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装的比利时,跌跌撞撞的抗疫路

作者:曹芊 发布时间:2020-05-03 来源:复旦发展研究院+收藏本文

这是海外日记的第30篇,也是第25篇首发原创,坐标比利时。作者为前媒体人曹芊,她从比利时被误解的疫情谈起,从数据入手告诉大家所谓的死亡率第一并不等于疫情的严重性;她也谈到了比利时在欧洲国家中的境况——不好不坏,中等而已。而在疫情和经济的夹击下,2020人类会走向何处?我们也和她有一样的困惑和担忧。


“荷比卢都是欧洲小国,但这次疫情,荷兰、比利时的感染率和死亡率都排在世界前十位,以前除了踢球能提到荷兰、比利时,你们能排在世界前列,其他时候很难看到你们的消息。荷兰、比利时真是难兄难弟。”

  

这是张文宏医生4月15日受中国驻欧盟使团、驻卢森堡、比利时、荷兰大使馆邀请,视频连线,指导华人防疫时说的金句。这个时候,其实比利时已经悄悄在向一项世界第一靠近了。3天后,因为特朗普的新闻简报会,全世界都知道了,比利时的死亡率全世界第一,比意大利和西班牙都高。



新闻一出,几天没有联络的一个美国朋友发来邮件:“比利时怎么了?我知道比利时目前一定很艰难,你还好吗?我有点担心……”

  

我赶紧回邮件:“比利时其实还不算那么差。拐点已过,传染率已经降到0.8。比利时是唯一系统性地将全部疑似死亡案例也纳入官方统计数据的,这个比例占了一半。如果像各国一样,只统计医院死亡的确诊病例,世界前10名里大概就找不到比利时了。”


被误读了比利时的疫情

01


从疫情在3月初爆发到3月底的三周时间,比利时的确诊死亡人数是705。从4月1日起,逐步把3月中旬以来各地养护机构以及在家中死亡的新冠疑似案例,系统、完整地补充进了死亡统计数据。数字快速攀升,到4月10日,官方公布的死亡数字超过了3000。截止到4月28日,官方公布数字达到7331,其中确诊死亡病例是3810。

  

世界其他国家的统计方法是只计算确诊的病例,法国虽然也开始将疑似死亡病例纳入统计,但似乎数据没有比利时全。比利时每10万人死亡率全球最高的“桂冠”就是这么得来的。


比利时的公主和王子们疫情期间给养护机构制作的华夫饼


冠上死亡率全球最高的标签,对国家形象来说毕竟不是个好事儿,比利时首相维尔梅斯试图建议不这么统计死亡数字,但是专家不干,坚持认为这种统计方法才是最科学的,不然各国都没法解释3月中旬以来,为什么死亡率比往年平均值高,“世界各国以后都得跟我们学”。拧不过专家,比利时政府也只能认。不过负责统计数据的科研机构Sciensano 在网上公布的完整数据里,从4月15日起,在总的死亡统计数据里,将确诊数字和疑似数字,医院死亡的数字和养护机构以及家中死亡的数字都做了区分。

  

更早些时间,还有个故事,比利时也被误解了。3月23/24日前后,一个90岁的老奶奶去世后,医生告诉她女儿,老奶奶临终前不要插管,说我的人生很完美了,把呼吸机留给年轻人吧。比利时荷兰语媒体采访了一些逝者的家属,老奶奶女儿转述的这段话上了头条。几天后被英文媒体转载,于是这个故事传遍了全球,外界以为比利时也发生医疗资源挤兑,选择性救人了。





欧洲各国每10万人口的重症监护床位数


其实1100万人口的比利时,每10万人平均的重症监护床位15.9 张,在欧洲排名第5。疫情爆发后,又在原来的1900张基础上,扩张了759张床位。老奶奶去世时,比利时重症监护室的人数不到400人,只占用了全部重症监护室的1/3床位,呼吸机不会不够用。世界读懂了老奶奶的善良,误读了比利时的医疗体系状况。

