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选举初选接近尾声,特朗普依然影响着共和党

作者:秦亦林 发布时间:2022-09-03 来源:复旦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收藏本文

摘要

截止到本文写作时间,2022年中期选举初选基本接近尾声。在本次共和党初选中,反对特朗普的国会议员受到其本人和盟友的持续“清算”,选情堪忧;而在几个摇摆州,除了佐治亚州之外,特朗普的政治背书仍然是取得共和党党内提名的关键,而接受特朗普“选举欺诈”言论,则是取得特朗普政治背书的关键。


弹劾案“清算”持续,

党内反对派选情堪忧


在本次中期选举中,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有两大主要目标:首先是从民主党手中夺回参众两院的控制权,赢得选举;其次便是对2021年初投票支持弹劾特朗普、并在此后一直反对其“选举欺诈”言论的共和党议员进行“清算”,换上支持特朗普的人选。后者包括今年需要重新选举的阿拉斯加州参议员丽莎·莫科夫斯基(Lisa Murkowski)以及10名共和党众议员。


在这10名投票弹劾特朗普的众议员中,来自密歇根州的弗雷德·厄普顿(Fred Upton)、来自伊利诺伊州的亚当·金辛格(Adam Kinzinger)、俄亥俄州的安东尼·冈萨雷斯(Anthony Gonzalez)以及来自纽约州的约翰·卡特科(John Katko)均已在初选之前宣布不再参与连任选举,除了卡特科更多地因为民主党人重新划分了他的选区而让他在本次选举中丧失优势而选择不再竞选连任外,其他三人均是在有特朗普支持的竞争者出现之后迫于压力宣布不再连任。


对于不再竞选连任的四名众议员来说,特朗普对他们的清算基本已经结束了,但对于剩下六人来说,他们在本次初选中持续面对清算带来的不利选情。首当其冲的便是怀俄明州共和党众议员利兹·切尼(Liz Cheney),其在2021年初投票支持弹劾特朗普之后不久便被众议院共和党人免去了共和党主席的职位(众议院共和党的三号职务),在那之后,切尼作为副主席加入了佩洛西推动成立的调查1月6日国会暴动案的委员会,并持续批评特朗普关于“选举欺诈”的言论。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在本次初选中让切尼为其投票和批评付出了代价:受特朗普支持的前律师哈蕾特·哈格曼(Harriet Hageman)在怀俄明州众议员初选中以超过30%的绝对优势战胜了切尼,成为了怀俄明州唯一众议院席位的共和党候选人。颇为讽刺的是,作为一名保守主义者的哈格曼曾经是切尼的亲密盟友,据《纽约时报》报道,在2016年的一次会议上,她将切尼称为“勇敢的宪法保守派”,同在2016年,她还批评特朗普是一名“种族主义者和排外主义者”。但显然,在哈格曼转变了其态度并开始支持特朗普关于2020年选举被操作的说法之后,她仍得到了特朗普的背书并赢得了初选。


图片

利兹·切尼在竞选集会上发表讲话,

图源:美联社


利兹·切尼的遭遇并不是六个人中的个例。华盛顿特区众议员海梅·贝特勒(Jaime Beutler)、南卡罗来纳州众议员汤姆·赖斯(Tom Rice)以及密歇根州的众议员彼得·梅杰(Peter Meijer)也均在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的挑战下输掉了初选。相比起来,堪称“万众瞩目”的切尼在政治观察家眼中仍然有“翻盘”的机会——据Politico报道,切尼在败选之后接到了拜登总统的电话,两人“一起探讨了将国家置于党派利益之前的重要性”。许多评论人士认为切尼有可能在2024年参与总统竞选,但其余三人的政治生涯很可能已经到头了。


不过,得益于所在州的选举制度——即初选以不分党派的形式进行投票、得票最高的前两名候选人进入下一轮,加利福尼亚州的大卫·瓦拉道(David Valadao)和华盛顿特区的丹·纽豪斯(Dan Newhouse)在初选中得以“幸存。由于两轮投票制度使得候选人可以跨越党派吸引选民在初选阶段为其投票,削弱政党组织在选举中的决定性影响,因此特朗普扶植的候选人没能在华盛顿战胜纽豪斯,在加州,他甚至没有扶植挑战者去挑战瓦拉道。


