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2季度GDP增7.9% 孙立坚:增速符预期 优化营商环境促动能 复旦发展研究院 昨天

作者:孙立坚 发布时间:2021-07-17 来源:feng'huang'xiu+收藏本文


内地上半年的宏观经济运行数据出炉,其中第二季度经济按年增速,由历史高位回落,下半年的增长情况该如何判断?凤凰卫视财经日报就此采访了孙立坚教授,下文来自凤凰秀,并经孙教授审阅补充。


Q:孙教授您好,二季度的GDP按年增速为7.9%,略低于市场预期的8%的增速,但从6月份单月来看,工业、投资和消费三大领域的增速尽管都有所放缓,但表现仍好过预期,想请您预测一下下半年经济下行的压力有多大?



孙立坚:从上半年的数据,包括第二季度的数据来看,整体是达到了我们的预期效果。这也反映了国家在推动结构优化和市场双循环培育方面的效果在不断显现。所以尽管下半年情况还不容乐观,但是我们增长的内生动力已经显现出来。下半年增长的不确定性主要还是来自于现在欧美市场,尤其美国经济的过热,货币政策的紧缩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影响。人为因素,比如中美贸易的一些复杂性,也会对我们的出口会产生不确定的因素影响,有可能直接影响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和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


另外一块,是我们的就业能力和老百姓人均收入能力的改善和提升,也决定了我们未来经济增长是否还需要动用宏观调控手段,通过投资来带动经济的增长和创造我们的订单,所以这个还取决于我们下半年结构的优化程度和我们应对这种外部环境挑战的能力。



Q:市场普遍认为下半年经济增速还会继续回落,其中消费今年恐怕很难恢复到疫情前水平。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人民银行已经抢在第二季度GDP数据发布前,宣布全面降准0.5个百分点。除了货币政策外,您预计下半年宏观政策的支持是否还需要加大力度?是否需要将专项债及财政开支的发放速度加快?



孙立坚:宏观政策的稳增长的基调,在目前的大环境下面和结构优化需要有一个良好的市场环境,在这样的前提下不会减慢。也就是说我们未来会通过新基建,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城市建设,包括我们今天的新经济带来的智慧城市的发展,来创造更多的市场的机会,带动国企和民企不断地改变自己的盈利能力,来获得商业机会。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稳需求这一块不会减弱,但是更重要的还是我们要通过高质量发展的转型进行结构优化,尤其是在政府的放管服当中,能不能带来市场营商环境的改善,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会关乎就业、人均收入、消费、税基等增长,从而影响市场活力的提升,双循环战略的有序推进为此,为了配合结构的调整和稳增长的需要,央行现在的货币政策还有足够的空间来支持我们经济的稳定发展,在调控物价和房价的基础上,其数量型和价格型的工具也会齐头并进。



Q:中国人民银行今天启动年内首次降准,向市场注入约一万亿的流动性,也使得今天的MLF操作出现缩量,不过,本轮降准最主要的目的是要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负担,因此,继降准之后,LPR是否也将出现松动?对于中国人民银行的后续政策您怎么评估?


图片


孙立坚:营商环境和企业自身赢利能力的提高,才是获得金融服务能力提高的根源,光靠货币政策的发力短期会带来一定的效果,但外部输血的作用替代了不了自身的造血的能力,这个问题不缓解,中长期反而会造成流动性泛滥、资产泡沫的负面影响。


现在央行要充分判断一轮宏观政策实施以后,市场的消化能力,而避免过度的政策集中的实施,然后造成流动性的泛滥,形成金融堰塞湖的问题。反而导致了我们的营商环境受到了房价的高起以及脱离基本面的资产价格的表现,会严重影响我们今天的一个高质量发展的布局。所以从这意义上来讲,我们现在还是希望我们企业的主体,包括政府的投融资平台,能够通过非常好的这样一个发展的模式来提升自己的盈利能力,也就是我们通常讲的造血能力,而不是通过政府的降准降息来解决他们的融资难,融资贵。如果我们今天只解决了负债端的资金的输入,而不解决他们资产端的质量提高,那么最后我们可能出现投入过多的资金带来的负面的影响的问题,反而造成宏观调控的空间变得越来越狭窄,这也是我们现在央行这次在投放了1万亿的资金以后,LPR的利息并没有急速的进行下调,也是为了考虑怎么能够确保经济高质量的发展,稳中求进的带来新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