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经济迎来至暗时刻

作者:王传军 发布时间:2020-04-02 来源:复旦发展研究院+收藏本文

这是“海外日记”栏目的第19篇,也是第14篇原创。坐标澳大利亚堪培拉,作者王传军先生为《光明日报》驻堪培拉记者,一位拥有多年驻外经验的资深海外观察家。在此篇日志中,王先生结合自己在堪培拉的工作和生活经历,分析了接连遭遇自然灾害和疫情的澳大利亚所面临的的“经济至暗时刻”。



过去28年来,在经合组织成员中,澳大利亚是唯一一个经济能够保持持续增长的国家,这也是澳大利亚政府一直引以为傲的成绩。去年澳大利亚大选期间,莫里森总理也曾信誓旦旦向选民夸口,由他领导的自由党和国家党执政联盟将能保证经济增长的稳定性,将在2019-2020财年12年来首次实现财政盈余。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9年澳大利亚遭遇百年不遇的高温干旱天气,还导致持续了近半年的山火。自然灾害无情打击了澳大利亚经济,在干旱天气与山火接近尾声之际,一场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病又接踵而至,让澳大利亚经济彻底陷入至暗时刻。


与欧洲、美国等国家相比,澳大利亚疫情目前尚处于缓和上升期,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三四百人。截至3月31日下午5时,全国确诊4559例,其中澳大利亚经济中心、新南威尔士州首府悉尼成为重灾区,约占澳大利亚总确诊病例数的50%。澳大利亚也逐步采取了更为严格的防疫措施:比如采取“封国封州”,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禁止本国公民出境,永久居民如果想出境必须放弃这一身份;澳大利亚公民从海外回来一律集中隔离,违者面临重罚和蹲监;全国范围内推行严格的1.5米社交距离,非必要出行(购买日用必需品、户外锻炼身体等),不出门,公共场合聚集不得超过两人;关闭该国公共娱乐场所(包括酒吧,赌场,体育馆和电影院等),餐馆等餐饮业仅提供外卖服务。据当地媒体报道,由于山火和疫情的双重影响,悉尼酒店行业非常不景气。当政府宣布入境者就地在酒店隔离后,不少悉尼酒店表达了希望配合政府政策,担当隔离酒店的意愿。笔者去购物中心超市时,路过美食广场,曾经放置桌椅供购物者休息吃饭的地方已变得空荡荡,少数几个食客在不同的食铺前等待外卖;许多地方政府,如塔斯马尼亚州、昆士兰州、西澳大利亚、南澳大利亚等相继出台封锁州境的政策,以避免非必要的国内人口流动。


更为严格的防疫措施必然意味着更大规模的经济活动停滞。日前,莫里森总理对外强调,澳大利亚面临双重危机,即经济危机和公共卫生危机。之前他还认为,本次澳大利亚经济衰退将不同于全球金融危机。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澳大利亚不用关闭边境、禁航、取消经济活动等。疫情给澳大利亚经济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是澳大利亚政府面临的新挑战。


澳联储副主席德贝尔前不久对澳大利亚经济做了一个评述:首先,第一季度澳GDP将减少0.5%。因为澳大利亚旅游与教育服务业出口占澳GDP的5%,而疫情席卷情况下,澳旅游与教育服务出口一季度减少10%;其次,疫情严重损害了全球供应链,这将打击澳建筑业和零售业;第三,疫情对金融市场打击明显,市场信心不足。疫情引发的股市狂泻、澳元疲软等,让澳民众对国内经济增长和工资水平增长缺乏信心,同时,由于对经济衰退缺乏准备,因此民众将更加谨慎地进行消费,这也将导致国内消费增长放缓;第四,失业率上升,工资水平增长放慢。自2019年4月以来,澳国内失业率一直在5.25%左右徘徊,但2020年1月这一指标已升为为5.3%。疫情将导致澳大利亚就业和通胀目标难以实现;第五,仍然看好全球铁矿石和煤炭价格,认为澳铁矿石与煤的出口形势依然向好。澳政府认为,澳元的大幅贬值有利于拉动澳出口,而且中国已开始复工复产,中国政府为确保经济稳定增长而开展的大量基础建设将推动铁矿石等出口。


