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对华政策并非铁板一块?民主党内有分歧

作者:谭秋凡 发布时间:2022-09-15 来源:复旦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收藏本文

近年来,美国两党在对华战略上具有高度共识,但在策略上也存在明显分歧,对此国内学术界已有较充分的关注。不过,对于政党内部派系在对华立场上的分歧,其关注程度相对薄弱。


其实,美国政党内部派系也在分化,其严重程度不亚于两党之间的分化。为了深入了解美国对华政策动向,有必要对其党内派系势力给予适当关注。鉴于当下民主党人分别主导白宫和国会山,本文观察侧重放在近来民主党内派系——尤其建制派和左翼进步派——在应对中国问题上出现的分歧、造成分歧的原因,最后提出应对建议。


图片


01

主要分歧

拜登政府上台后,除了在若干议题(像全球气候变化、新冠疫情等)上表达愿意与中国进行有限合作之外,美国对华战略整体延续了上届政府的遗产。尽管如此,民主党内部两个重要派系力量——左翼进步派和建制派——在一系列问题上存在明显分歧。就对华关系而言,两派的主要分歧主要体现在对中国定位、关税以及台湾问题上,尽管它们在涉华人权(尤其香港和新疆)议题上与党内其它派系持有高度一致的立场。


中国定位问题。左翼进步派倾向于将中国视为国际体系的积极行为体,主张与中国构建一种互利合作的关系;建制派则把中国视为国际体系的潜在破坏者,主张与中国展开战略竞争。


民主党建制派并未像共和党(特别是保守派)那样将中国定位为“新冷战”的主要敌人,而是选择把中国视为美“最严峻的竞争者”,以“战略竞争”作为处理对华关系的基本框架。左翼进步派则反对通过制造威胁和恐惧实现美国国内团结的做法,认为中国在人权与贸易方面的确存在问题,但通过建构威胁与恐惧的办法,并不能使得这些问题得到解决。美国应该放弃在经济和军事上与中国进行“零和博弈”的做法,尝试与中国发展互利关系,哪怕这样做很困难。


关税问题。 左翼进步派反对取消或削减对华关税;建制派内部存在分歧,削减对华关税与维持对华关税的力量博弈。


就特朗普政府遗留下来的对华关税问题,民主党内部也是分歧不断。左翼进步派(尤其美国劳工组织)竭力反对中美发展贸易。在他们看来,自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美国劳工的利益受到了极大地损害。一是中国大量廉价商品挤占美国市场,使得美国相关工厂企业倒闭破产;二是美国资本家纷纷到中国建厂,给中国人创造了大量就业;三是大量廉价商品是在侵犯人权和破坏环境的情况下制造出来的。因此,在对华加收报复性关税事宜上,左翼进步派持普遍支持态度。当得知拜登政府可能取消部分对华关税消息之后,美国劳工组织表达了强烈反对,并向拜登政府施压。


建制派内部就关税问题存在着分歧,一派主要以美国财政部长耶伦为代表,主张削减对华关税,另一派主要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为代表,主张将关税作为对华博弈的杠杆。两派立场深受官僚政治的影响。作为财政部长,前者需要对美国国内的经济平稳运行负责,尤其在国内高通胀的现实压力以及庞大商业团体的游说之下,急需通过削减对华关税缓解国内通胀压力与满足美国商业团体的利益诉求。(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降低中国关税可以将通货膨胀率降低多达1.3个百分点)。作为美国贸易代表,后者把更多的考虑放在美国的全球贸易,尤其放在对华贸易中的优势地位上,试图将现有的对华关税作为谈判筹码,以期在未来中美贸易关系以及全球贸易中获得优势地位。


台湾问题。左翼进步派不赞成美国政府对台湾问题过度介入,更反对武力介入台湾问题;建制派则在台湾问题上逐渐以“战略清晰”取代“战略模糊”。


长期以来,建制派在台湾问题上奉行“战略模糊”立场,包括若大陆武力统一台湾,美国不承诺是否将武力保卫台湾。不过,拜登本人近期公开表示美国将会武力保卫台湾,这被视为美方在台湾问题上出现重大变化。此外,不顾中方强烈反对,众议长佩洛西仍然窜访台湾,折射出民主党建制派在台湾问题上正在采取愈加激进和冒险做法。


左翼进步派则抱有不同的立场。首先,左翼进步派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官方也承认这一点。只是它作为冷战遗留问题,一直被共和党人以及亲台人士用做对抗中国大陆的工具。其次,在实现两岸统一问题上,左翼进步派既反对中国大陆使用武力,希望北京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也反对美国过多地介入台湾问题,更反对美国武力介入海峡两岸的潜在战争冲突。换句话讲,左翼进步派反对一切形式的武力与暴力,希望通过和平途径解决矛盾与冲突。


