步,有些人甚至都不会离开自己的房间。出于自己家人安危的考量,有些人选择在酒店里与世隔绝,一下飞机直接被送到酒店里。前几天有一个新闻,有个人从国外回来本应接受居家隔离,却耐不住肉骨茶的诱惑出门并且还发了一个Facebook推文,被发现然后受到严惩,可见新加坡政策的严厉之处。


接受居家隔离的人必须每天向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汇报自己的行踪,和“平安复旦”一样。


这不禁让我回想起自己被禁足的经历。新冠病毒刚刚爆发的时候我人在中国,南昌是一个离武汉很近的交通枢纽和省会城市。新年期间待在家里的感觉的确不好受,对此我深有体会。初一初二的时候还可以出小区去拜年,初三小区门口就封了,不让非本小区人士进入,侧门也不可以进出了。楼下超市已经买不到菜了,一把芹菜十多块人民币,后面几天还好有楼下好心的邻居割了几把自家种的蔬菜送给我们。我在南昌待了一个星期就觉得自己已经发霉了,但转念一想前几天还大摇大摆地在王府井逛街的时候可能已经接触了不知名的人接触到了病毒,就只好乖乖待在家里了。


1月底看到中国的情况完全没有好转,学校宿舍也不让学生回去了,我匆匆买了机票飞回新加坡。当时新加坡已经开始实施自我隔离政策(Leave of Absence),虽然我不需要上班和上学,但出于社会意识和自觉性,我选择减少接触他人。和现在居家隔离的人们不同,至少当时的我可以带着口罩下楼觅食。


反观新加坡这一路来的防疫措施,我觉得政府已经在尽最大努力降低感染人群和保障健康安全了。尽管疫情刚开始爆发的时候,新加坡的酒精洗手液、酒精消毒液等等都被买光了,但还是有很多非政府机构做出了及时的反应。


周围居民利用酒精、芦荟、茶树精油和薰衣草精油自制而成,还贴心地贴上的一张告示,提醒居民要适量使用,以供其他邻居也可以使用;同时也提醒大家电梯装了监视器,希望人们可以自觉,不要偷拿洗手液。我一直以为每个地区的社区中心都有这样的自发行为,问了朋友才发现只有我家附近这几栋楼才有。紧急时刻深刻理解了远亲不如近邻的道理。


与此同时,很多商场和商店也在一楼出入口、地下车库门口和餐馆前台等放置了酒精洗手液供顾客使用。就算人们不会自动地去“洗手”,店员也会拿着瓶子询问他们是否需要“洗手”,增强人们对于疫情的防备之心。


另一方面,在提高人们对于疫情的认知和注意事项上,政府尽力将信息传达到各家各户。刚开始,很多人对于新加坡人出门在外不戴口罩的行为很是不解。说实话,当时华侨从世界各地购买了很多口罩和医疗用品运回国,其中也包括新加坡,因此新加坡的口罩非常匮乏,不进本地超市里买不到,日本、韩国超市里也没有了。要求人人出门戴口罩不是一个现实的做法。虽然政府有库存,但不能一下子全部推到市场上供人们购买,必定引起恐慌和库存骤减。于是,政府推出了一个政策——每户能够到最近的社区中心领取4个口罩。政府通过手册(如图)教育国民如何正确地戴口罩,以及不要在没有生病的时候戴口罩,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社会恐慌,社会恐慌比真正的库存匮乏还要致命。寥寥几片口罩虽然不能拯救感染的人群,可是送口罩的行为代表了政府的决心和立场,是他们为了稳定人心作出的举措。


微信图片_20200331212331.jpg


这几星期新加坡疫情形势严峻,政府和淡马锡基金会合作推出了每家领取免费免洗消毒洗手液的福利。领取时需要自己带空瓶,以达到环保的目的。由于每个社区的人口数量有差,为了防止出现拥挤的现象,每户收到的小册子里注明了领取的日期,地点不受限制。现场的工作人员会在瓶子上贴上“请勿食用”的标签,并且教导人们该如何使用消毒洗手液洗手,这对老人等弱势群体尤为重要。虽然只有500毫升,却比商店里标上“天价”的消毒液暖心。


无论是由上而下还是从下而上的防疫措施,全岛人民都在为了抵抗COVID-19入侵做了很多准备。“Do Your Part, Butts Apart”,关键时刻,不仅要与他人保持社交距离,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还要尽量居家不出门,不给政府添乱,才能战胜COVID-19。这份社会公民责任感,我们要一起承担。


编后记 

如果你此时也身在海外,欢迎与我们分享你的见闻或观点(留言或于后台联系我们投稿),我们希望这个小栏目,可以伴大家共度时艰,祈愿全球疫情早日平息,大家健康平安。


*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本期作者丨陈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