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城市规划的十张图

作者:沪港所 发布时间:2022-06-21 来源:沪港发展联合研究所+收藏本文

选题人

对于现代城市而言,城市规划发挥的作用不言而喻。旧金山城市规划研究协会(San Francisco Planning and Urban Research Association, SPUR)的用简单可视的方法展示了改变城市规划的十张图。

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的计划如果没有被记录在纸上,可能不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力。这位法国现代主义建筑师想要通过建造“公园里的高塔”来改造被污染的工业城市,在其设想中,工人们可以住在高于街道的地方,被绿色空间环绕,同时远离他们的工厂。虽然他的想法在 20 世纪 30 年代是激进的,但他的设计图纸真正抓住了想象力。

“它席卷了所有人。”SPUR 的公共领域和城市设计项目经理本杰明·格兰特(Benjamin Grant)说,“这些愿景拥有着如此令人信服的想法。”

当格兰特和 SPUR 开始策划一场主题为 极致精简:改变城市规划的十张图的新展览时,勒·柯布西耶关于其光明城市(Ville Radieuse)的标志性计划显然会被选中。柯布西耶简洁易懂的“公园中的塔楼”方案,就如在一张白纸上作画一般,将影响未来几十年的规划者。这场展览中的其他一些设计图纸更令人感到惊讶。

展览的标题“极致精简”传达了简单的图纸也能浓缩复杂思想的力量。正因为这个媒介,几代建筑师、规划师和理想主义者对城市不断想象(比如卫星城!乡村网格!大都市区!)才能与城市如此契合。在城市背景下,设计图之所以能发挥强大的作用,恰恰是因为它们能使土地利用和设计的重大问题变得一目了然。但正如勒·柯布西耶的计划所表明的那样,它们也可能过分简化城市问题。这十张图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尽管并不总是好的。

“这些图纸可以是双向作用的:其可以从一系列非常复杂的问题中提炼,并为我们提供一个非常巧妙的解决方案。”格兰特说, “或者它也会人为地简化一些实际上需要更复杂思考的东西。”

多年来,这些图中的一些想法可能被直接搬到了现实中,而另一些可能隐藏在城市中你最喜欢的一些景点背后。“即使你不知道这些图纸,”格兰特说,“你也可能会知道这些图纸启发了哪些地方的规划。”SPUR 分享了这些来自本周开幕的展览的图片。如果你碰巧住在旧金山,你也可以亲自去 SPUR 城市中心画廊(Mission Street 654)参观展览,展览将一直延续到 2 月(而且是免费的)。

埃比尼泽·霍华德(Ebenezer Howard)的田园城


图片

这张图纸被收录在霍华德 1903 年的论文《明日的田园城市》中。霍华德想要设计一个替代世纪之交拥挤不堪、污染严重的工业城市的方案,他的解决方案集中于在全国建立小型的“田园城市”(每个城市有 32000 人),它们通过运河和交通工具连接起来,并建立永久性的绿地。他的方案包括广阔的开放空间,目的是为城市贫民窟的居民提供最好的城乡生活。他在上图中写道:“没有烟尘和贫民窟的城市群。”

2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的光明之城

图片


勒·柯布西耶也试图找到解决城市污染和过度拥挤问题的方法,但与霍华德不同的是,他设想的是把建筑建造得更高,而不是建到城市外去。他的计划也被称为“公园中的塔楼”,他提出的重点在于:城市中有无数的高层建筑,每一座都被绿色空间包围。每座建筑都被规划者们戏称为“超级街区”,空间还被清晰地划分为不同的用途(上图中包括“住宅”、“商业中心”、“工厂”和“仓库”)。柯布西耶的理念后来再次出现在美国“城市更新”时代的大型公共住宅项目设计中。下图是圣路易斯著名的 Pruitt-Igoe 住房项目的图片,不过它在建成 18 年后就被拆除了。


图片

  


3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的广亩城

美国 1785 年颁布的《土地条例》将俄亥俄河以西大部分未开发的内陆地区划分为整齐的城镇网格,每个网格 6 平方英里大小(耕地则为每个网格 36 平方英里,属于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设想的那种以农业为主、拥有土地的社会)。如果你今天开车穿过或搭乘飞机飞越中西部,会发现它的影响仍然存在于所有完全垂直的道路和方形农场中。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在他的乌托邦愿景中进一步强化了这种农村网格的几何结构,每个家庭都生活在自己的一英亩土地上。这样的低密度将使郊区遍布全国。

图片



4街道网格

几个世纪以来,简单、合理的街道网格一直是规划者的默认选择(直到 20 世纪 50 年代,当我们搬到郊区时,这种方法在美国才被广泛抛弃)。1811 年的曼哈顿专员计划试图建立一个严格的街道网格,以发展岛上的其他地方。几十年后,这张 1852 年的旧金山地图也做了同样的事情,该地图合宜地忽略了这座城市不规则的海岸线和地形问题。

图片


5大都市区

如今,规划师们越来越多地谈论涉及交通、经济和环境的问题,而且并非仅仅基于社区或城市的规模,而是在多个地铁连接在一起的整个区域内。不过,“大都市区”的概念并不新鲜。这张 1961 年的地图来自简·戈特曼(Jean Gottman)的著作《特大都市》,展示了一个从华盛顿特区到波士顿的连续不断的东北部大都市圈。

图片



6城市断面设计

城市断面设计是规划者用作将景观划分为多种用途的可视化工具。这张特别的图纸由建筑师安德雷斯·杜安尼(Andres Duany)绘制,它展示了自然和稠密的城市区域之间从农村到城市的渐变,这已经成为新城市主义者的流行框架。

图片


7建筑退后原则

图片

20 世纪初,随着摩天大楼在城市中随处可见,规划者们的兴趣从街区的布局和邻里足迹层面,转向了高耸入云的建筑体量。1916 年,纽约市的新区域规划(上图就是由此而来的)要求建筑物越高的地方,进深应当越窄,这样日光就能照射到下面的街道上。这张照片展示了这座城市的天际线是如何演变的:

图片


8诺利地图

这张 1748 年的罗马地图是由詹巴蒂斯塔·诺利(Giambattista Nolli)绘制的。这幅地图在今天看来并不十分特别,但诺利地图确立了现在普遍实践的观念,即在没有焦点的情况下从上方描绘整个城市(地图绘制者在地图的正上方俯瞰每个街区)。由此绘制的地图突出了城市街道网络的形状及其发展模式。

图片


9心理地理图

20 世纪 50 年代的“情境主义派”艺术家和建筑师试图捕捉真实的城市体验,而不是建筑师和规划师自上而下设计的城市(当时,他们反对现代主义的城市更新计划)。他们的做法有助于在规划中重新强调自下而上的公民体验和诉求。上面这张 1961 年的地图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凯文·林奇(Kevin Lynch),他实施了一个项目,让人们凭记忆绘制波士顿的地图,从本质上揭示这座城市最“难忘”的地方。如今,基于 FourSquare 登陆、Twitter 流量或共享单车使用情况构建的地图也源于他的研究。

图片


10气温变化模型(译者注:曲棍球杆现象)

你可能在很多与城市规划关系不大的情况下见过这张图。气候科学家迈克尔·曼恩(Michael Mann)拍摄的这张著名的照片展示了自工业革命开始以来北半球气温的变化。展览结束时,SPUR 用这张图吸引了人们对“智能增长”与气候变化之间联系的关注。“这已经成为 21 世纪城市规划组织的真正重要议题,”格兰特说,“城市的形态和城市布局以及它们对气候的影响之间存在联系。因此很多其他的想法都可以被纳入这个故事中。”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