总而言之,德贝尔认为疫情未来发展对第一季度后的澳大利亚经济影响到底有多大,还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包括疫情持续时间的长短等。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首席执行官康民日前则将澳经济今年第一季度GDP增长率下调为萎缩10%。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等报道称,疫情之下,澳大利亚没有一个行业能够幸免。航空业、娱乐业、餐饮业、旅游业、教育服务业出口等首当其冲。据报道,澳航在3月初就有2万名员工下岗,澳维珍航空在暂停廉价航线后约有8000名员工失业。因疫情及澳政府的旅行限制,目前仍约有7万中国留学生尚未返回澳大利亚继续学业。金融市场也是风雨飘摇。3月16日,被誉为澳大利亚股市表现晴雨表的S&P/ASX 200指数当日下跌500多点(近10%),业内人士认为堪比1987年的“黑色星期五”股市大跌。澳元表现疲软,澳元对美元一度跌至1比0.5511,达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点。澳大利亚零售业则呈现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局面。拥有120年历史的澳大利亚著名跨国百货公司迈尔(Myer)日前宣布关闭所有店铺,为期4周,其间约有1万名员工受波及下岗。而澳大利亚不少大超市却因为恐慌性购买,出现顾客挤兑超市现象。前段时间,恐慌性购买成为当地新闻头条,不少民众抢购囤积罐头食品、意面、厕纸等,甚至有顾客因在超市抢厕纸大打出手的视频画面一度在各社交平台刷屏。为了缓解抢购风,当地超市也推出了限购和为特定人群开放特定购物时间的暖心政策。比如,沃尔沃斯(Woolworth)、客澳市(Coles)等为残疾人和老年人、医务工作者等开设了专门购物时间。又比如,很多药店和超市限购消毒液、厕纸、洗手液、餐巾纸、大米等抢手货。相较于平时,面对疫情,民众释放出强大的购买储备生活必需品的意愿,推动超市成为疫情经济下的热点,沃尔沃斯、客澳市等大型超市一天的销售量一度相当于过去几周。为应对抢购潮,客澳市、沃尔沃斯等日前分别紧急增雇5000、2万员工。《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认为,超市临时扩招员工能帮助其他零售业和航空业下岗职员解燃眉之急。然而,报道还指出,疫情或将导致澳失业率达到两位数,澳大利亚一家著名银行最近就预测今年失业率或将达到11%。


面对疫情全球大流行,不仅莫里森政府承诺的财政盈余无法实现,而且莫里森总理还认为,澳大利亚或将用10年时间修复遭遇重创的国内经济。澳政府紧急推出一系列刺激经济计划。一方面,澳联储实施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三月初澳联储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0.5%,这次是2020年首次降息。随着疫情急剧恶化及金融市场大幅动荡,3月19日,澳联储宣布紧急降息至0.25%,同时还采取了债券购买计划,并为银行提供至少900亿的特殊融资计划,这是1997年以来,澳联储首次采取计划外降息行动,足见问题的严重性。另一方面,莫里森政府3月12日以来不到20天内相继推出了三轮总额达2136亿澳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以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疫病对经济的影响,旨在刺激投资、扶持中小企业和保障收入水平与就业。该计划包括将在四年内投入约67亿澳元,用于为年收入不超过5000万澳元的企业提供一笔2.5万澳元的免税资助款;从7月1日起,对企业即时资产冲销额将从3万澳元提高到15万澳元,并将范围从年营业额5000万的企业扩大到5亿的企业,该举措将消耗政府7亿澳元的投入;对于雇员少于20人的小型企业,每名学徒工每季度将获得7000澳元的工资补贴。从政策追溯至今年1月1日起,至9月30日,雇主将获得政府给予的相当于学徒或实习生工资50%的工资补贴;从3月31日起,享有家庭税务优惠或领取退休金的家庭将获得政府给予的750澳元一次性补助;在未来六个月,澳大利亚约有一半的劳动力每两周将获得1500澳元的工资补贴等等。


澳联储主席洛威近日曾表示,“公共卫生事件对经济和金融体系产生非常重大的影响,全球经济活动受到重大破坏。”此间一些分析人士认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进一步蔓延及其影响的进一步扩散,虽然莫里森政府的经济刺激举措能够避免澳经济陷入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但澳经济上半年陷入衰退或已不可避免。



如果你此时也身在海外,欢迎与我们分享你的见闻或观点(留言或于后台联系我们投稿),我们希望这个小栏目,可以伴大家共度时艰,祈愿全球疫情早日平息,大家健康平安。



* 文章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本期作者 | 王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