受益于选举制度的还有阿拉斯加州参议员丽莎·莫科夫斯基——阿拉斯加州的参众议员选举的初选同样以不分党派投票的形式进行,因此,作为温和派的丽莎在第一轮初选中以45%的支持率领先于特朗普支持的另一名共和党候选人凯莉·齐巴卡(Kelly Tshibaka),晋级到第二轮选举。不过,相比于几位众议员,丽莎的处境可能更加无忧:由于阿拉斯加采取的投票制度为可让渡投票制,即当选民选择的第一顺位的候选人被淘汰之后,其选票将让渡给第二顺位的候选人,这一制度设计有利于丽莎这样的坚持两党合作的温和派最大程度地吸引中间派选民和民主党温和派选民,从而获得更多的票数。因此,虽然凯莉·齐巴卡确实给丽莎的选情带来了一定的挑战,但其仍被认为将在第二轮选举中获胜。


总结来看,除了阿拉斯加州这种因选举制度带来的“特例”,特朗普在共和党党内初选中的宰制力依然存在。以投票弹劾和反对特朗普“选举欺诈”言论作为标志,一众共和党“反对派”议员正在受到特朗普及其盟友的清算;而支持特朗普“选举欺诈”的共和党政客则更可能得到特朗普的背书并成功挑战这些反对派议员——无论他们此前是否在其他问题上反对过特朗普。这样的结果是,无论最终中期选举的结果如何,特朗普的党内地位都会得到进一步的巩固。


摇摆州背书仍显威力,

“佐治亚失利”未见复刻


在之前数月的初选中,得到特朗普背书的多数共和党候选人成功赢得了初选,其中不乏在选举初期大幅落后对手、在得到特朗普支持之后反超的案例。但是,在共和党严重分裂的摇摆州佐治亚州,特朗普背书的候选人并没能赢得州长候选人和州务卿的党内初选,其支持的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的候选人也与另一名共和党候选人因为得票相差无几而触发了重新计票机制。(参见:《2022中期选举初选鏖战,特朗普的背书是否为双刃剑?》


在当时,评论人士认为在特朗普背书在摇摆州的“失利”凸显了在摇摆州共和党的分裂,可能会对共和党党内格局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在中期选举的初选逐渐落下帷幕之后,结果显示特朗普在摇摆州仍然具有强大的党内影响力,佐治亚的失利并未在其他州“复刻”。


首先是特朗普支持的宾州州长候选人道格·马斯特里亚诺(Doug Mastriano)以较大的优势赢得了共和党提名,后者从2020年开始便积极地支持特朗普的选举欺诈言论,并承诺在当选州长之后将推翻2020年大选中宾夕法尼亚州的选举结果。虽然特朗普对其的背书是在其民调大幅领先其他候选人之后才做出的,但其近乎极右翼的立场同样可以说明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党内影响力。此外,此前特朗普支持的参议院候选人梅米特·奥兹(Mehmet Oz)也在重新计票后确定获得了宾州参议员竞选的共和党提名。


图片

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共和党候选人梅米特·奥兹,

图源:纽约时报


在另一个摇摆州亚利桑那州,特朗普也取得了全面的胜利。其支持的州长候选人卡莉·莱克(Karly Lake)以微弱优势击败了比自己多花了数百万美元购买电视广告的竞争对手泰勒·罗布森,《纽约时报》评论称“特朗普的支持比罗布森能花钱买到的任何东西都有价值。”而该州的其他重要候选人提名:负责监督选举的州务卿和两名参议员也均被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收入囊中,其在初选中击败的对手也往往是在亚利桑那州位高权重但拒绝支持特朗普推翻选举结果的共和党政客。换而言之,亚利桑那州共和党的选民仍然是特朗普本人以及其“选举欺诈”的忠实拥护者。


