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比亚:风雨飘摇的中非小国,干旱后疫情中

作者:章多莉 发布时间:2020-04-06 来源:复旦发展研究院+收藏本文

这是“海外日记”栏目的第20篇,也是第15篇原创。坐标非洲赞比亚,作者章多莉女士是一位在赞比亚工作的黑龙江人。在此篇日志中,她与其他海外华人一样,经历了国内疫情爆发时的焦灼,待到国内疫情平复,她又转而忧心当地。她不清楚,这个饱受干旱折磨的中非国度能否再经受得住新冠肺炎流行带来的打击。




一月份的时候,我待在炎热的赞比亚首都卢萨卡。那个时候,我并没有为赞比亚可能发生的疫情感到忧虑。当时有专家认为,新冠病毒就和SARS一样,到了五六月份春暖花开的时候就会结束。卢萨卡气候炎热的如同国内七八月份,我第一次由衷感谢这种气候,也觉得这样的气候下,新冠病毒的传播性和致病性能得到有效的抑制,不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疫情刚爆发时,赞比亚中国商会号召大家把当地能够购买的口罩全部收购并且寄回国。除此之外,我的生活一切如故。武汉封城了,黑龙江一级响应了,一些医护人员去世了,我每天追踪国内疫情,心情非常沉重,非常为远在黑龙江的父母和国内的朋友担忧。以前是我每天向国内的父母报平安,现在则相反,我让父母每天向我报平安。但为新冠病毒感到焦虑的只有当地的华人圈子,我们开始讨论是不是要出门戴口罩,并且开始囤货,购买了不少大米、意面、方便面、厕纸、洗手液和消毒剂。当地人对这个情况并不关心,即使我们是中资公司,当地黑人同事依旧这样,每天都很快乐、无忧无虑的样子。看着他们,能让我感觉生活一切照常。


三月,国内疫情总算好转,全国陆续复工,基本平息下来了。但我的心情并没有放松,却越来越紧张,因为在我们周围,坦桑尼亚、刚果金、南非、安哥拉等国家陆续公布了第一例新冠病毒的确诊病例。我知道,赞比亚终将无法逃过一劫,这让我感到很无力。2019年,这个国家刚刚经历了有可能是史上最干旱的一年,停电,粮食减产,失业暴增,对普通人的生活相当大,很多公司的黑人同事只靠中午公司提供的一顿饭度日。大家都希望2020年的生活能够容易一点。我不知道这个饱受干旱折磨的经济体能否再经受新冠肺炎流行带来的打击。


到了3月18日,卢萨卡终于确诊了头两例新冠病毒,是一对赞比亚夫妻,之前去往法国度假,乘坐阿联酋航空回国后确诊。这基本上也是非洲疫情的写照,当地传播的案例很少,绝大多数都是境外输入。随即,卫生部长宣布赞比亚会在边境口岸进行强制筛查,所有学校立即关闭,宗教场所需要减少开放时间并提供洗手设备。


这种措施无疑是一声惊雷。要知道,即使在埃博拉肆虐的时候,赞比亚也没有采取过类似措施。顿时,超市、药店、商场里物价飞涨,洗手液、消毒剂脱销。赞比亚总统古伦随即在发表讲话,称民众无需恐慌,只需要保持正常的生活节奏,如果遇到病例的话要及时上报。古伦表示,赞比亚的卫生系统已经系统培训了500个卫生防疫人员,能够保证民众安全。


其实,就我的观察看来,唯一的变化是公司里有本地人来问我关于新冠病毒的情况,我告诉他们,要勤洗手,戴口罩,保持安全距离。黑人朋友对于戴口罩这件事都是一笑了之。他们更多从Twitter和Youtube上获取消息,而Twitter上的主流意见是:不需要戴口罩。在卢萨卡街道上能看到的戴口罩的,都是华人,而且每每都迎来本地人的侧目。最近还有一个插曲,就是Twitter上在传,抗疟疾的药物能够治疗新冠肺炎,于是公司里的许多黑人朋友都去诊所看疟疾,抗疟疾药物被抢购一空。大概,所谓的“佛系”抗疫情也没有那么佛系。


微信图片_20200406215813.jpg
图为卢萨卡周边的农场,当地人在打排球,烧烤,丝毫不受疫情影响


我问黑人朋友们对新冠病毒的看法。他们大多数抱着一种听天由命的态度,希望上帝会帮助他们。他们不相信当地有能力控制疫情。赞比亚的公共卫生设施极其孱弱。以当地的医疗条件,如果疫情爆发,后果不堪设想。赞比亚人的生活习惯非常有利于新冠病毒的传播。他们很多人居住在一起,每周去很多次教堂,和牧师,社群密切交流,一起吃“手抓饭”,完全无法保持安全距离。因为确诊案例不断攀升,国际卫生组织(WHO)刚刚对赞比亚新冠疫情发布警报,将赞比亚列为新冠疫情爆发高风险国家。


我看到一条Twitter,里面一个印度医生说:“能保持社会距离是种特权(Privilege),说明你家有足够的地方隔离;能洗手是特权,说明有自来水;有干洗手液也是特权,说明你有钱购买它;禁足不出门也是特权,说明你有能力不出门工作;有能力保持社会距离(Social-distancing),禁足不出门的人都应该理解自己所拥有的特权……”这是卢萨卡情况的真实写照。大家最担心的,是在卢萨卡本地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居民聚集区(Shanty Township)里居住的人,那里没有水没有电,一家8,9口人住在一个泥土盖的小房子里,所有建议的预防措施对他们毫无意义。截至今天(4月2日),赞比亚确诊的案例达到了36例,主要是境外输入,与和境外输入案例乘同班机回国的人。之前确诊的第三例病例,是一个从巴基斯坦回赞比亚的人,在机场接他的司机确诊感染,然后这个司机家的女佣也疑似感染。我不知道在居民聚集区是不是已经出现了确诊案例,毕竟这里的检测力度和手段难以令人信服。一旦出现本地传播,后果不堪设想。


我的一些外国朋友已经收到消息,希望他们能够撤回本国,我的几个加拿大和挪威的朋友已经离开了。我父母强烈要求我回国。我之前在网上搜索过机票,也每天看微博上留学生回国的消息。我根本就买不到机票,现在也还没有到回国的时间,要到七月才能休假回国。考虑再三,还是留在卢萨卡,不给祖国添麻烦。刚刚看到一个消息,卢萨卡居然有本地制造的一次性口罩,5夸查一个,相当于人民币10元。公司从国内给我们购买的口罩还没有运到,我就先去买一些应急使用。


我的生活还是这样继续着,并不太坏。如果我生病了,可以去私立医院,如果情况危险,还能够联系大使馆。这些是我的特权,我并不惊慌,我也不应该把这些特权当作理所应当。




如果你此时也身在海外,欢迎与我们分享你的见闻或观点(留言或于后台联系我们投稿),我们希望这个小栏目,可以伴大家共度时艰,祈愿全球疫情早日平息,大家健康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