02

原因分析

目前,美国总统和国会两院多数党领袖均为民主党建制派者,建制派势力在决策层面显然占据上风。尽管如此,在上述对华政策争论中,分歧背后有着复杂的国内外因素,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  左翼进步派不赞成与中国展开战略竞争,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在左翼进步派看来,当今全球性挑战——气候变化、流行病、核扩散、普遍的经济不平等、恐怖主义、国际腐败等——不是哪个国家或少数几个国家可以应付的,需要国际合作——尤其需要加强与中国合作——才有可能得到有效解决。另一方面,与中国展开竞争可能给美国国内带来严重负面后果,包括加剧对亚裔族群的歧视和仇恨。“911”之后的反恐战争导致美国国内阿拉伯裔美国人深受歧视就是前车之鉴。人口数量仅次于拉丁裔和非洲裔的亚裔美国人,他们是支持左翼进步派的重要力量。左翼进步派十分担心,与中国发生对抗会外溢到国内对亚裔美国人的歧视。


在建制派看来,中国的不断发展给美国造成了迫在眉睫的竞争压力,也威胁到冷战后美国所主导的政治及经济秩序。一种观点认为,中美竞争将不是“百年马拉松”,而是在未来十年双方决出胜负。当下美国需要重建一种政治秩序,在此基础上重建经济秩序,把中俄和其他“政治异己”排除在外,使它们不能享受重构的新秩序所提供的“好处”。于是,有必要把当今世界从经济层面拖入政治层面,或者说,使当下的经济世界让位于政治世界。


第二,  在建制派看来,是否降低关税并不能从根本上迫使中国改变它的经济发展方式和方向。当下中国经济正经历重要转型,其成功离不开科技创新。要想阻扰和拖延中国实现既定的长远发展规划,核心在于设法阻止中国在科技领域的进一步发展。与中国在科技领域“脱钩”、以立法方式阻止中国“芯片”发展,乃是这一基本逻辑的产物。


第三,  国会想要拿回美国在对华政策制定的主导权,以立法形式确立对华关系的方针及方向。如果说政策可以做出调整,那么政策一旦以立法形式确立就难以改变。在立法过程中,民主党建制派和左翼进步派竭力倡导自己的对华政策主张。占上风的建制派认为,在与中国大陆竞争过程中,美国需要再次把台湾作为东亚地缘政治的工具。一方面,通过利用军售、军演以及强硬的军力展示,美国从印度洋、南海、台海到日本海对华构建军事包围,以兵临城下态势对华形成武力威慑。另一方面,在承诺“一中政策”不变的同时,美国政府在执行该政策的方式上逐渐发生改变,从而明显出现言行不一、不守承诺的情形。


图片


总结

就当下而言,民主党内派系是影响美国对华政策的重要变量。民主党内左翼进步派与建制派在诸多涉华政策领域存在分歧,使得拜登政府在对华政策上难以完全采纳某一派的政策方案,势必权衡两派在对华政策上的利益与价值关切,以寻求一种折衷方案。


因此,为了中美关系未来的建设性发展,有必要加强中美两国议会的深入交流和沟通,既关注美国政党内部各派系分歧,也关注它们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的态度与具体措施,如亚裔、拉丁裔、非洲裔、阿拉伯裔等少数族裔的权利待遇问题,气候变化、流行病、大规模经济不平等以及恐怖主义等全球性问题,美国劳工与工会的利益问题,热点地缘政治问题等。



参考文献

[1] Bernie Sanders, “Washington’s Dangerous New Consensus on China”, Foreign Affairs, June 17, 2021,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china/2021-06-17/washingtons-dangerous-new-consensus-china.

[2] David Klion,“What Should the Left Do About China?”, The Nation, January 11, 2022, https://www.thenation.com/article/world/china-left-foreign-policy/.

[3] Gavin Bade,“Progressives Warn Biden, Congress Against Fueling Hatred with Anti-China Measures”, Foreign Policy, May 19, 2021,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1/05/19/china-policies-racism-489688.

[4] Laura Silver, Kat Devlin and Christine Huang, “Most Americans Support Tough Stance Toward China on Human Rights, Economic Issues”, Pew Research Center, March 2021,file:///Users/tanqiufan/Downloads/PG_2021.03.04_US-Views-on-China_FINAL.pdf.

[5] Jeffrey C. H. Ngo,“The Island the Left Neglected”, Dissent, Fall 2018,https://www.dissentmagazine.org/article/island-left-neglected-taiwan-dppp-tsai.

[6] Michael Turton,“Let’s Wake Up the Left on Taiwan”, American Citizen for Taiwan, October 14, 2018,https://medium.com/american-citizens-for-taiwan/lets-wake-up-the-left-on-taiwan-2ec22cb6bc27.



作者简介:

谭秋凡,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生。

*本文为2021年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课题的阶段性成果。