最后,在摇摆州威斯康星州,特朗普的政治背书结果喜忧参半。在州长候选人上,特朗普支持的建筑业巨头蒂姆·米歇尔斯(Tim Michels)成功击败了前副州长丽贝卡·克丽菲诗(Rebecca Kleefisch),后者得到了威斯康星前州长斯科特·沃尔、前副总统迈克·彭斯、数十名州议员以及该州最大的商业组织的支持,但仍败于米歇尔斯之手——共和党建制派在试图减小特朗普影响的努力在威斯康星的交锋中再受打击。而在州议会议长的职务上,威斯康星州最有权势的共和党人罗宾·沃斯仅仅以数百票的优势战胜了一位特朗普扶植起来挑战他的政治新人。虽然对特朗普来说,这并不算是一个好消息,但对于威斯康星的建制派共和党来说恐怕也同样不是——在政治履历、竞选资金完全胜于对手的情况下仅以微弱优势取胜,似乎又呼应了那句“特朗普的支持比能花钱买到的任何东西都有价值”。


总结来看,在几个摇摆州——尤其是2020年大选时特朗普以微弱优势输掉的摇摆州,取得特朗普背书的重要条件便是支持“选举欺诈”言论并承诺在当选后推翻2020年的选举结果(无论这一承诺在法律上是否可行),而这些州的共和党选民也以初选结果回应了他们的承诺。长远来看,这一现象的影响可能是深远的——2020年的时候,许多摇摆州的共和党官员拒绝协助特朗普推翻选举结果,一旦这些职位被支持“选举欺诈”言论的人控制,到2024年大选的时候,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很有可能再次因为差距微弱而寻求推翻选举结果——而这一次,他们将在关键岗位上拥有更多盟友。


初选之后:特朗普因素会

如何影响中期选举结果


通常来说,中期选举被认为是“对现任总统的公投”,执政党往往会至少丢掉参众两院中一个的控制权。但是,基于特朗普对共和党的强大影响力,这一现象可能会改变——正如《华盛顿邮报》评论的那样,特朗普对选举欺诈的持续强调很有可能让这场中期选举重新变成对特朗普的选择而非对拜登政府的政绩的选择。换而言之,这对本应在中期选举中具有优势的共和党而言并非好事。


特朗普为中期选举带来的一个重要变数是他能提高对选民的动员程度——无论是其共和党选民还是民主党选民。这一现象自2018年其担任总统时的中期选举便已经出现,根据美国人口普查数据,2018年中期选举的投票率比2014年提高了足足11个百分点。特朗普带来的动员效果并不仅仅体现在他的铁杆支持者和坚定反对者数量上,还体现在他的政治遗产带来的影响上:特朗普任期内任命的三名大法官推动了罗伊诉韦德案被废除,堕胎权的问题让大量女性选民参与到中期选举的选民注册之中。正如《华盛顿邮报》评论的那样:“特朗普并不在选票上,但他是(投票)最大的动力。”


除此之外,在一些选举制度倾向于削弱党派影响的地区,特朗普的影响力也可能起到反作用,如上文提到的华盛顿特区、加利福尼亚州以及阿拉斯加州等。在这些地区,候选人并不依赖政党提名,其多轮、可让渡的投票制度也意味着,候选人不仅要尽可能地吸引自己的核心支持者,还要避免得罪其他候选人的支持者。因此,特朗普支持的那些承诺推翻选举结果的候选人很可能因为激怒中间选民和民主党的温和选民进而在最终的选举中输给民主党竞争对手。譬如,特朗普支持的前茶党领袖萨拉·帕林在初选之中的得票为32%,而她的民主党对手得票为38%,而排名第三的候选人尼克·贝尔吉同为共和党人。按照常理,贝尔吉如果在第二轮被淘汰,其得票将可能全部转移给同为共和党的帕林,让其获得超过50%的支持率。但是,阿拉斯加州最近的一份通过对选民轮询进行的模拟显示,由于帕林的民主党对手比她更能吸引温和的选民,最终的选举结果将十分激烈,在两次模拟中,萨拉·帕林分别以52%的支持率获胜、以49%的支持率败选。特殊的选举制度设计对“特朗普因素”的副作用可能起到“放大器”的作用,给许多共和党原本应该稳操胜券的竞选平添变数。