  

不好不坏的中等生

02


跟欧洲大部分国家的疫情进程差不多,4月12号前后,比利时的疫情拐点就到了,医院的压力逐渐减小。也跟其他国家差不多,5月开始会逐步重启经济和生活。比利时抗疫的成绩说不上优秀,但也没差到哪里去。

  

比利时是个散装的国家。说荷兰语的日耳曼裔弗拉芒人和说法语的拉丁裔瓦隆人,不和不散近两个世纪,各说各的语言,各管各的地界。必须在联邦层面达成共识的事情,吵吵闹闹、拖拖拉拉后,最后达成某种妥协,这次战疫也不例外。

  

比利时政府在2018年底被议会投不信任票解散后,一直只有代理首相和看守内阁。去年5月大选,没有党派取得多数,荷语区、法语区各党派的联合组阁谈判了快一年,直到疫情爆发,也没达成组阁方案。战疫开始了,谁来挂帅,各方还是争执不下。解决方案是典型的比利时式妥协:搁置争议,给代理首相维尔梅斯以及内阁6个月的“战疫”授权。比利时历史上第一个女首相维尔梅斯暂时转正。

  


封城中的布鲁塞尔大广场


比利时各级政府权力分散,两大语区的政治势力之间分歧很大,这种架构应对犹如战时的抗疫,效率当然不高。在这种治理架构下,比利时的抗疫措施还是基本没出重大差错:3月10日,确诊总人数为267这一天,联邦政府禁止了1000人以上的大型活动;3月12日,取消所有聚集型活动,餐馆酒吧全部停业,关闭学校;3月18日,封国--全民宅家,购买食品等可以出门,关闭边界。随后跟欧洲绝大多数国家一样,封国期限两次延期直到5月4日。

  

拉平疫情曲线,保证医疗资源不发生挤兑的目标是实现了。即便在住院人数处于峰值的4月前两周,比利时医院重症监护室的床位也只用了50%左右。


这期间,比利时发生过医护口罩差点断供的情况;发生过养护机构感染严重,各部门救急手忙脚乱的情况;各政党和各部门几乎天天互怼,各行业协会怨声载道。有朋友问过我比利时人民的心态怎么样?我说, 说不准,什么样的都有。有网上各种喷的,有接受现实的,有为生计发愁的。比如土豆产业。因为世界各国都关闭的餐馆,作为世界最大的土豆产品出口国,75万吨土豆眼看就要烂在仓库里了,农民一边给粮食银行送土豆,一边召同胞,求你们了,吃炸薯条吧,别一周吃一次,吃两回吧!

  

4月24日,比利时联邦国安会开了9个小时会后,宣布5月解封计划:5月4日起 2B的企业可以开业,能远程办公企业的继续远程;5月11日起,商店可以营业,但必须遵守一些规定,具体规定有待通知;5月18日起,部分学生可以复学;其他事宜,以后再定。计划一公布,专家就泼了盆冷水,入院人数没有降到100以下,社会不宜重启。首相维尔梅斯也澄清5月11日商店可以营业并非绝对,要看实际疫情再评估。比利时人民实在没明白政府的退出计划,于是有人画了这样一张图:




其实看看隔壁邻居法国,似乎也没有更优秀。政府4月28日详细解释了解封计划,62%的法国人根本不相信政府能成功“解封”。再看看另一个隔壁,优等生德国,允许800平方米的商店营业刚一周,感染率就从0.7回升到了1.0。专家警告有第二波疫情来袭的风险,政客和各州就是否继续解封分歧也很大。

  

一边是岌岌可危的经济,一边是不确定的疫情,都关系到生死存亡。两难之间,谁也没有完美的解决之道。2020年,人类好艰难。


如果你此时也身在海外,欢迎与我们分享你的见闻或观点(留言或于后台联系我们投稿),我们希望这个小栏目,可以伴大家共度时艰,祈愿全球疫情早日平息,大家健康平安。


本期作者 | 曹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