最后,特朗普因素对中期选举最大的影响可能会集中在几个摇摆州上。人们很容易回想起2020年佐治亚州的参议员选举在国会暴动案之后经历的选情反转——原本支持率落后的两名民主党候选人在“1.6事件”之后双双反超其共和党对手,最终帮助民主党获得了参议院的控制权。本次初选在佐治亚州再次出现的共和党党内的分裂很可能预示着在最终中期选举时摇摆州的共和党候选人经历同样的事情,让共和党在宾夕法尼亚州和佐治亚州关键的参议院席位的竞选上受挫,从而失去夺回参议院的机会。



参考文献

1. Maggie Astor and Azi Paybarah: Here’s where Trump’s endorsement record stands as the primaries wind down.(The New York Times, 2022.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ytimes.com/2022/08/23/us/politics/trump-endorsed-candidates.html 

2. Henry J. Gomez: Sen. Lisa Murkowski and Trump-backed Kelly Tshibaka advance to general election in Alaska’s Senate race. (NBC, 2022.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bcnews.com/politics/2022-election/sen-lisa-murkowski-trump-backed-kelly-tshibaka-advance-general-electio-rcna43331 

3. Andrew Kitchenman, Alaska Beacon: Alaska primary count is done, as near-record voting sets fields for ranked choice election. (Ktoo, 2022.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too.org/2022/08/28/alaska-primary-count-is-done-as-near-record-voting-sets-fields-for-ranked-choice-election/ 

4. Kevin Breuninger: Rep. Liz Cheney loses GOP primary to Trump-backed challenger, NBC projects. (CNBC, 2022.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cnbc.com/2022/08/16/rep-liz-cheney-loses-gop-primary-to-trump-backed-challenger-nbc-projects.html 

5. Amber Phillips: What happened to the 10 House Republicans who voted to impeach Trump? (The Washington Post, 2022.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2/03/01/what-happened-10-house-republicans-who-voted-impeach-trump/ 

6. Olivia Olander: Liz Cheney: ‘Bond’ with Republicans who voted to impeach ‘forever’. (Politico, 2022.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2/08/21/liz-cheney-republicans-impeach-trump-00052988 

7. Trip Gabriel: Lawyer Who Defeated Cheney Spent Career Fighting Environmental Rules. (The Washington Post, 2022.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ytimes.com/2022/08/16/us/politics/harriet-hageman-trump-cheney.html 

8. Marc Caputo: ‘The 800-pound gorilla’: Trump boosts endorsement record with Arizona and Michigan wins. (NBC, 2022.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bcnews.com/politics/donald-trump/trump-boosts-endorsement-record-wins-arizona-michigan-rcna41386 

9. Reid J. Epstein: Wisconsin Republicans Embrace Trump in a Race Defined by 2020 Grievances. (The New York Times, 2022.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ytimes.com/2022/08/09/us/politics/wisconsin-primary-election-trump.html 

10. Kari Lake, Backed by Trump, Wins Arizona’s G.O.P. Governor Primary. (The New York Times, 2022.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ytimes.com/2022/08/04/us/politics/kari-lake-arizona-governor.html 

11. Reid J. Epstein: Doug Mastriano, a far-right 2020 election denier, is Pennsylvania Republicans’ choice for governor. (The New York Times, 2022.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ytimes.com/2022/05/17/us/politics/doug-mastriano-pa-governor-gop.html 

12. Aaron Blake: Could Sarah Palin have cost the GOP a House seat? (The Washington Post, 2022.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2/08/19/palin-peltola-possible-upset/ 

13. Dan Balz: Trump is turning the midterms from a referendum into a choice. (The Washington Post, 2022.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2/08/27/midterms-trump-choice-sundayt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